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木偶利用複雜絲線,使木偶動作兼具優雅轉柔以及敏捷特性。
泉州木偶利用複雜絲線,使木偶動作兼具優雅轉柔以及敏捷特性。(言午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 Echo

泉州木偶觀賞雜感

黃奕缺控偶的技術果眞是功夫深厚,在他手下亮起相來的木偶也特別搶眼,每到精采處,台下無不掌聲連連,聲聲叫好。

文字|詹竹莘
攝影|言午
第4期 / 1993年02月號

黃奕缺控偶的技術果眞是功夫深厚,在他手下亮起相來的木偶也特別搶眼,每到精采處,台下無不掌聲連連,聲聲叫好。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台北縣立文化中心,我觀賞了一場由國際木偶大師黃奕缺所率領的福州省泉州木偶戲團演出的木偶劇:劇目包括〈獅子舞〉、〈鍾馗醉酒〉、〈若蘭行〉、〈水漫金山〉以及〈馴猴〉等。其表演不但藝精技絕,扣人心弦,並且功架優美細膩,令人嘆爲觀止。

泉州木偶屬於懸絲木偶。懸絲木偶一般身高約二尺,由頭、軀幹、四肢等三個部位構成,在重要關節部位各綴以絲線。布線少者八條,多者二、三十條,由幕後演員以拉動絲線來操縱其動作。泉州木偶係採用十六條至三十餘條不等的複雜絲線構成,使木偶的動作兼具了優雅轉柔以及敏捷的特性。

整場演出中,最搶眼的的角色應屬〈水漫金山〉中的小沙彌與〈鍾馗醉酒〉中的鍾馗了。小沙彌圓圓的胖臉,彎彎的眉毛,上揚的嘴角,堆滿笑意。他的動作輕快,言語乾脆,一出場來報法海說許仙已到,立即吸引了全場觀衆。隨著劇情的展開,他的動作頻繁,包括:強拉許仙入寺、脚踢許仙、驚豔白蛇嚇倒台階、倒翻回寺…等動作,無不乾淨俐落,個性顯現明確,印證了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名言:「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鍾馗的身材魁梧,兩目如劍,他怨嘆著官場的險惡,批判著以貌取人的世道,悲慟地飮著酒。從借酒澆愁到微醺而醉臥地板,演來入木三分令人發噱,喜劇精神的彰顯,表露無遺。

除了這些引人矚目、約高六、七十公分的木偶外,精巧玲瓏的道具,也是另一個引人注目的焦點。鍾馗使用的酒壺倒出酒時,令人拍案;猴子騎的單車,前進、倒退自如,令人叫絕;靑蛇倒揷寶劍的動作,更是精準得令人咋舌。黃奕缺控偶的技術果眞是功底深厚,令人折服,在他手下亮起相來的木偶也特別搶眼,每到精彩處,台下無不掌聲連連,聲聲叫好。他的每一個動作都那麼得心應手,絲毫不差的絲線配合,不禁令人訝異世間竟有此高超的藝術。觀其外表:面容淸瘦,上身微僂,不知是否因常年彎腰操偶所致。

縱觀全場的演出,唯一可惜的是或許礙於經費,幕後工作人員不克前來,凡伴奏、唱腔、台詞等音樂部份,均以錄音帶的方式配樂播出,略減效果,誠屬遺憾。戲劇不同於其他藝術之處,就在表演者當著觀衆表演、直接交流的特性。少了這一層基本因素,失了不少興味。另則,唱曲部份若有字幕輔助,當更能收理解之效。

已享譽世界的泉州木偶劇團,第一次跨海而來,相信凡是觀賞過該劇團表演的觀衆必與我的心情一樣,爲我們擁有著一項超人的藝術而驕傲。然而每天一到二場,趕集式的表演,卻累壞了這群藝術工作者。從其演出日程表上看到在這短短的十二天中,南征北討連演了十五場的紀錄,也就不難理解在表演中途爲何出現了操偶師父偷打哈欠的場面。希望以後主辦單位能以體諒之心,多爲表演者爭取一些休息時間。畢竟演出的完美,端賴於整體的配合。

 

文字|詹竹莘 世新傳播學院講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