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Preview

情慾與肢體的纏綿糾葛

暗潮洶湧的現代舞《菊豆與天靑》

《菊豆與天靑》取材自大陸作家劉恆的中篇小說《伏羲.伏羲》,繼張藝謀拍成電影揚名國際之後,舞蹈家游好彦更大膽的將其改編成一齣舞:舞者的展現,時而曖昧、時而冷閉、時而激情、時而奔放,線條常呈幾何形,曲度銳利。

《菊豆與天靑》取材自大陸作家劉恆的中篇小說《伏羲.伏羲》,繼張藝謀拍成電影揚名國際之後,舞蹈家游好彦更大膽的將其改編成一齣舞:舞者的展現,時而曖昧、時而冷閉、時而激情、時而奔放,線條常呈幾何形,曲度銳利。

《菊豆與天靑》

3月4日〜6日 19:30

台北國家戲劇院

飾演敢愛敢恨的「菊豆」,是現年二十六歲的陳秋莉,她追隨游好彥習舞已近十年,曾在游好彥的名作《魚玄機》之中擔任「綠翹」一角。

陳秋莉外貌嫻雅溫和,舞技老練,對於詮釋一個不甘身受禮敎枷鎖的女人,舞來得心應手,沒有任何做作。游好彥對這位女弟子亦讚賞有加,曾說:「秋莉在編舞方面是很有天分的。」

截至目前爲止,她所編創的舞作之中,最重要的作品有小品的現代舞《奔雲》,以及大型四幕舞劇《秦俑》。《奔雲》所要表現的是雲的千變萬化;《秦俑》片段曾於民國八十年在國父紀念館演出。

年少舞者亦能觸及神韻

飾演楊天靑的男舞者現年剛滿十六歲,名叫鄭宗龍,出身於埔墘國小舞蹈實驗班,目前讀華岡藝校一年級。本人看起來一派天眞無邪的稚嫩模樣,一七七公分,四肢修長,容貌俊秀,雙眼有神。以如此「幼稚」之年,飾演與親嬸嬸偷情亂倫生子的楊天靑,無疑的是一大挑戰。但是,令人訝異的是,他不僅眼神中能流轉出偷情的怯意、蜜意,與女主角纏綿對舞時,亦能將內在的掙扎伸展至舞蹈中。

年屆五十三,親舞楊金山

游好彥雖然已經五十三歲了,依舊活力充沛、肌肉結實,是個「終生舞者」。他還準備剃個大光頭,以符合他們塑造的楊金山。

對於現代舞,游好彥的看法是:「現代舞的本質,有一部份是根源於東方的舞蹈。現代舞大師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就曾多次親赴東南亞的爪哇、緬甸、印度及日本等地,汲取東方舞蹈的精華。」游好彥感槪頗深的說:「而瑪莎也確實是從日本的歌舞伎之中,學到不少東西。目前西方現代舞的走向,也是追求東方的禪的境界,以及東方的哲理。」

印度的卡達克(Kathak)古樂舞曾來台演出,其精緻細膩的手足變化,以及令人眼花撩亂的快速旋轉,確實是非常獨特的舞蹈語言。不過,游好彥覺得印度舞給人一種「一個逗點、一個句點的段落感」,他本身則比較喜歡流暢的、連續的整體感。

民國八十年一月,美國著名的傑佛瑞(Jeffrey)芭蕾舞團曾來台演出俄國名舞蹈家尼金斯基的驚世駭俗之作《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動作大膽畸形,舞者像紙人似的,側著臉,雙手上舉及肩,作成銳角三角形;又時而四肢痙攣,非常狂熱的手舞足踏。游好彥覺得尼金斯基的《春之祭》在動作上雖然跳出芭蕾的束縛,但是在精神上還是沒有跳出古典芭蕾的約束。他覺得《春之祭》還不夠野獸。

至於他自己的《菊豆與天靑》會用那一種舞蹈語言來述說呢?當然是最新的那一種──他自己創造的。

舞劇的周邊架構

《菊豆與天靑》共分五幕:旭日、沉淪、煎熬、窒息、審判。

作曲者是大陸的靑年作曲家唐建平,目前他正在北京中央音樂學院攻讀作曲博士。

佈景是由畢業於藝專美術科的方朱憲所設計的,寫實與抽象交互使用。舞台上有垂吊的軟布與硬景,沉淪一幕之中的染房景,運用許多不同色澤的布匹,有的由上而下垂吊著,有的無力地橫披在木架上,隱喩菊豆與天靑之間錯綜複雜的糾纏與矛盾。

 

特約報導|李予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