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樂進行式」演出,將讓觀眾聽到作曲家們眼中的「朱宗慶打擊樂團」。
「擊樂進行式」演出,將讓觀眾聽到作曲家們眼中的「朱宗慶打擊樂團」。(朱宗慶打擊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創作不設限 為朱團量身訂作

「擊樂進行式」 展演作曲家的無邊想像

「我在你眼.你作我演」秉持著永遠的新鮮感,朱宗慶打擊樂團從創團至今不斷地在世界各地演出、進行委託創作,不僅為樂團開拓曲目,同時也透過國際交流,讓團體永遠與世界接軌。此次冬季巡演依舊向外委託創作,但更有趣的是,委創計畫完全自由不設限,邀請作曲家們就其眼中的朱宗慶打擊樂團來創作,希望能透過他們的作品,反觀樂團。

「我在你眼.你作我演」秉持著永遠的新鮮感,朱宗慶打擊樂團從創團至今不斷地在世界各地演出、進行委託創作,不僅為樂團開拓曲目,同時也透過國際交流,讓團體永遠與世界接軌。此次冬季巡演依舊向外委託創作,但更有趣的是,委創計畫完全自由不設限,邀請作曲家們就其眼中的朱宗慶打擊樂團來創作,希望能透過他們的作品,反觀樂團。

朱宗慶打擊樂團—擊樂進行式

11/21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11/23  1930  台中市中興堂

11/28  1930  國立中山大學逸仙館

INFO  02-3393988828919900

 

打擊樂器家族,可以說是所有樂器裡面種類最繁多、而且最令人感到活潑熱情的樂器了!每年在這個季節交替的期間,朱宗慶打擊樂團總是在漸趨的寒意中帶來暖流、「鼓舞」人心,替夏日留下最後的足跡。

邀請五位作曲家,為朱團創作不設限

「我在你眼.你作我演」秉持著永遠的新鮮感,朱宗慶打擊樂團從創團至今不斷地在世界各地演出、進行委託創作,不僅為樂團開拓曲目,同時也透過國際交流,讓團體永遠與世界接軌。此次冬季巡演依舊向外委託創作,但更有趣的是,委創計畫完全自由不設限,邀請作曲家們就其眼中的朱宗慶打擊樂團來創作,希望能透過他們的作品,反觀樂團。從別人的眼光中回看樂團面貌,這樣的創作,不僅為樂團累積拿手好曲,更能夠擁有朱團的獨有特色,意義非凡。

此次邀演的五位國內外作曲家,以其不同的擅長領域,創作出迥異風格的作品。法國木琴大師艾瑞克.薩穆對朱團的天份及活力印象深刻,特為這次的音樂會譜寫一首融合吉普賽、爵士、拉丁等不同風格的Magic Carousel,並加入了舞蹈的概念,使音樂更加動感;樂曲同時也代表了各種不同風格的樂曲對他的影響,可能是古典的莫札特,也可能是搖滾的麥可.傑克森。匈牙利作曲家奧瑞.何洛從特殊及自製樂器為發想,以印尼甘美朗音樂,結合西方打擊樂器以及傳統甘美朗樂器的音色,再加上巨型水管的特製樂器,挑戰耳朵的想像力。

張玉慧《鬥陣》六重奏,東西鼓樂來拼場

而世界上第一個完全以鍵盤打擊樂為主的團體「里昂鍵盤打擊樂團」創始團員嘉荷.雷瓦提所寫的Color’s Comedy是以十七世紀的冷漠開場,以工業社會的苦痛落幕;著墨於觀察丑角的側寫,這個妝扮豐富、總是興高采烈的角色,有著繽紛的色彩,卻交織著憂傷、歡愉、黑暗及喜樂。還有日本作曲家田中利光的《流》Samsara,曲名取自梵語,有「輪迴」、「流轉」的意思,「萬物眾生皆流轉」是作曲家創作這首作品的靈感來源;為了表現這樣的意境,作曲家特地親自在樂譜上以毛筆提出「流」這個字,帶有東方意識與祭典儀式的氛圍,並使用了音色性格分明的樂器。最後被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推崇為新一代作曲新秀的台灣作曲家張玉慧,《鬥陣》的六重奏一邊是以中式的大鼓為首,演奏出以傳統鑼鼓音樂為靈感作出的節奏。另一方則是以西方的Tom-Tom與Bongo鼓為主,使用沒有絕對音高的樂器。曲名在字面上而言,雖然有互相較勁的意思,然而以台灣話來念,又可以等同於「結伴、在一起」。

為了演出作曲家的新作,朱團遍尋並添購特殊打擊樂器,更精確計算、丈量並製作作曲家以水管做樂器的要求。五首深具內容與語法的精采曲目,讓觀眾聽到不可能的任務!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