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樹豪作品《被剪下的倒影》
燕樹豪作品《被剪下的倒影》(許斌 攝)
即將上場 Preview

世紀當代舞團《三十型男之同床異夢》 男人與床的遊戲 六年級與夢的對話

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邀集孫梲泰、燕樹豪與李國治這三位三十而立的型男編舞家,推出「床」系列的創新表現形式《三十型男之同床異夢》,看六年級世代如何與床共舞,與夢激盪。

文字|周倩漪、許斌
第186期 / 2008年06月號

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邀集孫梲泰、燕樹豪與李國治這三位三十而立的型男編舞家,推出「床」系列的創新表現形式《三十型男之同床異夢》,看六年級世代如何與床共舞,與夢激盪。

世紀當代舞團《三十型男之同床異夢》

6/12~15  19:30 

6/14~15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23944354

三十歲的男人,拼事業娶老婆忙升遷,還是搞創意弄風格實現自我?三位三十而立的型男編舞家,將主題拉回至夢,媒介聚焦於床,在現實與夢境間狂想私密之我,迴盪身體於空間與時間之流。世紀當代舞團繼男女築夢造家的《孵夢1》、女人心緒夢想的《孵夢2》,推出「床」系列的創新表現形式《三十型男之同床異夢》,看六年級世代如何與床共舞,與夢激盪。

孫梲泰呈現人生壓力,燕樹豪描繪「清醒」的夢

一張張的床,就像一片片的白吐司,是了,床是三明治,夾擊著六年級生。對孫梲泰而言,自己正如三明治世代,被四五年級的堅實前浪與七年級的洶湧後浪包夾著,面臨事業家庭生理心理的層層壓力。有時,床象徵壓力,床是牆,是障礙;有時候,床又像是門,哆啦A夢的壓力出口,欲奪門而出;當床是床的時刻,躺上去卻思緒翻湧睡不著。舞者跳著芭蕾,演練武功動作,卻非典型的優美姿態,而是以誇張的方式調侃舞蹈,動作充滿拙趣,壓力霎時化為扭曲和幽默。孫梲泰以自白等聲音語言形式強化情緒面,《三明治Sandwich》,好個三十危機。

燕樹豪,這個睡眠酣甜、極少做夢的人,這次則要描繪「清醒時做夢」的各種樣態。《被剪下的倒影》說的現實中的夢想,夢作為人生倒影、生活記錄的種種組裝拼貼。例如小時候的作文題目「我的志願」,當初的夢想距離如今的實際有多遠?從穿衣到脫衣,舞者一步步脫衣,從舊夢逼近真實。另段舞蹈是關於夢遊,夢遊者迷離的情緒和鬆柔的肢體運用迥異於清醒者,夢醒對比間有場張力十足的床單三人舞。惡夢的形狀是身體與床舖的強烈撞擊;被追逐而一直逃跑的夢,夢變成了競技場,有如現實中的競爭,人們與自己和他人的夢搏鬥,飛翔跳躍攀爬翻滾等技巧性動作盡出。

李國治探索經驗的遺失,床上放肆狂想

李國治的《夢.遺》探索經驗的遺失,那些過去不曾做、不願做之事,那些在夢中重返與回響的經驗。「感謝上帝,我不用對我的夢負責。」他說。夢境相較於現實,是充滿自由狂想的。測量床,測量夢的大小,找尋事物對人的最初觸動;棒棒糖、布偶、出氣球等床上的私密物紛紛出現;夢中的慾望,以爬樓梯、開車、搖籃等象徵動作呈現。一會兒夢一忽兒醒,在壓抑與慾望間轉換,充滿超現實的荒誕不羈。床的彈力和不穩定性,造就動作的挑戰性,飛更遠、彈更高、旋轉更多圈,軟床硬床有著不同的施力使用,輕盈展現夢的自由,任何事都可能發生。

藝術總監姚淑芬串起三位型男,從舞者到編舞者,孵出六年級的世代之夢。在床第之間,男人還有許多秘密可以傾吐。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