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女高音》內容當然聚焦於女高音,但也藉機揶揄其他角色,將歌劇演員的個性及習慣巧妙地一一安插在其中。
《太多女高音》內容當然聚焦於女高音,但也藉機揶揄其他角色,將歌劇演員的個性及習慣巧妙地一一安插在其中。(許斌 攝)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職業生涯太競爭? 女高音也瘋狂!

兩廳院歌劇工作坊趣味演出《太多女高音》《音樂至上》

兩廳院培育未來聲樂好手的搖籃──歌劇工作坊,將在七月下旬呈現兩齣少見的精采歌劇:《太多女高音》與《音樂至上》。兩齣一今一古的歌劇,異曲同工地拿歌劇職業的酸甜苦辣當主題,諧趣熱鬧地演出女高音與其他歌劇工作者的生涯特色。想知道優美Diva台下的辛酸?來看戲就明白。

文字|李秋玫
攝影|許斌
第211期 / 2010年07月號

兩廳院培育未來聲樂好手的搖籃──歌劇工作坊,將在七月下旬呈現兩齣少見的精采歌劇:《太多女高音》與《音樂至上》。兩齣一今一古的歌劇,異曲同工地拿歌劇職業的酸甜苦辣當主題,諧趣熱鬧地演出女高音與其他歌劇工作者的生涯特色。想知道優美Diva台下的辛酸?來看戲就明白。

兩廳院歌劇工作坊「女高音也瘋狂」

7/23~24  19:30 

7/2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二○一○年兩廳院歌劇工作坊的歌手們,在藝術小組的策劃中,將在一個晚上連續推出兩部強檔好戲,選自近代的歌劇《太多女高音》Too many Sopranos及十八世紀作品《音樂至上》Prima la musica, poi le parole,兩個不同的時代演繹著相同的喜劇,在上下半場的優美旋律下,聽見輕鬆愉快又具高度水準的演出。

《太多女高音》笑謔歌劇演員的形形色色

翻開節目卡司,第一個感覺絕對是「太多女高音」了!選自於二十世紀美國劇作家Mike Lynn Thompson委託作曲家及歌劇教練Dr. Edwin Penhorwood譜曲的新作品。創作的緣起就是為了解決太多女高音的問題,因此創作此劇反映女高音無法獲得演出機會的痛苦。故事敘述四位已死亡的女高音上了天堂仍舊你爭我奪,為著稀少的合唱團位置而爭執不休。後來才發現天堂的合唱團沒有足夠的位置讓她們演唱,原因是所有的男高音和男低音都下地獄了,女高音們必須走一趟地獄,撐過睡神的考驗、並且無私的奉獻才能將他們帶回天國。內容當然聚焦於女高音,但也藉機揶揄其他角色,將歌劇演員的個性及習慣巧妙地一一安插在其中,欣賞故事時,不時地出現讓人會心一笑的對白!

「指揮有因為殺你下地獄嗎?」

「沒有,地獄不許指揮出現。」

「為什麼?」

「指揮太恐怖,撒旦跟他們比就像小兒科。這樣會毫無章法,妳們不知道嗎?」

而為什麼大家一開始沒有通過考驗?因為睡神原是歌劇導演,他講話的時候「沒睡著的人才有問題。」情場一哥是男高音,可憐至極的是男低音,最有趣的是女高音:「她的服裝極盡浮誇,自尊心好比體重大,歌后說話要靜靜聽,字字句句牢記在心,就算不可置信,也不能存疑,生氣大罵,能響徹雲霄,驚聲尖叫,只有狗能聽到。」

兩幕的新歌劇結合早期的風格,有對話、有宣敘調也有美麗的音樂線條,不僅非常的美國,更是非常平易近人。此次參與協演,也是第一屆歌劇工作坊成員的男中音林中光指出:「美國近代歌劇已經非常地『百老匯』,《太多女高音》非常熱鬧,感覺起來就像是一個沒有大紅大紫的音樂劇《貓》。」

《音樂至上》呈現歌劇創作過程的實境鬧劇

下半場的《音樂至上》作者,就是一般人印象中和莫札特是死對頭的義大利作曲家薩里耶利(Antonio Salieri)。事實上在當時他的名氣和地位都相當高,曾任義大利歌劇院樂隊長,教過的學生有貝多芬、舒伯特和李斯特等。當時的樂評還認為他是「可以使日耳曼音樂的力道和義大利音樂的甜美合而為一的作曲家」。他的這部作品鮮少被上演,然而卻是部十分令人玩味的喜歌劇作品。

同樣的,故事一開始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伯爵下令作曲家和劇作家要在四天之內寫出一部新的歌劇。但作曲家其實已經寫好,要劇作家只要配合音樂完成劇本即可。於是音樂與歌詞創作者隨即展開為自己作品護航的爭論,不料另外的兩位女高音也為了誰要演唱新作開場的詠歎調而加入這團混戰,一場鬧劇就此開始。雖然作品創作距離現代頗為遙遠,但卻在導演的處理下顯得與現在生活非常貼近。整齣義大利文發音作品也將對話、衝突、嬉鬧、生活元素揉和到古典歌劇中。林中光認為:「《音樂至上》音樂的複雜性並沒有比莫札特難,但細膩性跟莫札特不相上下。就結構來說,雖然只是一部單幕歌劇,但在宣敘調的戲劇性張力上不輸一些知名的莫札特作品。」

此次參與演出的一長串的歌劇工作坊學員名單中,不乏學有專精的優秀歌手,不僅非常好學、有自己獨立的想法,也具有年輕歌手的活力。在歌劇工作坊的培育之下,兩場去蕪存菁、兼顧音樂與趣味的喜歌劇製作,就將在兩個紛擾、嘲諷、驚險又風趣的選角風波中蔓延開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女高音不稀奇 能唱到老才稀罕

女高音的特點就是:在所有聲樂人口裡面屬人數最多的。常有人說:「女高音唱死一個是一個,反正後面永遠有人等著替補。」由這句話就可以表現出女高音的競爭激烈程度。相反的,男高音卻是數量最少的,因為男高音的音域不在自然的音區裡面,如果沒有好的技巧就一定會破嗓。但女高音音區原本就在其中,因此就算技巧不好還是可以硬撐到一定的音高。並且聲樂的技巧有很大部分都是利用假音。

就以前的觀念,通常高聲部不論女高音或男高音,常有像公雞一樣捧著肚子唱歌的習慣,這是唱高音必然出現的型態。但也許是體型來造就聲音,因為體型矮胖的人聲帶短所以聲音高,頭部、臉部也要稍圓,因為這樣不僅共鳴腔大,肺活量也大,所以很多女高音都是矮胖的典型。

歌唱生涯中,女高音並不永遠佔盡優勢。一般說來,男高音唱得好的到了七、八十歲聲音都還是能夠保持,因為技術需要時間磨練,他們大多都是大器晚成,所以當成功時聲帶已經非常成熟,較不受年齡的威脅。反之,女高音在年紀大之後聲帶往往會變厚,聲音就會變得成熟而低沈下來。而且相較之下,重、輕女高音更容易面臨衰老問題,因為年紀大之後,唱歌對體力的負荷也變大,加上女人到了更年期有賀爾蒙的問題,更容易遭遇職業生涯的終結命運。(林慈音口述 李秋玫整理)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