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相思成災,一個父親的寂寞 訪《如此美好》王靖惇

王靖惇 (林科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故事從在候機室等待的父親開始⋯⋯

一趟父親盼望已久的父子之旅,但兒子卻遲遲沒有現身⋯⋯這是一個絕口不說寂寞的父親,與寂寞彼此陪伴的故事。當身體傾頹衰敗,當時間成為人生旅程最後的朋友,當生命繁華落盡之時,如何才能放下執念,優雅下台?

王靖惇《如此美好》

Q:你的創作常有跟親情相關的題材,是什麼原因讓你特別關注親情的議題?

A:親情佔了我成長過程中很大的一部分。我跟家人感情非常好,很愛彼此。所以對家人這一塊有更多感受,也就有更多的動力去探索。

創作過程中,更感受到身為父親的寂寞。作品裡面書寫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我父親的日常。過去對於他的寂寞並沒有太深刻的體會,可是當你透過創作去體驗他每一天的生活,就會發現鮮少說寂寞的父親,其實內心仍期待更多的陪伴。對於這一點,我心裡是愧疚的。

王靖惇 (林科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Q:你在這次的作品中想實驗什麼?

A:文字一直是我過去作品的重點,這次除了保留父親作為最主要的人物情節,想嘗試設計一個從頭到尾沒有語言、只剩下日常的兒子在場上,想實驗他是否可以只透過行動、行為、視覺,跟場上主要的人物產生交集。

這次在場上設計了一個三米六見方的水箱,將水作為一個符號象徵,引發水箱中兒子的精神狀態,具象化他的內在。兒子在水中的孤寂感,跟父親過世後,再也無法看到他的那種永遠的隔離感,是可以連結起來的。

王靖惇 (林科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Q:「行李箱」和這次的作品有什麼關聯?

A:我爸是個臺商顧問,一年都會飛出國好幾次,所以我對他的印象就是移動、行李箱、機場。我跟我爸就只有小時候全家去香港玩時,一起出國過一次。戲裡面有提到新加坡,是因為我爸也講過他想去新加坡玩,然而,即使我已經去過了三、四次,卻從來沒有跟他去過。戲中父親的行李箱,是某種承載了記憶的形象。

Q:對這次新點子的創作有什麼期許?

A:創作好玩的地方,就是不同的生命歷程,可以因為創作跟別人產生交集。在這個對話當中,不管你是身為父親,或者是兒女,透過觀看這個父親的故事,我相信一定會產生交流與共鳴。也很期待文本以外的空間設計,會如何跟角色的內在產生化學變化。啊!還有希望爸爸會來看戲(!)

(本文轉載自《SUN MEG純誌》)

人物小檔案

臺灣大學戲劇學研究所碩士,臺中歌劇院 2017–2018 駐館藝術家,現為全職劇場創作者,專長編導、演員,其作品擅長從敘事文本出發,以原創劇本及台灣背景為主要創作核心,觀照反應台灣當代文化、人文、精神與社會議題,發展多元深刻的作品樣貌。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4/24 至 07/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8期 / 202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