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影版的《駱駝祥子》由斯琴高娃飾演虎妞(左)。(舒乙 提供)
焦點 焦點

《駱駝祥子》的三種模式

《駱駝祥子》是老舍的名著,自從在上海《宇宙風》連載問世以來,已經快一個甲子了。它有過幾個不同的版本,但是,在一般情況,版本不同並不會讓內容也不同,怎麼會出來不同的模式呢?

《駱駝祥子》是老舍的名著,自從在上海《宇宙風》連載問世以來,已經快一個甲子了。它有過幾個不同的版本,但是,在一般情況,版本不同並不會讓內容也不同,怎麼會出來不同的模式呢?

《駱駝祥子》

9月30日〜10月5日 19:30

國家戲劇院

《駱駝祥子》確實有不同的模式,而且有三個之多。

這和它被譯成外文,以及被搬上舞台和銀幕有關,此外,還和政治環境有關。

同一個作品大凡有大的變動,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因爲它落入了別人的手,《駱駝祥子》就是這樣。

民國四十四年,《駱駝祥子》被美國人伊文.金翻譯成英文在美國出版,取名爲《洋車夫》,銷路極好,頗受好評,一年之內銷售了一百萬冊,成爲美國的暢銷書。伊文.金在翻譯的時候,爲了迎合美國讀者的胃口,把《駱駝祥子》的結尾做了大改動。虎妞死後,祥子和妓女小福子結合了,大團圓!這一下,《駱駝祥子》破涕爲笑,成了喜劇,這是模式一。

後來,《駱駝祥子》被改編爲同名話劇搬上舞台。改編者仍然是不大喜歡它的悲慘結局,便給它來了一個光明的結尾,暗示經過團結爭抗,窮苦人可總會有一個光明的出路。這次改動主要是出於政治原因。這是模式二。

其實《駱駝祥子》是道地的大悲劇。祥子經過三次買車三次丟車,一蹶不振,兩個和他相好的女人又先後死去,怎麼掙扎也逃不掉厄運對他擺佈,最後他澈底失望了,墮落了,成了行屍走肉,一點也不要強了,混日子,挨餓等死。由那麼一個好強的、誠實的、健壯的人,老舍甚至用了「偉大的祥子」這樣的字眼,居然廢成這樣,眞是悲得讓人喘不過氣來。這是《駱駝祥子》原本的模式,眞正的模式,悲劇的模式。

但這個模式終於在電影上顯現出來了。主要人物祥子旣走上墮落與毀滅的道路,與他有關聯的兩個女人,下場尤其悲慘。整個電影結局──如小說,是非常強烈的悲劇模式,不再是有口號的光明尾巴,可以說是相當忠於原作的。

現在,台北的中華漢聲劇團也要演出《駱駝祥子》了,將採取哪一種模式來歸結劇情,是令人矚目關心的事。爲此,漢聲劇團還邀請了文藝界和戲劇界的許多朋友,反覆推敲,對梅阡先生改編的劇本(即北京人藝的演出本),再做一番精簡打磨的工作。並且決定返回小說原作的悲劇模式。

不過,舞台劇不同於電影,沒有那麼大可以隨心所欲的揮霍空間,所以,即使在精神上和原作及電影一致,在表現上仍有其不同的終局。因此,這次在台北國家劇院上演的《駱駝祥子》,說不定會有一個不同於旣往的悲劇結局。如果眞的那樣,可以說那就是《駱駝祥子》有了第四種模式了。

 

文字|林海音  作家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