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花人》以鑼聲的沉厚與聽花的細膩,交織出十段不同的生命情境。
《聽花人》以鑼聲的沉厚與聽花的細膩,交織出十段不同的生命情境。(蘭陽舞蹈團 提供)
舞蹈

大鑼與花的二重奏 舞出生命芬芳

蘭陽舞蹈團《聽花人》

蘭陽舞蹈團推出《聽花人—大鑼樂舞劇場》,請來曾任洛桑音樂院院長的指揮家密吉爾.羅徹特擔任音樂製作,游源鏗為藝術總監和編劇,以鑼聲的沉厚與聽花的細膩,交織出十段不同的生命情境。

蘭陽舞蹈團推出《聽花人—大鑼樂舞劇場》,請來曾任洛桑音樂院院長的指揮家密吉爾.羅徹特擔任音樂製作,游源鏗為藝術總監和編劇,以鑼聲的沉厚與聽花的細膩,交織出十段不同的生命情境。

蘭陽舞蹈團《聽花人》

9/1    7:30pm 

9/2    2:30pm 

台北新舞臺

INFO  02-23419898

十二個大鑼轟然矗立舞台,「咚〜〜〜」,深長沉穩,從低音D到高音F,互換重組共鳴出不同和弦。有的是生命的希望風景,有的在明暗間擺渡,突然嗅聞花香……舞者運敲鑼轉為身體力量和熱情,或在時空推演中變化從剛健到柔韻的肢體,在鑼、舞與花的凋落或綻放中,你聽到了什麼?

鑼聲與舞,交織十段生命情境

傾聽不僅是聽覺,更是綜合嗅覺、觸覺、視覺等所有知覺來理解感受生命的風光。蘭陽舞蹈團推出《聽花人—大鑼樂舞劇場》,請來了曾任洛桑音樂院院長的指揮家密吉爾.羅徹特(Michel Rochat)擔任音樂製作,游源鏗為藝術總監和編劇,以鑼聲的沉厚與聽花的細膩,交織出十段不同的生命情境,可以象徵一天的生活、出生到死亡、或四季的循環。

舞劇為現代民族舞風,融合了京劇、現代、民族舞元素,幾段戲劇過場串連起承轉合。例如〈天人〉的混沌與出生,現代舞肢體從大地中探求自己的溫度;〈方舟〉在浮沉間進退,關係臍帶彼此糾葛;〈交戰〉中,民族舞加入了武功元素,表現生命的競爭與衝突;〈無盡搖籃〉以撫慰包容的母性力量洗滌人與人間的爭戰,樂舞轉為輕柔;〈如是我聞〉降下漫天花瓣,舞者與花邁向更加清澈芬芳的境界;〈完全〉獻給生命中的英雄,舞蹈輕快地洋溢於重生與希望中。

編鑼呈現和弦,營造多元意象

舞劇的音樂,使用經過定音的大鑼群,以「編鑼」的型態呈現。密吉爾.羅徹特說:「台灣的音樂多為單音樂器,西方音樂則偏重和弦,如果將西方交響樂作曲方式應用於台灣樂器,會很特別。」他說的即是每個大鑼都是一個個音階如D、F、A,當前一個鑼聲持續迴盪,後個鑼聲接續加入,便形成如同和弦的聲響效果,再加上其他打擊樂器如鑼、鼓、太平鼓、磬等多種樂器的和聲,營造出宇宙開天闢地、地球轉動、生命起源等聲音意象。此外,最早的中國樂器——古琴的顫音和回音揭示生命的呼吸與心跳;二胡的干擾音有如人生遇到逆境……欣賞舞風輕柔的〈花雨〉、〈無盡搖籃〉、〈如是我聞〉,或是風格陽剛的〈模造〉、〈交戰〉、〈道聽〉,鑼聲悠遠綿延,舞者隨人生起伏舞動,諦聽花朵的經驗抑揚交錯——於是,《聽花人》講的是察覺生命芬芳的美妙歷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