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燈光下飛躍的修士
強烈燈光下飛躍的修士(言午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REVIEW

婉約甘美.張弛有致 喜觀《布蘭詩歌》

劉鳳學將舞蹈語彙緊扣音樂的公式,多番突破;「台北愛樂合唱團」咬字吐音的成績則是過去我國合唱團從没聽過的出色表現。

文字|容大超
攝影|言午
第2期 / 1992年12月號

劉鳳學將舞蹈語彙緊扣音樂的公式,多番突破;「台北愛樂合唱團」咬字吐音的成績則是過去我國合唱團從没聽過的出色表現。

《布蘭詩歌》

11月13〜15日

國家戲劇院

從創作動機、舞者水平和樂團及合唱團的成績等重要環節的相互配合看來,《布蘭詩歌》是一項罕見的豐收。我國目前的文化基礎能夠製作出如此整體性及專業水準都達到國際水準的樂舞演出,眞敎人喜不自勝。劉鳳學的《布蘭詩歌》在許多層面上,綜合了不同藝術媒體的互異可能性,在包容性上相輔相成,更難得的是她將舞蹈語彙緊扣音樂元素的公式,多番突破,讓作品呈現出更寬廣的想像空間及「意在言外」的境界。

《布蘭詩歌》的二十五段歌唱及器樂章節中,有大部分的節奏感和戲劇性都極端強烈,要在其中安揷舞蹈動作是挑戰性很高的事情。然而自〈序曲〉開始到〈愛情的宮殿〉的最後一節:〈問候妳,美麗的女郞〉,劉鳳學所把握的結構感和個別場面(不論是小組或群舞)調度都令人有張弛互換、一氣呵成之感。另一方面,編舞家似乎十分在意舞台上的動作和氣氛與合唱團的歌詞緊緊相結合。十四世紀的拉丁文詩歌竟然若合符節地與現代舞者的肢體「一鼻孔出氣」。一向最容易露出舞團水準參差的男舞者也在這次展演中有突出的表現,特別是曾明生在〈內心沸騰〉、〈天鵝之歌〉的第三段及〈我心深處〉都有讓人擊節讚嘆的成績。他在十四日晚上的演出尤爲突出。

當然,《布蘭詩歌》的整體成果有一半的貢獻來自於杜黑所領導及指揮的「台北愛樂合唱團」及「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首演當夜的合唱部分敎人感到稍爲拘謹,但聲部之間的平衡感是國內合唱團少有的好,而且層次與音色都有突破性的進步。女高音獨唱家林惠珍的表現特別値得一提,她在〈愛情處處飛〉和〈甜蜜的人〉兩段中表現出婉約和甘美圓潤的發聲技巧與詮釋深度都讓全劇出色不少。杜黑指揮樂團及合唱團時展露出篤定和收放自如的風格,也看得出他訓練合唱團的長期功力與符合國情的技巧。「台北愛樂合唱團」在《布蘭詩歌》中的咬字吐音的成績是過去我國合唱團中從來沒有聽過的出色表現。

《布蘭詩歌》另一功臣是來自英國的燈光設計家安東尼.邦恩(Anthony Bowne)。他將不同段落的氣氛營造及景觀氛圍以柔美浪漫的手法和簡潔直接的幾何圖形交替使用,令舞者的動作和群舞場面的張力大爲昇高。這次《布蘭詩歌》中〈初春〉及〈酒店〉的燈光效果著實令整齣舞劇有錦上添花的作用。

然而,《布蘭詩歌》無可避免地出現一些創作上和演出上的小瑕疵。劉鳳學的一貫舞蹈語彙比較傾向二、三十年代德國表現主義舞蹈的風格;這種特質往往在結構性完整的同時暴露出場面僵化的毛病。第十四曲〈當我們在酒店時〉就是比較明顯的例子。此外,某些女舞者的群舞場面也偶而出現流暢有餘,凝固度有所欠缺的問題:〈春之笑臉〉及〈我心徬徨〉都是値得參詳的段落。無論如何,《布蘭詩歌》在舞團,合唱團及樂團,以及各配合環節的表現是値得國人驕傲和欣喜的製作。我們期盼這種高水準的演出將不斷出現,讓愛樂人和愛舞人的水準也隨著演出者的水平不斷提昇。

 

文字|容大超 藝術評論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