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寂寞花園》(台北電影節 提供)
藝@電影

台北電影節 看見不一樣的墨西哥

台北電影節邁向第十一屆了,今年的主題城市是柏林,兩廳院在二○○六年曾經以「德國狂潮」引進了德國在國際舞台引領風騷的團隊與表演藝術現況,今年台北電影節,將讓我們看見德國電影的發展。而另個主題「拉美小輯」,則讓我們看到墨西哥嶄新的電影力量。

台北電影節邁向第十一屆了,今年的主題城市是柏林,兩廳院在二○○六年曾經以「德國狂潮」引進了德國在國際舞台引領風騷的團隊與表演藝術現況,今年台北電影節,將讓我們看見德國電影的發展。而另個主題「拉美小輯」,則讓我們看到墨西哥嶄新的電影力量。

台北電影節

6/26~7/12

台北市中山堂、台北新光影城

INFO  www.taipeiff.org.tw/

 

柏林為主題,展現三時期電影風景

今年是柏林圍牆倒塌二十週年,當年的衝擊是全面性的,歷經二十年後,這股力量轉變成各種暗流讓各領域的改變漸趨成熟,這次的柏林片單包含一九二○年代到現在的三個時期(跳過了以往做德國系列只做的新浪潮,保留一部法斯賓達的《三代人》),默片時代有劇場大師布萊希特參與的《柏林工人日記》與《世界屬於誰?》,以左派立場,向甫獲政權的極右派對抗。二戰後首部東德電影《兇手就在你身邊》,以德國表現主義的美學風格,描述戰後身心俱疲的德國人活在戰爭的陰影下。一九六一年柏林圍牆築起開創了政治矛盾下的創作,《女攝影師.圍牆以西》談述的是圍牆造就柏林的荒謬政治與生活處境,《搖滾東柏林》則是柏林圍牆下一群東德年輕人追尋搖滾夢的喜劇。《熱舞夏日》是一部與好萊塢別苗頭的東德歌舞片,十男十女大秀歌舞與服裝,成為一部cult film。柏林圍牆倒塌後,則是近年來頗受矚目的德國導演湯姆.提克威(Tom Tykwer),這次播放他的《垂死瑪麗亞》、《蘿拉快跑》,還有土耳其新移民導演法提.阿金(Fatih Akin)的《小偷.共犯.鐵拳頭》和《陽光七月天》,以及今年柏林影展拿下評審團大獎及影后獎的《完美第二對》,由三十多歲的女導演瑪菡.阿德(Maren Ade)執導。

這次還有一個「拉美小輯」,一共有十二部拉丁美洲的影片,墨西哥就佔了七片,如果包括共同製片,則有九片與墨西哥有關,墨西哥的電影我們並不陌生,與美國相鄰,飽受美國電影強大的侵凌,仍舊保持文化上獨特的魅力與超現實般的光怪陸離,給人無窮的想像。

撇開老牌導演艾方索.阿勞(Alfonso Arau)、以三段式架構直擊生命核心的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以及《羊男的迷宮》的導演葛雷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這幾這幾年影展爆紅的六年級導演卡洛斯.雷卡達斯(Carlos Reygadas),開始了墨西哥新電影一股蠢蠢欲動的不安能量。

墨西哥電影新世代,型態多元精采

一九七七年出生的導演艾格尼歐.波高斯基(Eugenio Polgovsky),他的作品《命運繼承人》,是部獨特的紀錄片,沒有敘事者,透過鏡頭靜靜地凝視著墨西哥農村的生活,以詩意的節奏記錄著土地上的勞動人民,依賴著土地與大自然生存,沒水沒電,年幼的孩童必須為每日的生存奮力掙扎,他們仍然樂觀,沒有怨天尤人,仍舊嬉鬧玩耍。日復一日的勞動,一代接續著一代。

一九七六年出生的導演米里歐.特斯(Emilio Portes),他的作品《好戲開鍘》Meet the Head of Juan Pérez深得我心,一開始就是一顆新鮮頭顱的自剖,娓娓道來他的年紀職業,以及為什麼來到這裡,為什麼只剩下一顆頭?電影呈現出墨西哥超現實的一面,是一部充滿B級片元素的黑色喜劇。

《切格瓦拉滿天下》Chevolution的導演雖然不年輕,但電影資歷卻是非常新,揭露這張謎樣凝視的照片如何演化,成為無數象徵意涵的改變。《我的寂寞花園》Parque Via的導演安歷奎.瑞洛(Enrique Rivero)出生於一九七六年,有著蔡明亮的風格,沒有太多人物,沒有太多對白,安靜與孤獨總是帶來虛無的力量,這個管家與大宅子的故事,奪下了二○○八年盧卡諾影展最佳影片金豹獎。

整體看來,墨西哥電影發展相當成熟,題材類型也豐富多元,新一代導演的優勢在於影像品質的掌控,充滿著可能性,也以多元的風貌與墨西哥式的寫實,揭開拉美神秘的面紗,扭正世人對墨西哥的單一印象。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