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人—安徒生》潛入安徒生的內在,探索人的存在價值。
《月亮上的人—安徒生》潛入安徒生的內在,探索人的存在價值。(稻草人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稻草人舞團《月亮上的人—安徒生》

帶我去月球 尋找安徒生的純真與渴望

謎樣的安徒生,是創作的入口,編舞家周書毅與羅文瑾透過安徒生童話、信札、日記等素材,從書信中讀到了現實人生,夢與孤獨,自我與存在。

謎樣的安徒生,是創作的入口,編舞家周書毅與羅文瑾透過安徒生童話、信札、日記等素材,從書信中讀到了現實人生,夢與孤獨,自我與存在。

稻草人舞團《月亮上的人—安徒生》

6/27~29  19:30

6/28~29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6-2253218

 

「自由和純真是我們運用想像力的一種天生的方式,也是人類開始踏上自己生活道路的方式。」一八二○年,安徒生日記。他十四歲離家,寫過小說,名聲流傳於童話,像是〈醜小鴨〉、〈小美人魚〉、〈賣火柴的小女孩〉、〈國王的新衣〉。安徒生喜歡旅行、游泳,「那就像一次水陸兩棲的旅行,一半在水中,一半在陸上。」他學過演戲,曾想當個芭蕾舞者,寫小說、舞劇……謎樣的安徒生,是創作的入口,編舞家周書毅與羅文瑾透過安徒生童話、信札、日記等素材,從書信中讀到了現實人生,夢與孤獨,自我與存在。

周書毅循著字句線索,洞悉安徒生的感受

稻草人舞團新作《月亮上的人—安徒生》潛入安徒生的內在,探索人的存在價值。二○○五年是安徒生兩百週年誕辰,有關他的出版品大量出爐,引發創作構想。「安徒生的童話像是希望……它輕易地帶領我們遠離世界,也讓我們重重回到了現實。」周書毅寫道。安徒生的童真觸動了他,憶起有童話的純真歲月,及現代小孩沒有童話與歡樂、被快速資訊包圍的對比。「童話是我的入口,夢是安徒生的幻想,旅行和水是他最重要的東西。」於是有了影像,如同陪伴的時間,畫面中高鐵快速與慢速交織,人在水中潛游,浮出水面仿若重生。周書毅循著字句線索,拆解身體部位,眼睛、微笑、手,洞悉安徒生的感受。閱讀安徒生的傳記,他居無定所,說自己像沼澤裡的一株植物,卻從底層找到了生命價值。於是有了如技術滑板練習場的U型舞台,U是M型社會的凹下底層,是谷底,舞者上下奔落撞擊。

羅文瑾看到安徒生身上的對比矛盾

羅文瑾從安徒生身上看到種種矛盾,例如純真與世故的並置,而現實生活中成年人的孩子氣、小孩的想法卻老成,在舞蹈上則讓舞者穿上小女孩棉質內衣與過大的鞋子,既像小孩想變大人,又像大人變成小孩,舞者與鞋子有著種種互動,鞋子掉落、被鞋絆倒、適應鞋子……舞者在討論與嘗試中自由發展動作,例如安徒生終其一生想要爬升高峰,或許是上流地位,窮人與貴族的平起平坐,或許是追求藝術完美境界,但失敗挫折時是什麼感覺?自然而生活化的肢體動作,令人體會安徒生與人性中的平凡起落。

跳躍思考的周書毅與線性思考的羅文瑾,不斷激盪磨合。「讓我們歡迎安徒生先生!」舞者主持人口白介紹。「讓我們再一次歡迎安徒生先生!」出場的是穿著同樣衣著的安徒生、分身、還是心境相似的現代人?稻草人舞團以舞蹈劇場的肢體表現形式,帶我們貼近月亮上的人,孤獨中的回響。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