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職人的圖鑑

舞台技術指導:啟動運轉機關的務實管理者

(陳又維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周書毅與鄭志忠攜手合作的《阿忠與我》演職人員中,有一個特別的位置——舞台技術設計,取代「舞台技術指導」的角色。本期專訪扛下此重任的余瑞培,看這位掌控舞台布景的實踐工程,職責繁多,職稱難以定錨的幕後職人,如何穩穩啟動舞台開關。

余瑞培坦承,是在看到節目單以後,才發現自己是如此被定義。「一般來講,應該會寫作是『舞台技術指導(Technical Director,TD)』,不過這場演出比較特別,團隊裡很多人都身兼數職,我除了負責舞台技術的部分,長時間跟排練的過程中,也會參與舞台、燈光、文本等各方面的討論,甚至有時作為舞者的替身代排,讓他們可以看見自己的樣子。一般劇場編制比較少看到這樣的狀態。我猜團隊應該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將『指導』改為『設計』。」

正名完成,此刻即來一窺「舞台技術指導」的實際內容。

舞台技術指導的工作,首要是注意安全,再則是無止盡的研究、學習與算數之路,無論木作或者鐵工,各種布皮塑膠金屬砂石水等媒材,結構力學,圖學等,凡事都要「略懂略懂」,在符合安全與預算的條件內,將設計與導演的想像努力創造出來。

余瑞培說,這工作雖是盡力去滿足藝術家的需求,但另一方面亦須替太過夢幻的想像踩剎車,告訴他們現實的底線為何。除了尋求創作資源、預算的落實,舞台技術指導,腦袋裡也時常塞滿各種物理空間的數字,他隨身攜帶的捲尺與雷射測距儀正說明著這件事。

「說到捲尺,有個有趣的小知識。」余瑞培像是介紹多年好夥伴似地打開捲尺:「捲尺前有一個金屬勾勾,這勾勾其實是鬆動的,為了符合兩種不同的使用方式:一是頂著物品的內側測量,另外一種是勾著物品,去量它的外徑,因此那金屬片的長度為1公釐,所以你仔細看的話,裡頭的刻度就是少1公釐。」

至於雷射測距儀,則能夠抓出所有「想像得到的、想像不到的數字」——前者如電梯之長寬高深、每個劇場的卸貨口與出入通道;後者則如舞台道具的各種擺放方式,「像是《阿忠與我》有1個訓練支架,放倒之後可以比較容易通過各種地方,有時是斜走,有時掛上輪子,或得拆成4個單位以供排練場變換時可以立刻搬運。」關乎此類,全是算數。

這個職稱乍聽之下,很難具體聯想工作項目為何,然而說到底,畢竟也是一件「生產」的工作。余瑞培說他也正是喜歡這種「無中生有」的感覺所帶出的成就感。「創造出一個東西,並且讓它開始運作。」集眾人之力,將所有物件歸至原處,使場後的演員即便在黑暗中亦不必擔憂:一切已然到位,即將開始運轉。

profile

職人:余瑞培

職業:舞台技術指導

簡歷:畢業於中央聖馬丁學院表演藝術設計研究所。從事各類藝文項目之場景空間設計、技術規劃、布景繪製。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