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莎普以她瀟灑的個性走出自己特殊的舞蹈風格。(Tony Russell 攝)
新浪潮 新浪潮

空間是敵人音樂是她的武器

嚮往、追求和塑造事物新形象的崔拉.莎普(Twyla Tharp)

崔拉的動作特色是上半身與下半身形成強烈的對比──上半身非常自由地擺動,但腰以下則加以限制。這種看似輕鬆的舞姿,如果沒有好的舞者,是無法演出的。

崔拉的動作特色是上半身與下半身形成強烈的對比──上半身非常自由地擺動,但腰以下則加以限制。這種看似輕鬆的舞姿,如果沒有好的舞者,是無法演出的。

崔拉.莎普主要的編舞特色是人體動作中線條的交錯和經過空間造成人體的不同面與水平線來主宰空間。如果空間是敵人,那麼音樂就是她的武器,崔拉用盡可能用的空間來創造動機,運用交叉或再交叉的動作來傳遞不同的訊息。

七〇年代初期最前衛的舞蹈家崔拉.莎普,出生於美國印地安那州,在家鄕開始她第一堂舞蹈課程。稍大全家搬到加州才開始她正式的習舞生涯。她對於舞蹈的執著及舞台表演的興趣一直到大學時期都持續不減。她在紐約的Bar-nard College主修藝術,積極地追求她的舞蹈表演事業,甚至在一九六三年畢業時,未來得及參加畢業典禮即加入保羅泰勒舞團的巡迴公演。直到一九六五年,她才離開舞團,開始她的編舞生涯。

創作的內容和形式推陳出新

編舞初期,崔拉擅長把線條圖形的動作發揮於空間,並且將不同的動作語彙(如棒球運動中滑壘的動作或腳持續地踮高一直到腳尖爲止的姿態)有趣地融入舞蹈裏。她的第一個作品Tank Dive(1965)就是用此形式來表現。這支作品在Hunter大學的小劇場首演,分爲三段,崔拉是唯一的舞者。在第一段中,舞者走向放置一雙木製大鞋的劇場中央,把腳放到鞋子裡,再把身體向前傾斜,就像滑雪選手比賽時一樣的動作。接著她走出這雙大鞋而走到小舞台上,做了一個relevé(雙腳慢慢墊高的動作),之後就暗掉場燈結束了第一段。第二段一開始有兩位男士慢慢的走出來,接受兩位女士所送的兩面旗子,結束了第二段。而最後一段裏,崔拉在舞台上從relevé開始,然後用跑的動作穿越過整個劇場的空間,到了一根竿子前用身體作激烈擺盪的動作,再跑向相反的方向滑入舞台中央,最後慢慢地站起來,燈暗結束這支舞。

崔拉擅長利用生活經驗中的肢體語彙和運動的動作,以找出更多的身體語言,進而形成自我風格特色。她的動作上半身非常自由地擺動,但是從腰以下則加以限制;上半身與下半身的強烈對比如果沒有好的舞蹈訓練與技巧是無法做到的。此外,崔拉舞者的特色是敏銳地互動和快速地改變方向。這種極具衝擊性的動作,即使是用現代眼光來看也仍是創新和大膽的。

爲芭蕾舞團和電影編舞

崔拉另外也爲喬佛瑞(Joffrey)芭蕾舞團先後編作了Deuce Coupe和As Time Goes By(1973)。這兩支作品不但對芭蕾舞團來說是重要的轉型期,對崔拉來說更是新的里程碑。之後,崔拉在一九七六年又應邀爲美國芭蕾舞劇院的天王巨星米夏編舞,作品Push Comes to Shove使她豐富的創作力受到肯定,而崔拉也因此成爲第一位爲紐約芭蕾舞團編舞的現代舞蹈家。這支作品使米夏的技巧詮釋有了震撼性的改變:跳、轉、狄斯可的步法,再加上高雅的手的動作及上半身極大膽的空間穿越,塑造了這位巨星的新形象,受到當時媒體與舞評的肯定。然而,在經濟不景氣,許多舞團紛紛關門解散的同時,她爲電影《毛髮》(1978)及《阿瑪迪斯》(1984)編舞更是造成驚人的轟動。她的舞團在百老匯的演出,也是接連不斷,使崔拉在表演藝術各領域的表現都魅力十足,因而成爲一名難以界定和歸位的編舞家。崔拉的作品總是能推陳出新,她選擇的音樂非常廣泛,從古典音樂到通俗音樂,從傳統形式到流行的形式。崔拉用盡各種不同的音樂來延伸創作的語言,進而找出舞者的個性。

經典之作《凱莎琳輪》

崔拉在空間和場地的運用方面,如One Two Three(1967)Medley(1968)和Generation(1968)等作品的演出場地可說是大至體育館,小至窄小的電視舞台,她都可以掌控地很好。

在舞劇《凱莎琳輪》The Catherine Wheel可看出崔拉透過又長又難的組合動作嘗試著把舞者推到最極限。舞蹈語彙方面經由她加入了比較自然的素材,使已被精緻化的動作回歸自然與純粹。《凱莎琳輪》這齣舞劇從古代的傳說開始,描述現代人的生活中,現實與理想的衝突,是一齣不按牌理、出奇制勝的舞劇。崔拉採用了Talking Heads熱門樂團主唱人David Byrne的音樂,而舞劇的主角是一個電腦掃描線組成的女人及一顆鳳梨。這齣舞劇讓《紐約客》雜誌讚嘆爲「美國劇場的重大事件,充滿憾人之美和威力的舞蹈」。爲了使舞劇上電視銀幕,崔拉重新改編,使空間掌控再次受挑戰,結果作品的呈現是一場驚人的MTV,比在劇場的呈現更有能量、更有活力、更有藝術。從編導中一點一滴的成長,時間、空間的挑戰,這齣舞劇的成功絕非偶然。嚮往、追求和塑造事物的新形象一直是崔拉的目標,而這種過程就是不斷地自我超越和執著。

 

文字|朱美玲 舞蹈工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