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群像 | 開演前的好幾個小時

開演前一百小時|國光劇團舞監林雅惠 閻羅夢境後的幕啟幕落

國光劇團舞監林雅惠 (許斌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進入劇場時,舞臺監督林雅惠會先拍下第一張照片,然後在拆臺、準備離開時再拍最後一張照片,作為真正的開始與結束。

她說:「不可能有一百分的呈現。就是希望這個空間裡的靈可以協助我們,很順利地完成這次演出。」這完全是由心出發、屬於自己的。她是,國光劇團的舞臺監督林雅惠。從幕前到幕後,被稱做舞監的角色,在演出大幕拉起來前究竟有什麼工作,或專屬她自己的個人儀式?

她說,臺南市文化中心會在拆臺後把所有燈都調直,格外地美。她帶點俏皮地說:「恰恰你們都看不到。」

國光劇團以中國劇作家陳亞先編劇、再經王安祈與沈惠如修編的作品《閻羅夢》(首演於2002年)的重演,作為25周年的宣告,以在地與當代的思維,自信跨出轉型的第一步。幾次重演,劇團的年輕世代逐漸接力。從幕前到幕後,也有個人陪伴了國光劇團20餘年,從當年還是人力推動推車平臺的幕後人員,到現在的舞臺監督──林雅惠。

關於自己的人設,林雅惠說:「我不是個創作者。」幾次重複裡,接續著說,自己只是去執行導演做出的指示,幫導演、設計群去完成他們的創作。她非常相信這個團隊,不會去懷疑各部門的專業。此外,她也認為國光劇團畢竟是公家劇團,部門配置與團隊組成相對完整,始終待在國光劇團的自己不見得與其他舞監的工作形態一樣。因此,在進入這場半日閻羅夢境前,她有怎樣的工作流程,或是個人儀式呢?

一場閻羅夢,兩個版本、至少兩次的彩排

林雅惠說:「彩排後才會完全到位,這個過程會一直修整,而這才是劇場好玩的地方。」作品進了劇場後,才會一步步達到真正的完成。

臺灣的場館演出多是週五到週日,劇場人口中的「進劇場」、「彩排」往往是從那個週一依序展開。林雅惠說,這時間往往是燈光、音響等器材先行進館,而自己不見得在現場,通常作品仍在做最後的調整。但,這次的《閻羅夢》有兩個演出版本(分別由唐文華、盛鑑主演),必須至少走一次技排、兩次彩排,因此她必須比以往更早進入劇場工作(她笑說,隔週到高雄衛武營,因為只有週末場次,就相對輕鬆許多。此時的她,透露出一種「這才是正常生活」的表情)。

通常在裝臺時,林雅惠有比較長的時間可以去整理之前完成的cue表;因為,進入劇場後,就必須因應每個場館的情況與設計再次調整。同時,也必須提醒演員進館後,留意新製作的布景、投影等,才能更精準地配合。她說,舞監必須清楚各部門的運作狀況,去檢視演員和各種布景間的關係。因為技術人員、導演對空間的想像可能有所不同,更會與排練期有所出入,必須依照現場空間再做安排,然後才能進行彩排與後續調整。

國光劇團在2020年12月再度搬演《閻羅夢》。 (許斌 攝)

整理屬於自己的演出本

許多狀況都是必須等到進入劇場後才發生,團隊必須根據現場狀況、再依據經驗應對,如林雅惠在裝臺時會處理的cue表;而她也習慣在正式演出前陸續完成不同版本「演出本」。有別於劇本的演出本,是因為演員進入表演後的不同狀態,往往會產生截然不同的cue點。我認為,這也是她因應導演的不同風格、語彙與手法,記錄下執行的每個過程——林雅惠特別提到,像是李小平導演就擅長把畫面用「說」的表現出來,而這也是她欽佩的地方。

以本次《閻羅夢》的兩個不同版本,視覺統籌戴君芳在定cue點時,就會因為演員表演方式所影響的相異節奏而進行個別調整;像是同一段唸白,唐文華唸完後就會直接「走影像CUE」,但盛鑑則習慣於該句最後加上個「哎呀」,因此時間點會有所不同。這都在在考驗執行者的能力,而林雅惠也在這個過程裡,慢慢摸索每位演員的表演模式, 並累積經驗,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演出本,這成為她在演出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她說,每次演出後的工作是將演出本進行歸檔,自己可能是劇團內擁有劇本最為齊全的人。「我什麼版本都有!」甚至連編劇林建華都曾經向她詢問過自己過去劇本的存檔。

想起的下一餐已是宵夜:沈浸在工作的每個細節

林雅惠認為自己是個進入工作狀態後,就會忘記所有事情的人,甚至包含進食。進到劇場後,她只會吃早餐,然後就是工作結束後的宵夜,中間只要有奶茶、咖啡及甜點就能支撐下去。

不知這到底是專心一致、工作狂作祟,還是過度緊張?但林雅惠說,她始終記得京劇演員魏海敏(魏姐)的金句:「我緊張,還要不要演戲?還要的話,我為什麼要緊張?」連魏姐都這麼說了,林雅惠也覺得不可以讓人感受到自己的緊張——這讓她成為我們現在所見的,能夠冷靜面對劇團每一部作品的舞臺監督。

這種冷靜,其實是林雅惠在每次開演前的必要狀態,因為必須確認也確保每個環節。她說:「對於太習以為常的事情,最容易被疏忽。」就像是「穿幫線」,這個劃分出舞臺上有無可能被觀眾看見的小細節,因為涉及到觀眾的觀看與演員的走位,是每次演出都有的規劃,卻常會被突然忘記。她笑得釋然:「連這次高雄場演出還是有被忘記。」也多虧了林雅惠一絲不苟的態度與豐富經驗,才屢屢化解這種看似「不會發生」的失誤危機。

「如果有發現什麼問題,都來找我。」林雅惠會有這段話,是因為演員、技術人員等夥伴觀看與在意的角度不同,進入劇場後發現完全相異的問題,因此必須因應他們的需求有所回應;但,這也展現了她的被信賴。

林雅惠在進劇場後,必須提醒演員留意佈景投影,並與不同崗位的夥伴溝通。 (許斌 攝)

祈求與拍照的兩個儀式

李小平導演曾說林雅惠是個強硬的人,她這麼說著。在與她的對話裡,更多的是平穩、有條理的講述,以及堅毅、霸氣卻又帶點溫和的語氣。此時的她,笑著對我說起自己在開演前的小儀式。林雅惠表示,自己還真有個儀式,是會對劇場空間裡的「某種物體/東西」(她說,可能是「靈」吧)對話,祈求一切順利。

她說:「不可能有一百分的呈現。就是希望這個空間裡的靈可以協助我們,很順利地完成這次演出。」與劇團演出前的「祭臺」有點不同,這完全是由心出發、屬於自己的。

最後,還有「拍照」。林雅惠會在進入劇場時先拍第一張照片,然後在拆臺、準備離開時再拍最後一張照片,作為真正的開始與結束。她通常會拍舞臺的上方,並特別提到臺南市文化中心,會在拆臺後把所有燈都調直,格外地美。

她帶點俏皮地說:「恰恰你們都看不到。」

(本文轉載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許斌 攝)
林雅惠在進入劇場後,會依照現場不同的狀態,編寫屬於自己的演出本。 (許斌 攝)
(許斌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7期 / 2021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