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著棒球或戲劇與人做溝通交流。
藉著棒球或戲劇與人做溝通交流。(華燈劇場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一齣關於棒球的戲 台南華燈劇團上了一壘

無論演戲或打棒球,華燈劇團的宗旨是希望藉著藝術活動,提供一個與人類心靈碰觸的機會。

無論演戲或打棒球,華燈劇團的宗旨是希望藉著藝術活動,提供一個與人類心靈碰觸的機會。

《靑春球夢》

4月25日 16:00

台南市立棒球場

4月28日 19:30

台南市長榮中學

5月2日 19:30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

5月5日 19:30

台南縣永康鄕三村國小

5月12日 19:30

台南市成功大學

鳳凰樹劇場

5月16日 19:30

台南縣新化鎭文化中心廣場

5月19日 19:30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

5月23 16:00

台南市安平古堡內牆北側

5月26 19:30

台南縣歸仁鄕新豐高中

5月30 19:30

台南縣佳里鎭仁愛國小

一個有陽光,溫暖的好天氣,我穿過街上熱鬧的人群,來到台南孔廟安靜的後巷,一座很中國味的敎堂──「聖包你發天主堂」。華燈劇團的負責人許瑞芳和導演王友輝引我穿過褪了漆的紅門柱,一堆堆舊木料搭在牆上。樓上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音。

「樓上有人?」

「哦,是紀神父啦,我們的藝術總監。他想在元宵節之前把樓上整理整理。劇團要在元宵的時候,在這裏舉行藝術中心十三週年慶。」

「他一個人嗎?今天是大年初三耶!」

「他就是這樣!能自己做的就自己動手。」許瑞芳笑答著。

與許瑞芳的對話1

「藝術學院畢業的劉克華到了華燈以後,你們才開始做戲的嗎?」

「不!七十六年六月創團,八個月之內,我們就在華燈小劇場做了六齣戲。在克華之前,劉紹爐老師來過台南,訓練我們的肢體;何偉誠,一位文大戲劇系的學生,也來帶了三天集訓。其他的時候,由蔡明毅帶團員做練習,他以前是蘭陵的學生,也是華燈前任團長。」

「當初你們人在台南,怎麼會認識這些台北老師?」

「剛創團,紀神父和我就上台北來,一個個打聽,一個個聯絡啊!」

八個月推出六齣戲,不是不可能的,除了要有「會做戲的人」,更重要的是要有「想做戲的人」,而「想做戲」的最後就能學會怎麼做戲。

與編導王友輝的對話1

「你才拿到全國第一個戲劇創作碩士,怎麼就大老遠地跑到台南做戲?」

「瑞芳打電話來,說已經做了田野調査,他們還辦了好幾場講座,主講的有體育記者、職棒、奧運敎練,還有江泰權呢!他們眞的很用心,我很想和這樣一群自動自發、行動力強的人一起工作看看。」

他接著說:「去年的《封劍千秋》也是眞的跑去和布袋戲的老師傅們泡茶、聊天,《封劍千秋》的故事就是聊天聊出來的。又爲了做好田野工作,還特別請劉還月老師,來上了一堂『如何做布袋戲田野調查』的課,另外辦了十幾場布袋戲的專題演講,還開了實際操偶的課!」

「台南縣市十幾場巡廻演出下來,華燈竟然多了一個布袋戲團!」

與許瑞芳的對話2

「華燈辦事眞積極,有多少職員?」

「目前只有一個固定上班的行政人員!其他的團員,有的在廣吿公司,有的在電腦公司,有的是鐵工廠的師傅,還有做齒模的!上班的上班,上課的上課,只是一有空,大家就會趕來幫忙。」

「其實我們覺得自己還很生嫩,所以前前後後請了克華、卓明老師,這次又請了友輝來幫我們導戲,希望能多多學習不同人的不同經驗。」

與王友輝的對話2

「一齣棒球戲,會在什麼樣的地方演出?」

「有台階的地方。我陸陸續續到台南縣去找,還不錯,找到了成大的露天劇場,安平古堡靠北邊的城牆,台南市立體育場的溜冰場;佳里、土城的廟前廣場……這些場地都有類似棒球場觀衆席的階梯,就現成的,不必再搭台子;很方便地就可以演一場棒球戲。」

說到這裏,友輝的手開始比劃著:

「棒球眞的是一種很迷人的運動,球場上變化莫測,漏接了個球,或是一支安打,都可能扭轉乾坤!」

「台灣人喜歡棒球是衆所皆知的,而華燈劇團的顧問呂興昌老師還提了一個更深入的觀點:在台灣,棒球不僅只是一場競賽,還是一股『力量』。日據時代,原住民就靠著棒球打出一點自己的尊嚴,之後又靠著紅葉、金龍這幾支強打隊伍,在我們外交最吃緊的時候,打出了台灣人的自信和驕傲;後來幾年,在國際上得的獎少了,那段時間,一提到棒球,大家的心情就不好!半夜起來看轉播,每個人都咬牙切齒的。直到到這幾年,才見到職棒球場內、外的熱烈和痴迷。這麼久以來,棒球一直勾引著我們的心情。」

與許瑞芳的對話3

「華燈這麼有活動力,推出的作品,又受到鄕親的喜愛,有沒有想要往職業劇團的方向邁進?」

「神父是希望給在台南喜歡藝術的朋友,一個『自在』的地方,讓他們能一起做戲,一起辦活動……經由不斷地溝通和互動,能更了解自己和別人,學會包容和認同,我們不刻意使自己變成一個能養活多少人的職業劇團,我們在意華燈成立的宗旨是否達到了……。」

 

特約報導|鍾佩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