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 疫後解封,樂聲回暖—2021-2022國際樂季掃瞄

英美 回歸,或是新的旅程?

紐約愛樂的官網首頁寫著:「紐約的樂團回來了!」 (截自紐約愛樂官網)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英美樂團行之有年的樂季主題、推廣策劃,以及成熟的社會支持風氣與機制,那些不朽、卓越的美仍舊存在,但卻也加速人們對表現方式的思考,虛擬實境、線上串流與更多的科技考驗著文化單位對技術應用的想像,這恐怕並非單純的載體線上化即可填滿所有要求,在影音品質逐步跟上時,現場感受、社交,以及產製中如何有更新的開發等不足之處,才是真正的課題。

漸漸的,人們接受了疫情不像是突如其來的寒流,而是短暫回溫但長期卻緩慢降低的溫度。英美的交響樂團大概更能感受到市場敲響的警鐘,紛紛訴諸科技,或從節目切入,投入資源,預先建構環境,使此般情況得以逐漸暖和,或者,等待撐過嚴冬。

紐約愛樂,移地繼續揮灑

睽違18個月,紐約愛樂9月的開季音樂會由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帶領,展開新的樂季,這也是在近代歷史上,紐約愛樂首度離開他們長久以來的主場,暫時在其他場地演出。現有2,738席座位的大衛.格芬廳(David Geffen Hall)是紐約愛樂的主場,正好在疫情期間加速整修,將比預期提前兩年、於2022年秋天回歸,屆時,舞台將會向觀眾席靠近25呎,座位數降低到2,200席,提供視覺與聲學上的親密感。同時也新增Sidewalk Studio,讓推廣教育活動更接近社區。

在樂季規劃方面,客席音樂家那經典又耀眼的星光讓人似有恍如隔世之感,指揮包括布隆許泰特(Herbert Blomstedt)、圖岡.索吉耶夫(Tugan Sokhiev)、鋼琴家包括安斯涅(Leif Ove Andsnes)、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王羽佳、張昊辰、小提琴家帕爾曼(Itzhak Perlman)、夏漢(Gil Shaham)……而樂團也將向紐約觀眾介紹來自不同背景作曲家的10部作品,包括6場世界首演作品。紐約愛樂也順勢推廣NYPhil+的線上平台,內容包括過往經典演出與新演出,並可跨載具使用。

隨著加州重新開放,洛杉磯愛樂也將在迪士尼廳(見圖)以完整的座位重新擁抱群眾。 (取自Wiki common)

洛杉磯愛樂,重返家園探索在地

在西岸,直到10月的開季音樂會之前,杜達美(Gustavo Dudamel)領軍的洛杉磯愛樂已經19個月未曾於迪士尼廳演出,如此長時間的停擺也造成了1.05億美元的預算缺口。隨著加州重新開放,洛杉磯愛樂也將在迪士尼廳以完整的座位重新擁抱群眾。當然,所有進入的演出者、觀眾都必須提出完整接種疫苗至少滿兩週的證明,而由於12歲以下兒童還未有接種資格,將無法進場,因此將會取消青少年節目。

同樣以重返家園為樂季主軸,洛杉磯愛樂以具自己地緣特色的角度推出了新樂季的規劃,包括杜達美行之有年,推廣美洲音樂的泛美音樂倡議、探索生於1965年至80年間藝術家作品的X世代藝術節,以及電影音樂的重新探索。此外,也將與鋼琴家王羽佳進行拉赫瑪尼諾夫鋼琴協奏曲全集演出,重新呈現導演彼得.塞拉斯(Peter Sellars)之前備受好評的《崔斯坦計畫》,以及由陳銀淑(Unsuk Chin)規劃的「首爾藝術節」等。

杜達美一直都是各種推廣活動與新科技的擁抱者,2015年他就與洛杉磯愛樂推出的VAN Beethoven計畫,以360度和多角度攝影機及立體聲錄音錄製後,實際用卡車走訪社區,讓民眾體驗不必端坐於座位上的聆賞體驗。在疫情停擺時,洛杉磯愛樂雖無法進一步用新科技跑在前頭,但也推出許多限時串流音樂會,以及由團員拍攝的居家獨奏會、大師班等,持續與樂迷維持聯繫。

英國的愛樂管絃樂團官網首頁。 (截自愛樂管絃樂團官網)

英國愛樂,擁抱科技與樂迷多方互動

在疫情開始之前,沙隆年(Esa-Pekka Salonen)領軍的英國愛樂(Philharmonia Orchestra)於東京巡迴,並將其策劃的VR Sound Stage免費向東京群眾開放,被老牌雜誌《音樂之友社》選為年度最佳音樂會後不久即面臨疫情,至今已取消了近200場演出。

在這樣艱難的時刻,英國愛樂迎來第6任首席指揮羅伐利(Santtu-Matias Rouvali),客席音樂家包括了鋼琴家席夫(Andràs Schiff)、艾馬爾(Pierre-Laurent Aimard)等名家,在經典系列外推出「人類╱自然」系列,關注幾世紀來的作曲家如何受自然啟發,包括理查.史特勞斯的《阿爾卑斯交響曲》、梅湘的《眾鳥甦醒》、馬勒《大地之歌》,乃至格拉斯《生命失衡》等。在這段期間,英國愛樂自然也推出了線上串流音樂會的門票,包括與內田光子、布朗夫曼共演的線上音樂會,可在付費後30日內無限次數觀看。

在疫情之前,英國愛樂在2014年已開始開發虛擬實境與樂團的合作應用,亦將成果利用巡迴時展出,於雨舞影展(Raindance Film Festival)獲得最佳VR音樂體驗獎。繼成功的「RE-RITE春之祭」展覽後再度推出「聲音的宇宙」,以37台攝影機與40多個音軌將霍爾斯特的《行星組曲》化作10個房間的展覽,參觀者可隨自己的節奏穿越樂團各個聲部,並可隨指揮手勢,與打擊樂手一起模擬演奏,累積超過30萬人次的參觀。

即便在疫情期間,英國愛樂仍持續參與「未來觀眾」的開發計畫,與皇家莎士比亞劇院(RSC)、技術夥伴如Magic Leap、英特爾、Epic Games,以及研究合作夥伴包括德佛蒙特大學(De Montfort University)等合作,進行為期兩年的研究,目標在使用VR、AR、XR等沉浸式技術,重新想像現場表演「可以是什麼樣子」,探索向同一或複數觀眾展現多舞台與視角實時表演的可能性,以化解座位的約束,而英國愛樂則以最複雜音樂活動類型中的頂尖樂團角色,提供研究計畫中對聲音演繹的探索。

經典的事物不滅,但什麼將繼續引領向前?

整體說來,在英美樂團行之有年的樂季主題、推廣策劃,以及成熟的社會支持風氣與機制,那些不朽、卓越的美仍舊存在,但卻也加速人們對表現方式的思考,虛擬實境、線上串流與更多的科技考驗著文化單位對技術應用的想像,這恐怕並非單純的載體線上化即可填滿所有要求,在影音品質逐步跟上時,現場感受、社交,以及產製中如何有更新的開發等不足之處,才是真正的課題。整體而言,疫情或許不是天亮就恢復平靜的鬼故事,所有樂團在這其中發生、以及發現的問題,終須正面迎對,在大家都打出回歸口號的同時,我們都明白,就算回到熟悉的音樂廳,世界已經與疫情之前大相逕庭了。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0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