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倫茲在台北
米倫茲在台北(張璇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 ECHO

男中音夏瑞爾.米倫茲訪談錄

八十一年十一月下旬,世界聞名的戲劇男中音夏瑞爾.米倫茲(She-rill Milnes)二度來華,並作了較長的停留。除了一場非常成功的音樂會以外,他還做了爲期兩天的聲樂講習,另外還到師範大學音樂系和學生們交談。筆者由於擔任聲樂講習的口譯工作,得以全程參與米倫茲這次訪台的活動,當然不會放過討敎的機會。下面是筆者和米倫茲的一些對話紀錄。

文字|席慕德
攝影|張璇
第3期 / 1993年01月號

八十一年十一月下旬,世界聞名的戲劇男中音夏瑞爾.米倫茲(She-rill Milnes)二度來華,並作了較長的停留。除了一場非常成功的音樂會以外,他還做了爲期兩天的聲樂講習,另外還到師範大學音樂系和學生們交談。筆者由於擔任聲樂講習的口譯工作,得以全程參與米倫茲這次訪台的活動,當然不會放過討敎的機會。下面是筆者和米倫茲的一些對話紀錄。

席:米倫茲先生,你可說是美國本土培養出來的世界級的歌劇明星,你沒有像一般年輕歌者,先到歐洲的大小劇院唱幾年,才獲得美國觀衆和樂評的重視嗎?

米:我雖然沒有走歐洲那個管道,但也經過一段相當嚴格的磨練。我在Boris Godovsky的歌劇團唱了五年,演出三百場,然後才得到在紐約市立歌劇院演出的機會。

席:談談Boris Godovsky這個人好嗎?我常常聽到他的名字。

米:他是白俄人,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歌劇導演、鋼琴家、聲樂伴奏。他用私人的關係募款,組織歌劇團,在美國各大小城市巡迴演出。現在已是八十多歲的老者,仍居住在紐約。

健康的發聲法

席:從你一九六五年首演到現在已經二十七年,聲音狀況還非常良好,你是怎樣維持的?

米:不止二十七年,我已唱了三十二年。我想健康的發聲法和聲樂技巧是維持聲音的主要因素。

席:什麼是你心目中健康的發聲法?

米:完美順暢的音階,所有母音都應該是同樣音色,聲音要有核心,呼吸的支持不僅只在橫隔膜,也應該利用背部和腰部的肌肉,唱歌時聲音應該保持修長,豎立,垂直發展(vertical)而不應向橫發展(horizontal)。

席:有人說過:「舞台生涯塑造藝術家,但卻可以毀了歌唱家。」我想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很多年輕歌者在技巧還不夠穩定時就踏上舞台,在舞台上,他們只想到演技、表情和音量,而忽略了聲樂技巧的維持,久而久之,他的聲音就出了毛病,因而縮短了舞台生涯。

米:絕對正確。很多人過早唱太難的東西也是原因之一。

席:聲樂敎學本來就頗爲抽象,我們常常需要用很多想像力來描寫身體運作時的感覺,所以正確的觀念和溝通能力在敎學上就變得非常重要。

米:我們可以把歌唱的學習分成兩方面,一方面是觀念和理解,另一方面則是肌肉、力量和紀律。前者只需要理解,後者卻需要不斷的練習。舉例來說:捲舌的R(rolling R)對中國人相當困難,有位學生問我要怎樣才能把捲舌的R唱好,我想除了練習別無他法,一百次不行,就練一千次,練到會爲止。

席:我以前也不會捲舌的R,也是靠不斷練習找到的。我聽說你年輕的時候,時常參加大小聲樂比賽,但是你很少得名,幾乎每賽必敗,可是後來卻成了有名的歌唱家,談談這方面的感受。

比賽與表演並不相同

米:我想歌者分兩種,有人適合參加比賽,試唱,有人卻適合表演,我想我屬於後者。當然也有人兩者皆佳。比賽是壓力極大的活動,你必須在十分鐘內,以一兩首歌把你最好的顯示出來,你所面對的是評審,這比面對聽衆表演難多了。我參加比賽,主要是要看我是否經得起這種壓力,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在衆多的歌者中,我到底排在那裡。是好的,是壞的,還是中等的。我想淸楚理智地衡量自己。

席:做爲一位男中音,你唱各種不同的角色,有壞人,有好人……

米:大多數是壞人!

席:除了造型,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以外,你一定還會用聲音來刻劃一個角色,表達他們的喜怒哀樂和激情,這對你的聲音會造成傷害嗎?

米:這又回到聲樂技巧的問題上了,我在這方面很小心,不管角色的美醜,我唱出的聲音永遠都應該是美的,不能因爲要表達戲劇性,就製造一個醜陋的聲音,這方面我也會聽指揮和導演的意見。

席:你在二十六日音樂會中唱了一首取自《女人皆如此》的詠嘆調:Rivolgele a Lui lo sguardo(把你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據我所知,這首詠嘆調雖然是爲Guglielmo而寫,但却從來沒有被放在歌劇裡,莫扎特後來以另外一首較溫和的取代了它:No.15 Non Siate ritrosi(不要這樣嚴肅),而前者就變成一首音樂會詠嘆調,而你唱此首歌時動作很多,你是經過導演指示呢,還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動作?

米:這首歌從來沒有在歌劇裡出現過,動作都是我自己根劇歌詞想出來的。

席:近年來東方音樂家已經打入國際音樂圈,首先是器樂方面人材輩出,現在歌劇舞台上也出現東方面孔了。去夏我在紐約,發現大都會的獨唱者名單上有很多東方名字,這是十多年前還沒有的現象。

米:吿訴我幾個你知道的名字。

席:Hei-Kyung Hong韓國女高音,唱Susana也唱Mimi, Taro Ichihara以唱威爾第男高音角色出名,Sumi Jo花腔女高音,Mitsuko Shirai專精德國藝術歌曲,Yoko Watanabe唱普契尼的女高音。

米:我知道Hei-Kyung來自茱麗亞音樂學院,Watanabe則先走紅於歐洲。一方面是東方歌唱家成熟了,另一方面是資訊發達,世界越來越小,東西方的距離幾乎不存在了。

不要過早唱太複雜的東西

席:身高和體重並非是音量大小的決定因素?

米:身材大小不是絕對的因素,另外還有很多其他因素,例如:鼻腔,頰骨,口腔等的大小,胸腔的擴張能力等都會直接影響到音量。

席:可不可以給我們的年輕歌者一些建議?

米:對唱歌的人來講,二十歲是未成熟的聲音,可以說還是一個baby,三十歲才是年輕成熟的聲音,年輕的聲音最好多練發聲,各式各樣的音階,使聲音圓滑順暢。儘量不要過早唱太複雜的東西,但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歌來唱,我們因爲喜歡一首歌,而願意多唱,容易投入。用你的感情去唱(sing with your soul)。另外就是多聽別人唱,多去音樂會,嘗試去做得比別人更好。我們應該年年進步,這是歌者自己的責任。至於,聲樂技巧,這很難一概而論,聲樂的學習非常複雜,不僅只是黑與白兩種極端,也沒有那種方法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因爲每個人的困難都不一樣,需要個別解決,而且有時我們用字不一樣,談的可能是同一件事。

 

文字|席慕德 聲樂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