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頭音樂主辦的搖滾大樂兵,巧妙地利用281棟,製造出流行音樂氛圍。
角頭音樂主辦的搖滾大樂兵,巧妙地利用281棟,製造出流行音樂氛圍。(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 提供 )
其他分類 南方藝言談

活化南方藝文生命力的“CPR”

歷經兩年又十個月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本著成立時打破南台灣文化沙漠污名的使命,希望為南方的藝文注入一股活力與暖流,給予南台灣民眾豐富的精神食糧。在今年底預計即將要發包開工的同時,許多人都睜大眼睛觀望著衛武營將來的發展,是南方藝文的奇蹟?又或者只是一棟都會公園旁的現代建築?

歷經兩年又十個月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本著成立時打破南台灣文化沙漠污名的使命,希望為南方的藝文注入一股活力與暖流,給予南台灣民眾豐富的精神食糧。在今年底預計即將要發包開工的同時,許多人都睜大眼睛觀望著衛武營將來的發展,是南方藝文的奇蹟?又或者只是一棟都會公園旁的現代建築?

即將滿三週年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為使南方表演藝術生態環境能因應「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興建達成更佳效益,以兼顧軟硬體建設同步進行,創造出南方優質的表演藝術,因此在民國九十六年開始執行的「南方團隊補助計畫」(註1,兩年共補助二百一十六個表演藝術團體,而今年在編列經費短少的情況之下,仍然補助了八十七個表演藝術團體,目前正緊鑼密鼓地進行各團的演出。然而,從三年來南方團隊補助計畫執行中,顯示出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南方表演團體的表演素質如何?在衛武營培育藝文欣賞人口的同時,南方表演團體是否有一定的水準,能夠帶給南台灣民眾更高的欣賞視野?。

281棟實驗劇場,南方藝文的創意呈現?抑或一成不變?

走進由舊營房改建的281棟實驗劇場,能看到現今何種南台灣的藝文風情?是一幅一板一眼的臨摹畫作,或是具有傳統美感的古典畫作,抑或是一幅發人省思的抽象畫呢?

這個深具實驗性的表演替代空間,既沒有傳統鏡框式的舞台,也沒有固定設置的觀眾座位,不論是舞台設置或觀眾座位的安排皆讓每個來此的表演團體面臨挑戰。面對281棟猶如創意試煉的場地,南方的表演團體要如何接招?俗話說:「危機亦是轉機」,藝術迷人之處莫過於此,看似一張白紙般的表演場地也可能搖身一變成為創意表演的溫床。

綜觀所有在281棟演出的南方表演團體,最大的癥結在於無法打破既有觀念的演出形式,逃不出傳統的框架,常使演出流於制式化。戲劇和舞蹈性質的表演本身已有燈光、舞台設置經驗,因此對281棟空間的運用較為駕輕就熟。相較之下,大部分音樂性質的表演在實驗劇場中就顯得乏善可陳,無法將燈光和舞台設置視為演出的一部分,純粹只著重在音樂演奏,不能善加利用實驗劇場的優勢來做創意變化,實為可惜。在台灣實驗劇場本身就少有純音樂類型的演出,另一方面,音樂表演屬於靜態演出的表演藝術,一向習慣於鏡框式演出的思維,使得原本可以靈活運用空間的281棟成為變相的牢籠,困住音樂演出的無限想像,成為音樂表演的死穴。

實驗和創新的精神是活化南方表演藝術的靈藥

所謂實驗劇場,以狹義觀點來看是指戲劇表演專用的場域。但就實驗劇場的概念而言,這種單一的想法卻是與實驗劇場的精神背道而馳。

實驗劇場理論最初是由戲劇領域衍生而來,它本質上就代表著一種哲學思考的理念和反向思維的態度,不論內容是反傳統、反社會等,都是跳脫常理的一種挑戰。表演者藉由種種藝術的美學實驗,探索著什麼是表演藝術的精髓?表演藝術與表演者的關係是什麼?如何促進觀眾與表演者之間的互動與交流?藝術舞台不再是藝術家個人一枝獨秀的地方,能帶給接收者什麼樣的感受才是首要的選擇。

詹姆士.盧斯.艾凡(James Roose-Evans)在《實驗劇場》(experimental theatre)一書中提出:「實驗就是突擊、深入未知的境地」(註2,不論是音樂、戲劇或舞蹈性質的南方表演團體,不能只站在原地做一成不變的表演,而是要用實驗和創新的精神,尋求不同的管道來活化的表演思維,開拓無窮的可能性,唯有南方表演團體的自我成長,才能帶動南方表演藝術往一個更健全的藝文環境發展。

衛武營引領的未來,來自創立時的一本初衷

如同南方表演團體要如何在281棟破繭而出一樣,現今衛武營要如何在有限的表演替代空間裡體現創立時的使命,呈現出最美好的南方藝文風貌。扶植南方表演團體的美意不應僅僅只是資金上的援助和提供表演場地而已,更重要的是給予南台灣的表演團體更多新的藝術資訊刺激,激發表演團體的創意思維,呈現出更多元化的演出內容。

衛武營目前定期舉辦藝文講座,邀請國內知名表演團體之經營者和表演者前來分享經驗,例如:如果兒童劇團的趙自強、田園樂府的簡上仁等。另外,還請北部表演團隊前來交流演出,例如:下半年的節目漢唐樂府、九歌兒童劇團、胡乃元音樂會等,藉由更多藝文資訊的給予,讓南方表演團體得以成長,並加深民眾對南方藝文的興趣與信心。

預定今年底發包工程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預計於民國一百零二年完工。雖然在表演場地尚未建造完成之前,衛武營未來的發展仍然存在著許多變數,但絕不能否定現今在軟體方面的建設。藝文風氣的深耕如同教育一般,需要潛移默化的時間,如果等到有了建築再來實踐,恐怕已為時已晚,只會致使衛武營成為一棟空洞而沒有內涵建築物而已。

「什麼才是對南方藝文環境最好的選擇?」,這是衛武營成立以來一直努力的目標。不論在表演藝術團體的扶植、劇場人才的培育以及藝術欣賞人口的培育上,都是為了建造一個良好健全的南方藝文風氣,留住更多的南部表演藝術人才。因此,衛武營想改變南方藝文風氣的遠景並非空談,而是正在步步實踐的現在式!

 

1.本計畫針對南方八縣市之表演團隊進行扶植,包括雲林縣、嘉義縣、嘉義市、台南縣、台南市、高雄縣、高雄市及屏東縣。

2.《實驗劇場》(1998),曹小容,揚智文化,頁1。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