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新加坡

藝界人士各自表態擁護「藝術」官委議員

在疫情之下,新加坡藝術界透過線上聚會聆聽五位候選人對發展新加坡藝術生態的看法。 (Arts NMP Secretariat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新加坡藝術界自2009年起開始自行推介並選舉為藝術群體發聲的官委議員人選,2020年藝術界再次透過線上聚會聆聽5位候選人對發展新加坡藝術生態的看法,並各自投票支持他們青睞的候選人。這次沒有推舉合適人選,而是與會者各自表示支持對象,候選人則拿著藝術界人士的支持票,加持自己的議員申請。

自2009年起,新加坡藝術界開始自行推介並選舉為藝術群體發聲的官委議員人選,藝術界人士確切了解藝術應納入人民政策的討論。但非常弔詭的是,藝術並不是官委議員必定會討論的議題,因為藝術與文化並非普遍的討論話題。目前新加坡並無專責藝術的政府部門,而是歸屬於「文化、社區與青年部」,由該部門旗下的新加坡藝術理事會管理。

2009年新加坡藝術界同仁投票推選了黄渭莹為準官委議員人選,以為文化與藝術發聲,力挺她為此要職所提出的申請。有幸的是黄渭莹被政府選中,當上了新加坡第一位「藝術」官委議員。2011年劇場演員許優美毛遂自薦,接棒成為新加坡第二個「藝術」官委議員。接下來第三位是本地劇場人郭慶亮。2018年新加坡藝術界投選了Felicia Low為候選人,可惜她未被選中,然而弔詭的是,新加坡華樂團團長何偉山卻在未經藝術界推舉下即中選該職。

2020年,新加坡藝術界再次透過線上聚會聆聽5位候選人對發展新加坡藝術生態的看法,並各自投票支持他們青睞的候選人。這次沒有推舉合適人選,而是與會者各自表示支持對象,候選人則拿著藝術界人士的支持票,加持自己的議員申請。

即使藝術並非新加坡國會的常見議題,但歷屆官委議員都有為文化與藝術發聲,可惜國會中執政黨與在野黨和官委議員眾寡勢殊,文化藝術課題往往無從自經濟、就業、教育及健保等課題脫穎而出,得到應有的重視和討論。每次發聲的機會得來不易,但發聲後是否有後續討論或政策擬定並施行,是新加坡文化藝術發展的另一難關。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7期 / 2021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