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盈盈,但不是沒大誌的表演藝術界

平常聲音高、大誌多的表演藝術界一時成了安安靜靜的「英英」。眼看日子不太平,卻只能是「美代子」;工作取消了,(至少短時間內)錢也難賺到了,正好低頭省思。演得雖比真的好看,咱們卻哪及得上劍及履及的抗SARS勇者!

平常聲音高、大誌多的表演藝術界一時成了安安靜靜的「英英」。眼看日子不太平,卻只能是「美代子」;工作取消了,(至少短時間內)錢也難賺到了,正好低頭省思。演得雖比真的好看,咱們卻哪及得上劍及履及的抗SARS勇者!

在我的認知裡,台灣人說「盈盈」,是指時間多了出來,空閒的意思。「沒大誌」,是指沒什麼可誌之大事,也就是輕鬆啦;「大」字從讀音,如「大家」之「大」。「盈盈沒大誌」因此形容一種無負擔無壓力的狀態;當然有時難免也會包含無事可做的無奈。現代的年輕人把「盈盈沒大誌」諧音寫成「英英美代子」,雖然有點哈日,但額外所賦予的「美眉」感,倒不玷辱此詞。試想:銀燭秋光冷畫屏,英英美代子撲流螢,天階月色涼如水,……不管「英英」是位佳人還是份心情,鐵定都羨煞牛郎織女星!

台灣的表演藝術界自四月中以來,越來越多人盈盈,閒在家裡沒大誌。但這個社會不但不是沒大誌,大誌還很大(語音,如「大碗」)條!狠毒的SARS殺人不眨眼,堵漏洞堵得全國人仰馬乏,口罩、防護衣不是不夠、就是買不到,一波又一波的疫情叫人備感生命與人性的脆弱。社會出了這麼嚴重的大誌,表演藝術界當然天天盈盈;很多人自恨沒有「醫」技之長,不能上陣廝殺。「我很想出力,但我只會調調燈光、換換燈泡什麼的……」平常聲音高、大誌多的表演藝術界一時成了安安靜靜的「英英」。眼看日子不太平,卻只能是「美代子」;工作取消了,(至少短時間內)錢也難賺到了,正好低頭省思。演得雖比真的好看,咱們卻哪及得上劍及履及的抗SARS勇者!

「……因為SARS的出現,一大堆節目停演了。在此背後,是一堆收不回的成本,和一堆對表演藝術廳公衛條件的耽慮;在此眼前,是一堆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引進港澳、大陸表演團隊的主辦單位,和一堆已接獲國際邀演卻搞不清該不該去、能不能去的表演者。所謂『為山九仞,功虧一簣』,一個不可抗力的SARS,對『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表演藝術界引發了偌大的問題鏈……無數的汗水、心血、時間、金錢,俱付東流。」「……以上疫情只是冰山一角。僅以台北市為例,國家兩廳院與城市舞台(社教館)亦停演不少,損失雖為公帑,無不是您我血汗! SARS 令我們痛感人命與景氣的脆弱。見微知著,各方面的防禦與災後重建刻不容緩。」

前段是我今年四月初寫給【新舞台】節目單的部分內容,當時惡夢方始,一切尚在渾沌之中;如今SARS的嚴重性與燎原性既被證實,表演藝術界當然也只能揮一揮衣袖,加入盈盈沒大誌的行列!所謂同舟共命,台灣是一條大船,表演藝術界是大船上的小船,同僚們只有「莊敬自強」、「韜光養晦」,一方面猛吸收抗SARS知識,自律自愛,一方面守望相助,保持戰鬥力,以待時來乘風破浪,己立立人,告別屬於「英英美代子」的超倒楣歲月!

文字|辜懷群 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