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提.瓊斯在舞蹈界一向以敢說敢做特立獨行著稱。圖為他在其作品《盲目約會》中演出。
比爾.提.瓊斯在舞蹈界一向以敢說敢做特立獨行著稱。圖為他在其作品《盲目約會》中演出。(比爾.提.瓊斯舞團 提供)
紐約

DTW與瓊斯舞團合併 美國舞壇屏息以待

歷史悠久的舞蹈劇院DTW,今年一月起與也很資深的比爾.提.瓊斯舞團合併,在紐約現代舞界引起矚目。前者是許多舞蹈家生涯開始的重要地點,後者是敢說敢做特立獨行的編舞家,瓊斯表示,與DTW合併,他希望未來能多花些時間,尋找年輕舞蹈工作者,而這是在他個人特色鮮明的舞團中做不到的。

歷史悠久的舞蹈劇院DTW,今年一月起與也很資深的比爾.提.瓊斯舞團合併,在紐約現代舞界引起矚目。前者是許多舞蹈家生涯開始的重要地點,後者是敢說敢做特立獨行的編舞家,瓊斯表示,與DTW合併,他希望未來能多花些時間,尋找年輕舞蹈工作者,而這是在他個人特色鮮明的舞團中做不到的。

一月通常是紐約舞壇比較冷清的時候,但今年在平靜的表面下,海底火山正在潛動,等到其威力爆發到海面上時會是以什麼形式展現,是美國舞壇都屏息以待的。

紐約的「舞蹈戲劇工作坊」(Dance Theater Workshop,簡稱DTW)及現代舞巨匠比爾.提.瓊斯(Bill T. Jones)的舞團正式合併,這個消息自去年年中曝光以來,即在美國舞壇掀起一陣波濤,因為兩個機構都有相當長且獨特的歷史,合併對美國的現代舞界肯定會有很大的影響。

合併有利  各取所需

DTW是位於曼哈頓下城的一個舞蹈呈現機構,最早是於一九六五年由一群編舞家共同組成,四十五年以來,DTW成為年輕現代舞工作者在紐約最重要的表演舞台,從馬克.莫里斯(Mark Morris)及瓊斯本人乃至琥碧.戈珀,早年都曾在這裡表演過。

瓊斯與他的同志情人及工作夥伴贊恩(Arnie Zane)以兩人之名,在一九八三年成立舞團,雖然贊恩在一九八八年病逝,舞團還是一直保留他的名字。舞團近年國際知名度愈來愈大,巡演頻頻,瓊斯舞蹈觸及的議題,也愈來愈大,從種族主義到生命的無常都有。

即使兩個機構的宗旨不同,但就對外宣佈的理由,不難看出這個合併並非無理可循。DTW一直有財務上的困難,尤其是為了二○○二年啟用的新場地,背負了近三百萬元的債務,以DTW一年兩百五十萬左右的預算來說,連利息都付得很吃力。瓊斯舞團不但願意承擔這筆債務,而且據說已經募得了大部分的款項。

至於舞團方面,最直接的利益就是解決了長久以來沒有固定排練場地的困境。舞界人士指出,三百萬債務雖不小,但比較起舞團要自己在紐約買場地、花錢裝修,還是要划算得多。

瓊斯在舞蹈界一向以敢說敢做特立獨行著稱,他以黑人又是同性戀者的身分,對相關的議題都很關心,他也不避諱自己是愛滋病人的事實,引起不少人側目。像他這樣性格獨立的人,為何會願意去加入另一個機構?何況他近年來涉足百老匯,先是以Spring Awakening的編舞拿到東尼獎,上季更晉身導演,導了一個極獲好評的Fela!,照理說他未來的選擇只會更多,何必去與人共事?

從他的發言可以看出,推動他做這個決定的重要因素,是他想要為自己在舞蹈界,留下作品以外的其他貢獻。DTW是個呈現舞蹈製作的機構,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發掘培育新一輩舞蹈人才。瓊斯對媒體表示,他希望未來能多花些時間,尋找年輕舞蹈工作者,這是他在其個人印記鮮明的舞團內所做不到的。

兩機構地位平等  眾人樂觀期待

合併之舉,一旦在一月通過相關的法律程序,就要落實。新的單位叫做New York Live Arts(NYLA),看得出來,是在宣告兩個機構地位平等。瓊斯擔任執行藝術總監、舞團的執行總監Jean Davidson將擔任NYLA的執行總監、DTW的藝術總監Carla Peterson則掛藝術總監之名。

舞蹈界目前最擔心的,是瓊斯舞團會不會搶下最多最好的排練演出時間,擠壓了其他人的表現空間?這是目前難以斷論的,但瓊斯近年來作品愈做愈大,DTW的兩百人劇場,恐怕不會是他呈現舞作的首選。這樣的合併在舞壇裡沒有先例,因此舞界人士只能抱著最樂觀的態度,等待其後續發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