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曼(金慶雲 提供)
焦點 焦點

天才與瘋狂的交界 舒曼作品39

這個主題模糊不淸的歌集,卻是一個最純粹的整體。把它們連結在一起的,不是故事,也未必是調性或任何明確的東西,而是一種難以言宣的氣氛。只有舒曼寫的出這樣的音樂。整個歌集浮漾在朦朧如夢的感覺之中。

這個主題模糊不淸的歌集,卻是一個最純粹的整體。把它們連結在一起的,不是故事,也未必是調性或任何明確的東西,而是一種難以言宣的氣氛。只有舒曼寫的出這樣的音樂。整個歌集浮漾在朦朧如夢的感覺之中。

金慶雲獨唱會「舒曼的歌」

4月6日

台北國家音樂廳

「紅色的閃電後面,有雲自故鄕來……」舒曼的《聯篇歌集》(Liederkreis,作品39)一直被視爲浪漫主義音樂與詩的最純粹的結合。

歌集寫於一八四〇年四月至五月,他到柏林和克拉拉相聚一個月的幸福日子裡。這一年是舒曼生命中的高潮。六月他忍無可忍控吿克拉拉的父親阻撓婚事,八月法院裁決,兩人選在九月十二日克拉拉二十一歲生日的前夕結婚。這一年間舒曼寫下了一百四十首歌,超過他全部歌曲的半數,也是舒伯特、布拉姆斯、沃爾夫都不曾打破的密集創作紀錄。這豐饒的歌曲之年產生了不可勝數的傑作。以海湼詩九首組成的第一部聯篇歌集(Liederkreis,作品24)爲發端,接著是題名《桃金孃》作爲新婚獻禮的二十六首歌(作品25),還包括《女人的愛情與生命》(作品42),以及緊接着作品三十九的《詩人之戀》(作品48)。

「樹林」是舒曼神祕的心靈世界

不知道這該算是快樂還是悲哀的歌集。舒曼挑選了艾辛道夫(Joseph Frei-herr Eichendorff, 1788-1857)的這些詩,作爲自己的代言。和另外幾個大歌集中鮮明的愛情與婚姻主題相比,作品三十九表面看來似乎蕪雜鬆散。而這正是舒曼浪漫精神的眞正代表。《女人的愛情與生命》從女性的角度出發,《詩人之戀》的嘲諷仍有所矯飾。只有這裡,舒曼藉着艾辛道夫的詩句,眞誠展露了自己的內心世界。即使在熱戀中,仍有不安潛藏。幸福的憧憬和不祥的預感交替出現。這是一個孤獨者的獨白,夢遊者的囈語。曖昧不明,游移不定。其中描寫的心境,和十餘年後舒曼的精神症狀何其相似:「幻覺裡聽到聲音,自閉而久久不發一言。憂鬱不時發作,無來由的恐懼。」一八五三年舒曼精神狀態顯著惡化,被迫辭去杜塞多夫樂團指揮職務。次年他投河自殺獲救,即被送入精神病院,直至兩年後病逝。舒曼的精神分裂早現端倪。一八三三年兄嫂相繼去世時他就瀕臨崩潰。這些美麗的詩句,竟如同被舒曼挑選出來,預示他自己極幸福又極悲慘的命運。踏在天才與瘋狂的交界線上,焦慮驅迫他寫出了不朽的作品,也把他眞正逼向毀滅。

或許舒曼耳中的幻音就像出現在這部歌集中的,寂靜裡的聲音。在這一年,被他捕捉成爲奇妙的歌。只有敏感如舒曼才能聽到這些聲音。他聽到諸神的秘密會議,夜晚含混不淸的囈語,遠方在爛醉中允諾未來的幸福⑹,星星與月亮的對語⑿。還聽到婚禮與行獵的喧鬧,在下一瞬間倏然消失⑾。

而其實這是一個安靜的歌集,安靜如一片樹林,卻潛藏着不安。深不可測,晦暗不明的樹林,至少在八首歌裡沙沙作響──即使不計類似的字眼,樹林一詞出現足足十五次──,樹林是埋骨之所,是安慰者,鬼魅出沒之地,困人的迷宮。是另外一個世界,非理性的,神秘的心靈世界。在這裡,物境與心境合爲一體,幻覺與現實無從分辨,過去與現在混淆不淸。

孤獨者內心深處的美麗幻景

這部歌集隱約分爲兩部,各占六首。都以孤獨、死亡的陰影爲始(1,7),都以得到愛情承諾的狂喜爲終(6,12)。開始兩首揭示出的異鄕的孤獨⑴和心中的人影⑵,串起全部歌集的主線,也是熱戀中舒曼的眞實感情。異鄕成爲三首歌的標題(1,6,8)。異鄕人的孤獨,不僅因爲舉目無親,也因爲與現實的格格不入,老是走入夢想的岔道而迷途。而孤獨者心中深藏著一個美麗的影像,那是他秘密的快樂之源⑷,彼此交換着外人不能得知的密碼──在絕美的「月夜」⑸之中,伴奏裡隱藏着的e-h-e音程,正是德文「婚姻」的意思,舒曼早曾向克拉拉透露過這個發現。靈魂的超越,兩心的契合,是前半部裡的主要命題。

前半部中悄悄的喜悅和結合的信念還略占優勢,後半部則被憂慮、猜疑、恐懼所盤踞。婚禮的景象一再出現(7,11),然而都似幻影。(歌集中第一次出現「新娘」的字眼,竟是第三首中的女妖)。回憶中愛人在玫瑰盛開的花園中相候,其實她早已死去⑻。黃昏則包藏禍心,陰險的窺伺⑽。直到最後,春天來臨,在夜鶯的歌聲中快樂的結束。

這個主題模糊不淸的歌集,卻是一個最純粹的整體。把它們連結在一起的,不是故事,也未必是調性或可明確的東西,而是一種難以言宣的氣氛。只有舒曼寫的出這樣的音樂。整個歌集浮漾在朦朧如夢的感覺之中。以升f小調開始,升F大調終。中間歷經A,E,H,G大調,a,e小調。第一首鋼琴中的五度音程在許多歌裡出現。節奏上切分音、附點的靈妙運用,使得小節與重拍模糊。絕少強音。旋律簡單而極美,有時一首歌的音域不超過七度。調性的浮動不拘,半音的進行,連續的未解決不協和和聲,都是非常獨特而舒曼式的。在簡單的外表下隱藏着深沉而豐富的聯想。舒曼以音符寫詩。寥寥幾筆,描繪出最敏感的心靈才能感知的夢幻世界,在眞實與虛幻之間。而每一首都美得叫人迷惘。這或許,就是浪漫主義的最深處。

 

文字|金慶雲  聲樂家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舒曼作品39聯篇歌集(艾辛道夫詩)

1.在異鄕

2.間奏

3.林間對話

4.

5.月夜

6.美麗的異鄕

7.古堡上

8.在異鄕

9.憂愁

10.黃昏

11.林間

12.春夜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