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劇場偶戲節開場遊行中,裝扮趣味的演出人員。
玩具劇場偶戲節開場遊行中,裝扮趣味的演出人員。(鄭淑芸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最迷你的空間 最偉大的概念

偉大小工程第九屆國際玩具劇場偶戲節

什麼是玩具劇場?如果你來參加兩年一度的玩具劇場偶戲節,偉大小工程劇團(Great Small Works)的團員就會在每天節目開演之前,以吟唱的方式告訴你玩具劇場的五大元素:舞台鏡框(proscenium arch)、尺寸迷你(miniature)、平面2D(flat)、以紙為素材(made out of paper)、每個人可以自己動手做(do it yourself)。過程中往往會有來自不同表演團體的樂師加入這個暖場活動即興演奏,他們不但說唱俱佳,同時還加上有趣的肢體語言,邀請觀眾一起動,讓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但是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一百六十人的觀眾群會被分為兩隊,分別在不同的表演空間交叉輪流觀賞三到五個十

什麼是玩具劇場?如果你來參加兩年一度的玩具劇場偶戲節,偉大小工程劇團(Great Small Works)的團員就會在每天節目開演之前,以吟唱的方式告訴你玩具劇場的五大元素:舞台鏡框(proscenium arch)、尺寸迷你(miniature)、平面2D(flat)、以紙為素材(made out of paper)、每個人可以自己動手做(do it yourself)。過程中往往會有來自不同表演團體的樂師加入這個暖場活動即興演奏,他們不但說唱俱佳,同時還加上有趣的肢體語言,邀請觀眾一起動,讓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但是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一百六十人的觀眾群會被分為兩隊,分別在不同的表演空間交叉輪流觀賞三到五個十

偉大小工程劇團在一九九一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的末期,受到瓦特.班傑明(Walter Benjamin)的影響,開始剪貼運用每天報紙上專家的談話及影像,製作一連串超寫實戲劇在一個迷你舞台中演出,也就是已經進入第十一集的《恐懼如往常玩具劇場》Toy Theater of Terror As Usual。偉大小工程除了不斷製作原創或改編的玩具劇場戲碼之外,為了推廣這個十九世紀流傳下來的偶戲藝術形式,他們在一九九三年首度舉辦第一屆的「偉大小工程國際玩具劇場偶戲節」(Great Small Works International Toy Theater Festival)。第一及第二屆(1994)在紐約東下區一個重要的外外百老匯劇場「新城市劇場」(Theater for the New City)舉辦,之後因為不同的因素而改在不同的場地舉辦,包括有Los Kabayitos Puppet Theater(1996、1998),HERE Arts Center(2000、2003)及St.Ann’s Warehouse(2005、2008、2010)。原則上,這本來是設定隔年舉辦的偶戲節,但是你可能已經注意到舉辦年份的不規律性。由於經費及合辦場地等許多難以預測的因素,讓這個偶戲節像吉普賽人一般的在紐約市的不同角落駐足,十幾年來唯一沒有改變的是偉大小工程推廣玩具劇場的熱情,以及一群願意貢獻時間與才華的藝術家及義工,讓這個獨特的藝術節可以一路走來,越來越精采,越來越引人注目。

最小尺寸的遊行,揭開偶戲節序幕

今年邁入第九屆的偉大小工程國際玩具劇場偶戲節(5/30~6/13)在五月三十日於紐約布魯克林區DUMBO的聖安倉庫(St. Ann's Warehouse)以號稱世界「最偉大而最小尺寸的遊行(The Greatest Smallest Parade)」展開。遊行隊伍在東河河岸公園集合出發,有全家大小用鞋盒製作的迷你花車,也有藝術家別出心裁地把打字機、溜冰鞋、一小塊草坪演變成小舞台,我個人最欣賞的是一位仁兄把一推棉花放在推車上牽它著走,好像在蹓狗一樣,真是妙極了。

當遊行隊伍回到聖安倉庫後,同時也為與偶戲節同步進行的玩具劇場博物館(Toy Theater Museum)揭開序幕,這是我目前看過所有偶戲節中最有趣、最具有主題性架構的展覽。該博物館除了提供大眾免費參觀之外,部分參展的藝術家也會在偶戲節中演出。五到六個團會在展場不同的角落,同時演出五分鐘的小戲給十人以下的觀眾群觀賞。觀眾可以自由遊走宛如欣賞市集的街頭表演。這些演出往往具有實驗性,也可能是發展中作品的一個片段,感覺好像品嘗樣品一樣,這裡小酌一杯,那邊淺嘗一口,可以在短短的二十分鐘裡,體驗到風味完全不同的作品,非常輕鬆而有趣。

今年在好幾個小型的演出中,幾位藝術家不約而同地用他們的身體作為舞台。來自芝加哥的Meredith Miller把自己全分成三個舞台區,演出愛情故事《誘拐》The Abduction,紅幕一開一閉之間,給人一種「後窗」偷窺的感覺。

身為舞台設計的Torry Bend在博物館中演出一小片段《窩》Nesting,巧妙地在她的頭部蓋了一間房子,觀眾可以看到她充滿指示性的表情與眼神,帶領觀眾跟著她的視線走,有時你甚至只能看到她的眼睛,充分地讓你感受到「眼睛是靈魂之窗」。

來自費城的Pupetyrrany更是挑戰人體,他們將偶台設置在演員的口中,真可說是無奇不有。

迷你攝影機引領,見證集中營悲劇現場

今年我看到有更多藝術家運用投影的技術在他們的作品中,一方面由於玩具劇場往往在尺寸上比較難滿足大於二十人的觀眾群,當你坐在八十人的觀眾席中後段時,你的專注力往往會在開演幾分鐘後漸漸淡去,投影放大的畫面可以讓你在體驗現場演出臨場感的同時,也能輕鬆地欣賞迷你劇場的精緻細節。

另外一個運用攝影機的潮流是,除了做現場同步投影播放演出畫面之外,表演者同時操作可攜帶式的迷你網路攝影機在劇場中遊走。最好的例子其實是偶戲節外,同時在聖安倉庫演出的荷蘭現代旅館劇團(Hotel Modern)的作品KAMP

該劇團的特色在於運用視覺藝術、偶藝術、音樂及電影等元素,提供觀眾一個宏觀的角度來觀察體驗這個世界。他們將二次大戰德軍設置的奧許維茲(Auschwitz)猶太人集中營集體大屠殺的事件,以迷你模型劇場的形式演出。他們在四十呎長寬大小的劇場地面佈置了感覺方元數哩的集中營,上千名八公分大小純手工製作的俘虜與集中營管理員,在兩個遊走的迷你攝影機交替拍攝下,觀眾不但可以目睹每個人物不同的表情,同時也可以以不同的角度去感受事件的過程。表演者在模型場景中穿梭,宛如巨大的戰地記者,深入禁地探索這個恐怖事件的過程,網路攝影機近乎粗糙的畫質給予畫面一種紀錄片的味道,觀眾則成了歷史的見證人。

一個小時觀戲過程裡,我有幾度近乎窒息的感覺。一方面由於置身這麼大型的模型劇場,有種強迫壓縮的特效,遊走的迷你攝影機也塑造一種針孔攝影機偷窺的感覺。雖然現場沒有見到一滴血,或是聽到一聲哀嚎,但是戲偶所提供的想像空間,充分地將事件的戲劇張力擴張到極點。

理想主義的現代旅館劇團團員,相信以詩意風格來提供觀眾一個殘酷嚴苛事件的經驗,可以促使人們去思考如何避免重蹈歷史錯誤,進一步鼓勵世界和諧。

劇場雖小,卻讓人更深刻反省社會問題

這樣的精神其實一直是運用玩具劇場的重要動機之一,藝術家運用這個藝術形式來反映社會,鼓勵人們反省探討社會問題,激發群眾展開積極行動,以下幾個團體與節目是很好的例子。

麵包傀儡劇團(Bread and Puppet Theater),是該偶戲節必到的團體。偉大小工程的每個成員都經過該劇團的洗禮,大部分參與偶戲節的成員,多多少少都有與該團藝術總監彼得.舒曼(Peter Schumann)交會的經驗。四十多年來,他以紙板與布塊創造超越生命的巨型偶來傳遞他激進的烏托邦訊息。評論家Andrei Codrescu曾說:「麵包傀儡劇團長期以來,刺激美國追求更完善自我的良心掙扎,至今已經成為我們潛意識的一部分。」他們在偶戲節中的演出,雖然尺寸規模上一點都不迷你,但是絕對符合2D平面,以紙做素材,及純手工製作的幾個玩具劇場大原則。彼得粗曠的設計風格,玩弄文字的幽默,及演員抽象詩意的片段畫面演出,給觀眾一個強烈的藝術震撼,同時也在心中埋下那個探討社會問題的淺意識種子。

同樣深具社會反省及人性探討概念的另一齣戲是Dan Froot及Dan Hurlin合作的Who's Hungry–West Hollowood(2008)。Dan Froot在二○○七年訪問數名有缺食恐懼症的西好萊塢居民,這些訪問內容被轉化為文字成為口述歷史,保存在加州大學圖書館的口述歷史研究中心,他進一步地與Dan Hurlin將這些口述歷史轉化為短篇的玩具劇場演出。節目中的三個片段包含了三個真人的訪問錄音,但是設計風格卻完全不同,一個是完全意念式的抽象表達,一個是饒富趣味的物件劇場,最後一個是標準寫實的玩具劇場,三個片段均以當事人的照片投影當作結尾,顯然是Dan Hurlin大師級的筆觸。雖然演出中有用到當事人的聲音,但是真的是最後的這張照片,立即把觀眾與主角的距離拉近,真人真事的魅力當下展現。

另一個接近的例子是來自蒙佛特洲的Clare Dolan與音樂家Ralph Denzer合作演出的Lingua Franca。該戲反映二○○九年美國司法部通過提供中央情報調查局(CIA)審問技術原則,及歐巴馬總統不起訴授權虐待囚犯之官員的決定。Clare Dolan以簡易的對白及平面偶的操作,加上十餘組黑白場景,呈現極具衝突與挑戰性的影像。例如有一幕母親在幫小孩在浴室洗澡,小孩玩弄澡缸裡橡皮鴨的同時,背景一片片的被抽離,最後是拷問室中一盞昏黃燈光下的一張椅子,兩者的對比讓人不寒而慄。Ralph Denzer在現場以十幾種不同的樂器及人聲做現場配樂及音效,為演出增添了另一個層次。節目最後Clare Dolan在偶台前設置了一個類似祭壇的冥想空間,藉此引發(邀請)觀眾對這些問題的思考。

我從二○○三年起分別以觀眾、義工、表演者的身分參與該偶戲節,目睹它的成長,同時也感受到玩具劇場的魅力在藝術家創作能量的醞釀下,不但沒有像一些傳統藝術被現代媒體打敗,反而是與媒體並進,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藝術與生活是不可分割的,誠如十九世紀初玩具劇場誕生時,往往是在家中的客廳中演出一般。

 

相關網站

偉大小工程國際玩具劇場偶戲節 www.greatsmallworks.org/TTF2010/schedule.html   

荷蘭現代旅館劇團www.hotelmodern.nl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