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柏森與郭子(左)在《動物園的故事》裡均有令人讚賞的表現。(張震嘉 攝)
新秀登場 新秀登場

顚狂的酒神!

在《動物園的故事》中,王柏森飾演一位向陌生人彼德搭訕的流浪漢。他在舞台上時而閃現的神經質,末了爆發出酒神式的顚狂,逕自撞向彼德手中的尖刀。從他全神貫注地扮演及赤裸的自剖吿白中,我們彷彿瞥見一個靈魂黑暗的深處,同時是角色,也是演員的。

在《動物園的故事》中,王柏森飾演一位向陌生人彼德搭訕的流浪漢。他在舞台上時而閃現的神經質,末了爆發出酒神式的顚狂,逕自撞向彼德手中的尖刀。從他全神貫注地扮演及赤裸的自剖吿白中,我們彷彿瞥見一個靈魂黑暗的深處,同時是角色,也是演員的。

一九八五年,和同學們嘰嘰喳喳地擠在藝術學院蘆州工廠的臨時劇場裡。燈光由暗而亮,在空曠的舞台上兩位白衣男女開始演出一齣叫《花與劍》的戲。這個馬森的劇本被處理得極具日本風;而演員燦亮綿密的表演,使觀衆先是屛息,繼而烘熱。落幕後群情嘩然,震懾於男主角恣肆揮灑的表現──這就是那時還叫做王宗正的王柏森。

這位出身於藝術學院戲劇系的表演奇才,除了具備淸晰的發音和良好的肢體語言條件外,因著一份出奇的認眞,使他能緊緊扣合角色特性,迸出耀眼的光采,在瞬間抓住觀衆的吸引力。在藝院期間,除了參與《田園生活》(1986,賴聲川執導)、《人間孤兒》(1987,汪其楣執導)籌備製作外,還曾演出過《綾鼓》(三島由紀夫原作)中戴面具的鬼魂、《動物園的故事》(Edward Albee原著)中都市邊緣人等色彩濃烈、性格突出的角色。而他一九八九年的畢業導演作品《鷹井之畔》(葉慈原著)則是一齣以印度神話爲底本的詩劇。

跟他扮演的角色一樣,私底下的王柏森也具有某種瑰麗而傳奇的質地。和他同班的女演員王琄形容他是個「無所謂而爲,眞情流露型」的演員。他回憶當年隻身從台中上台北考戲劇系時,從未接觸過舞台劇,也不知道表演是什麼。後來在師長的引領下進入戲劇的世界,整個內在生活才驟然豐富起來。爲了琢磨一個角色,除了蒐集各種資料,更需要身心全副投入,在眞實人生和排練場上浸沈釀製。

在《動物園的故事》中,他飾演向陌生人彼德搭訕的流浪漢王基立。在一個多小時的自剖裡,從看似隨意的閒扯,逐漸進入亢奮的恍惚狀態,最後在高張的情緒下撞向彼德手中的尖刀。王柏森在劇中時而閃現的神經質,到了劇末滙聚爲酒神式的顚狂;他在舞台上的爆發力,使這個看似荒謬的情節順理成章。在他全神貫注的扮演中,從他向觀衆赤裸舒展的吿白裏,我們彷彿瞥見一個靈魂黑暗的深處,同時是角色也是演員的。

一九八八年《動物園的故事》在校內廣受好評之餘,隨即成爲果陀的創團作。接著王柏森又陸續在果陀演出《兩世姻緣》(1988,取材自元雜劇)、《燈光九秒請準備》(1989,音樂劇)、《雙頭鷹之死》(1990,Jean Cocteau原著)等風格迥異的作品。此外還參與了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演出,並以男女雙聲帶主唱片中的懷舊情歌。

藝院畢業後,經過軍中藝工隊兩年的歷練,帶著一個新名字「王柏森」回來,也帶著一份蒼鬱森林般的心情,跳躍中多了些沈穩。他自承習慣與熟人合作,因此再度投入果陀今年的新戲《新馴(尋?)悍(漢?)記(計?)》的演出。這是他在服役時,和梁志民討論過的莎氏名劇;對劇中這位年約三十五,閲歷頗深的男主人,王柏森希望能展現他內在、智慧的深度,而不只停留在電影《馴悍記》中李察波頓所強調的感官層面。

以往多半演出一些詭異而下場淒慘的人物,今年《新馴(尋?)悍(漢?)記(計?)》中的男主人,及楊德昌電影《獨立時代》豪門中那位天眞無邪的第二代傳人,恰巧都是富喜感的角色。對投入一個角色就久久不能自拔的王柏森而言,旣是新鮮的嘗試,也是絕佳的「喜」訊!

 

特約撰述|陳珮眞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