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公主準備中》的〈櫃台〉的檳榔西施如玩具被展示,男性眼光建構出商品化的女體。(林守晟 攝)
舞蹈

女體、自主、新風貌

《新—公主準備中》與《傾斜》展現女性自我追尋之路

女性的自主與自我追尋之路,在紛亂切割的現代社會中將走出怎樣的風貌?即將演出的兩個舞作分別展現了風姿各異的詮釋:在《新—公主準備中》,女人從外在的監視中掙扎脫逃,洗滌美貌的魔咒,並以變形的身體揭竿起義!《傾斜》則質疑性別形象背後的男性標準,透過女性多元角色的衝突與並置,於肢體的流動互換中,啟迪自由的可能性。

女性的自主與自我追尋之路,在紛亂切割的現代社會中將走出怎樣的風貌?即將演出的兩個舞作分別展現了風姿各異的詮釋:在《新—公主準備中》,女人從外在的監視中掙扎脫逃,洗滌美貌的魔咒,並以變形的身體揭竿起義!《傾斜》則質疑性別形象背後的男性標準,透過女性多元角色的衝突與並置,於肢體的流動互換中,啟迪自由的可能性。

三十舞蹈劇場《新—公主準備中》

4/13    7:30pm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4/15    7:30pm  宜蘭演藝廳

4/22    7:30pm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善廳

4/28    7:45pm  台北新舞臺

4/29    2:45pm  台北新舞臺

INFO   02-29245475

 

林向秀舞團《傾斜》

4/12~14    7:30pm  國立臺灣大學鹿鳴劇場

4/14~15    2:30pm  國立臺灣大學鹿鳴劇場

INFO   02-33939888

《新—公主準備中》

從梳妝台到運動場  變形身體樂活誌

公主,女性夢想的幸福角色。除了童話中等候救援的美女、情色產業中被剝削的少女,現代版新公主如何突破被動等待或被物化,追尋自己的幸福真味?

三十舞蹈劇場曾在二○○二年以「一台三人」為發想,從櫃台、手術台、料理台之種種象徵平台,以三人舞形式表達公共與私密空間中的女體反思。《新—公主準備中》新作,「台」的概念作了轉變延伸,由觀眾可遊走的環境劇場到鏡框式舞台,由三人舞至群舞,將較靜態的平台換成展現動態的伸展台、運動場及荒原。編舞家吳碧容引述吳爾芙名言:「一個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由此展開一幕幕女性穿梭內外在畛域的探索。

上半場由吳碧容創想,多強調局部化身體,如梳妝之腳、洗滌的手。〈櫃台〉的檳榔西施如玩具被展示,男性眼光建構出商品化的女體;〈梳妝台〉透過層層門板,女人彷彿巫婆,詰問鏡中誰最美麗帶來自我的交戰;〈吧台〉暗喻人際關係的曖昧追逐,舞者穿上高跟鞋,展露賁張自信的女性情慾;〈洗手台〉讓女子在清洗潔淨後看見自我內在本質,渴望社會肯定的背後藏著什麼樣的心?

張秀萍編舞的下半場,以穿上肉色棉胎、身材肥腫的變形身體來舞蹈,嘲諷模特兒走秀的〈伸展台〉,同時為大臀肥腿的非標準身體發展出獨特的動作語彙;〈運動場〉的胖子習練外丹功和太極拳,展現快樂與自信;〈尾聲-荒原〉取自詩人艾略特的同名詩作,不完美的變形身體卻自成互相理解的世界,他們是欲離開、出發、還是找到了烏托邦的神祕所在……

「胖子也可以上台,胖子的自信好美!」張秀萍直接從身體長出動作,生出本我的存在感。吳碧容而言,女性如何從對外流俗展示,走到對內的自我相處與自我對話,是場值得的旅程。「什麼是公主?」當公主之角色和語義開始滑動,或許女人真的上路了。

《傾斜》

當杜麗娘碰上芭比娃娃  剛柔互換探自由

牡丹亭裡的杜麗娘憂愛而死、因愛復生,被視為封建時代追求真愛的前衛女子;芭比娃娃是物化女體的表徵,但她無父、無夫、無子,換個新裝即變出新的自己,散發女性自主的游刃力量……當東方杜麗娘遇上西方芭比娃娃,她們會碰撞出什麼樣的衝激或共鳴?

《傾斜》,林向秀舞團讓主流標準傾斜,讓東西方元素傾斜,讓強悍與婉約女子相互看見,然後向彼此傾斜。自二○○五年作品《混東西》中茶與咖啡的對決,編舞家林向秀繼續探索價值觀和文化性的衝突及趣味性:「舞作將有四個女性角色:傳統的杜麗娘、二十一世紀的杜麗娘、芭比娃娃、及女扮男裝的女強人;真正的男性角色只露出白手套,代表權力之手。」這四位性格迥異的女子,在裝置藝術家施工忠昊的玄祕機關「四椅一桌」上轉圈輪迴,移動拉鋸。傳統杜麗娘是愛情至上的信奉者,芭比將自我擺在第一位,女強人拷貝男性範本,現代杜麗娘則在愛情與自我間掙扎難決。當四椅一桌加速旋轉,四女不斷比較、競爭、折衝,逗趣的芭比參加娃娃選美大賽,得到后冠正得意謝幕時,卻被男人一把抱走!林向秀拋出的問題是:「評價女人是不是依循男性標準?那麼女性自己的標準在哪裡?」

而時空交會的場域特選在台大鹿鳴堂的深遠舞台,曲折幽深的巷弄胡同彷彿令人回到明代傳奇現場,裸露的鋼架與木頭交織出冷熱並陳的現代感,燈光轉換帶出裝置移動時的戲台深淺遠近;劇場服裝設計師蔡毓芬讓現代杜麗娘僅著一半的衣裝,女強人身披黑色襯衫西裝褲;崑曲音樂與女聲迴盪,順應劇情合理性間隙,適時插入突兀聲響帶引轉折。

在動作上,林向秀採用藉「墜落—還原」之重心轉換搭配呼吸的荷西.李蒙技巧。東西方對比的肢體趣味,既突梯又情態橫生,例如芭比是機械性的方型動作,杜麗娘是崑曲身段的的S型曲線,而當芭比學起杜麗娘、杜麗娘效仿芭比的肢體——當軟調硬起來、硬派軟下來呢?四女從固定角色,歷經衝突較勁、個性互換流動,在身體的拓疆行動中,女性自我在愛情、小孩、事業、美貌的夾纏中將如何破關?林向秀說:「絕對讓你出乎意料!」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