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花贈劍〉李公律(左一)飾海俊,郭鑒英(左二)飾江花。(言午 攝)
戲曲 演出評論/戲曲

浙崑已歸去,餘音猶繞樑

浙崑六場三十齣折子戲的演出中,有情韻悠長的生旦戲,詼諧逗趣的丑角戲,威武熱鬧的武生戲,滿足了不同情緒的要求,也滿足了各有所好的觀衆。

浙崑六場三十齣折子戲的演出中,有情韻悠長的生旦戲,詼諧逗趣的丑角戲,威武熱鬧的武生戲,滿足了不同情緒的要求,也滿足了各有所好的觀衆。

崑曲之美—浙江崑劇團

82年12月27〜31日 19:30

83年1月2日       14:30

國家戲劇院

繼上海崑劇團之後,浙江崑劇團是第二個來台演出的崑劇團體,共演出六場、三十個折子戲。折子戲經過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由藝人、文人不斷的藝術加工,成爲崑劇的精粹,短小細膩,精緻動人;老戲迷百看不厭,演員演了幾十年,越演越喜歡,每一次演出,都可以有新的體會。對於改編或新編的全本戲,崑劇老戲迷和演員總覺得看得不過癮,演得不過癮。改編戲爲了在一個晚上兩個多小時中演完一個全本,必須將傳統戲的大部分省略,覺得感情還沒有充分發揮,還沒看得過癮就下場了;至於新編戲,由於未經過長久的琢磨,要達到精緻動人,讓老戲迷滿意,並不容易。但一般觀衆對於崑劇的細微動人處還不十分能體會,折子戲又沒有很完整的劇情,要他們連看數場,恐怕就難有耐心了。這次如能減少兩天折子戲,多安排兩場全本戲,應會有較多的觀衆。但無論如何,浙崑的演出,在生旦戲、丑角戲、武生戲都各有特色,也各有偏愛的觀衆。

情韻悠長的生旦戲

〈題曲〉是王奉梅最具代表性的劇目,由她一人在台上演二十餘分鐘,演出才女喬小靑於病後的雨夜讀《牡丹亭》。一出場,那含蓄多姿、楚楚可憐的身段已懾住觀衆。喬小靑讀《牡丹亭》,隨劇中人杜麗娘的感情而喜而悲,感嘆自己空有才貌,但連杜麗娘的好夢都夢不著一個。少女幽微纏綿的深情,落寞的情懷,適切地從王奉梅委婉細膩的身段和表情中流出,王奉梅投入了喬小靑的感情世界,觀衆也不知不覺地隨著王奉梅進入了喬小靑的感情世界。王奉梅雖因重感冒而聲音沙啞,演出效果打了折扣,但仍是風情萬種,給予觀衆幽美而深刻的感動。

《牡丹亭》是經典之作,大陸最傑出的三位*閨門旦華文漪、王奉梅和張繼靑相繼來台北演出這個劇目,她們各有短長,但王奉梅有兩點優勢:一、她的氣質韻味最近杜麗娘,含蓄宛轉,餘韻不盡。二、張繼靑的演出,劇場、燈光效果不佳,與不常搭配的票友和樂隊合作;華文漪在國家劇院演出,是大製作,但合作者多爲京劇演員;王奉梅則是與合作多年的團員和樂隊在國家劇院表演,整體效果較佳。

〈跪池〉一齣王奉梅飾演凶狠的柳氏,但她個性溫婉,潑辣不足,演得不夠味。汪世瑜飾懼內的陳季常,他生性活潑,揮灑得開,將懼內的感情、詼諧的情致表達得淋漓生動,引得台下頻頻發笑。

〈千里送京娘〉是北崑的劇目,劇詞易懂而典雅,對白簡潔而生動,趙匡胤的英雄之氣與京娘的柔情依依,組成了兼具陽剛與陰柔之美的佳構;蘊含嚴肅的感情,卻出以輕鬆的對白和情境。王奉梅與程偉兵都能適切地表達出角色的感情與人格。程偉兵聲音嘹亮,頗見英雄之氣;只是戲中與強盜的武打,草草比劃,是爲小疵。

〈拾畫、叫畫〉單人演出四十分鐘,演員如沒有相當的功力,是難以全場吸引觀衆的。觀賞這類戲,首先要了解劇詞,否則對唱、演之妙,就難以體會了。這是汪世瑜的拿手戲,他到美國、香港講學,都示範表演這齣戲。汪世瑜曾撰文述說周傳瑛敎導他:「這是崑曲小生『三獨戲』之一,戲很冷,很難演。所以,要在唱、念、做、表上多下功夫,用藝術的魅力去征服觀衆,吸引觀衆。就是說要在淡雅的風格中透露出熾熱的痴情,在恬靜的情調中流露出詩情畫意,在甜美的韻味中讓人回味陶醉。」(《藝海一粟──汪世瑜談藝錄》)汪世瑜大致做到了;只是在「淡雅」上稍有欠缺。上崑的岳美緹也擅演此戲,戲迷不免要比較二人的藝術,有些人說:「男人演男人到底要高一層,汪世瑜在周傳瑛的嚴格調敎下,做表相當漂亮,歌唱也講究。」另有些人則說:「汪世瑜太花俏,有時顯得輕佻,不夠雅;岳美緹在俞振飛的薰陶下,較富書卷氣,有大家風範。」各有偏好,不過從不同角度的批評中,可以看出二人表演風格的差異。

演生旦戲的靑年演員以張志紅、李公律、陶鐵斧的戲分最多,也最引人注目。張志紅扮相艷麗秀美,嗓音甜潤;而個子不高,是她的缺點。李公律是周傳瑛的得意門生,扮相淸秀,有書生氣質,他的一招一式具周派小生的風範;嗓音不夠好,是他的缺點。陶鐵斧扮相俊美,嗓音天賦頗佳,是汪世瑜的得意弟子,原爲越劇演員,一九八六年始入浙江崑劇團,改學崑劇,其缺點是咬字吐音仍不夠講究。幾位浙崑的靑年演員具有相當優秀的天賦條件,可惜他們生逢傳統戲曲不景氣的時代,演出機會少,舞台經驗不足,不能像中年演員那樣揮灑自如,對劇中人內心感情的體會也不及中年演員。

詼諧逗趣的丑角戲

丑角戲以王世瑤爲主。〈寫狀〉頗富諷刺性,諷刺人性的陰狠、貪婪和小氣,而出之以詼諧逗趣的語言和表情,引得觀衆笑聲連連。〈游殿〉極具趣味性,法聰和尙和書生張珙的對白俗中見雅,機趣橫生。他們的演出本對照六十種曲本,增加很多對白,也增加了可看性,這是歷代藝人爲了演出效果,不斷加工增改以吸引觀衆。整齣戲從頭到尾絕無冷場,看得觀衆眉開眼笑。〈請醫〉述翁郞中爲秀才蔣世隆醫病的過程中鬧盡了笑話,劇中揷科打諢有許多地方太過分而不合情理,雖也得到觀衆不斷的笑聲,但缺乏寓意,終覺膚淺。〈前親〉一齣於洞房花燭夜揭開新娘頭巾後,發現彼此都距離想像中太遠,而鬧出不少笑話。王世瑤在四齣戲中喜感十足,表情豐富,詼諧生動,不愧家學。卸下團長之任後,一年來他在劇藝上很有進境。

〈敎歌〉由中、靑年演員擔任,陶波飾阿大,湯建華飾阿二,李公律飾鄭元和。對白詼諧,妝扮與動作都極逗趣,觀衆不斷地報以笑聲和掌聲。

雄糾糾、氣昻昻的武生戲

武生戲以林爲林爲主。最叫座的是〈界牌關〉,也是林爲林自己最喜歡的戲。這齣戲劇情緊湊,表現了主角羅通奮戰不屈,威武剛毅的英雄形象。林爲林扮相英武,舉手投足流露著英雄之氣,出場亮相,即緊抓住了觀衆的注意力;而後起霸、開打、跌撲、提槍花、抛槍背接、踢腿、打旋、吊毛、僵尸、入背臥、旋子三百六後劈岔……可以說所有武生長靠短打的高難度動作都在戲中出現,而他無不做得乾淨俐落,準確漂亮,贏得觀衆不斷的叫好和讚嘆!和他配戲的翁國生(飾羅章)、吳振偉(飾王伯超)、湯建華(飾蘇寶同)都與他合作無間,準確無誤。只是飾衆軍士的武行多是從婺劇團(浙江婺縣)調來不久,演練不足,配合得不夠天衣無縫。

〈試馬〉由林爲林與吳振偉、陶波等浙崑武戲演員,根據三國演義呂布試馬故事改編而成。林爲林和馬童以各種筋斗、劈岔、跺泥轉凳、摔殼子……等動作表示駕御野馬的翻騰跌撲;最後林爲林從三張桌子疊起的高度翻下來,表示野馬從懸崖上縱躍而下,是這一齣戲的高潮。各種象徵御馬的動作都有合理的設計,全場極爲熱鬧,掌聲不斷。只是最後翻下來時沒站得很穩,是小疵。我吿訴林爲林,去年八月我們到山西看梆子戲,有一武生演員從高處翻下作劈岔,一般觀衆會覺得更難、更漂亮。他說,將來可以改成這樣,觀衆更爲叫好,但對演員來說,反而比較容易。

〈石秀探莊〉劇情簡單,高難度動作也沒前兩齣多,但是旋子三百六變岔、飛腳過桌……等動件無不做得輕靈漂亮,引得觀衆熱烈地叫好。

翁國生主演〈飛虎峪〉,並在〈界牌關〉中演羅通的兒子羅章。他比林爲林小一歲(二十八歲),專攻*娃娃生。他的耍槍、打旋……等武生動作也都做得俐落準確,而且嗓音淸亮,不可多得。

六場演出,有情韻悠長的生旦戲,詼諧逗趣的丑角戲,威武熱鬧的武生戲,滿足了不同情緒的要求,也滿足了各有所好的觀衆。兩位老前輩的示範演出,得到觀衆熱烈的掌聲。張嫻七十九歲,嗓音仍響亮淸脆;鄭傳鑑八十五,風範猶存。

對浙崑的期待

浙江崑劇團是中國大陸第一個國營崑劇團,擁有較其他崑團更多的天賦條件極好的靑年演員,現任團長汪世瑜、副團長林爲林,都很有活力,也很有進取心;相信浙崑會有光榮的未來。我們對它有所期許,也有所建議:

一、靑年演員很有潛力,但舞台經驗不夠,宜加強訓練,並創造演出機會。

二、演員時有讀錯音的情形,如在〈游殿〉中「搖曳」讀「搖洩」;〈說親回話〉中「咨嗟」讀「咨差」;〈折柳陽關〉中「紅綃霧」讀「紅梢霧」……等。又靑年演員對於劇中人的感情體會不夠,應該加強語言、文學的敎育。

三、從其他劇種吸收的年輕演員,宜加強他們的拍曲訓練;否則唱曲,崑味就不足了。

四、崑劇沒落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淸乾、嘉以後幾乎沒有無愧於時代的動人作品。浙崑改編《十五貫》,一個戲救活了一個劇種,但似乎已多年沒有什麼令人注目的新編戲,應加強與劇作家聯繫,或培養編劇人才。

 

文字|洪惟助 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閨門旦:一般扮演年已及笄的淑女,或待字閨中的千金小姐。如《牡丹亭》中的杜麗娘,《西廂記》中的崔鶯鶯。

*娃娃生:扮演劇中未成年的兒童。如〈界牌關〉中羅通的兒子羅章。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