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家芭蕾舞團藝術總監莫妮卡.梅森女爵。(Johan Persson 攝)
英國皇家芭蕾舞團藝術總監莫妮卡.梅森女爵。(Johan Persson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鞋尖下的秘密―英倫芭蕾點滴/人物專訪 專訪英國皇家芭蕾舞團藝術總監

莫妮卡.梅森:我選擇合作編舞家時,必須大膽挑戰限制

莫妮卡.梅森女爵(Dame Monica Mason)十六歲就加入皇家芭蕾舞團,是當時舞團最年輕的成員,歷經多年出色的舞者生涯後,於二○○二年起擔任總監一職。○八年,她受勳爵級司令勳章(Dame Commander),表揚她對於舞蹈的貢獻。訪問時,這位日理萬機的總監,總是以不疾不徐的語氣,清楚而篤定地敘述自己的想法。談到首次造訪台灣的心情及首次見面的觀眾,她感到格外興奮且相當期待。

文字|魏君穎、Johan Persson
第222期 / 2011年06月號

莫妮卡.梅森女爵(Dame Monica Mason)十六歲就加入皇家芭蕾舞團,是當時舞團最年輕的成員,歷經多年出色的舞者生涯後,於二○○二年起擔任總監一職。○八年,她受勳爵級司令勳章(Dame Commander),表揚她對於舞蹈的貢獻。訪問時,這位日理萬機的總監,總是以不疾不徐的語氣,清楚而篤定地敘述自己的想法。談到首次造訪台灣的心情及首次見面的觀眾,她感到格外興奮且相當期待。

Q:您覺得是什麼讓您能夠為皇家芭蕾舞團服務這麼長的時間呢?

A我想,我得到了很棒的機會,可以在舞團中作為一位舞者,並且與優秀的編舞家、藝術總監合作,舞團持續地提供合約給我。當我決定離開舞台之後,麥克米倫(Kenneth MacMillan)邀請我擔任他的助理,這也是我留在舞團工作的契機。

 

Q:可否請您談談最初成為舞者及進入皇家芭蕾舞學校的經過?

A當你成為舞者的那天,就會了解到,你的人生其實經常決定在別人手裡,你能做的,只有認真努力。但是你必須找到對的時間、在對的地方。

我生在南非,四歲開始跳舞,當我十四歲回到英國時,不曉得可以在哪裡發展我的事業。事實上,我第一次報考皇家芭蕾舞學校時並未成功,等了幾個月,又試了一次,第二次才非常幸運地考上了。我猜想,可能是因為第一次我並沒有跳得很好,或是第二次的考官換人了。如果當時我沒重考,我的人生會有很大的不同。

身為總監,我常常為舞團探索、發掘新事物,同時也為舞者的人生負責。有時舞者走進辦公室,問我:「我可以跳這個角色嗎?」我沒答應,另一位舞者問我,我說可以;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權力,不過這並不是我最享受的部分。最讓我興奮的是:我給予某個人機會,看著這個機會被充分利用,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成功,但絕大多數人都很努力嘗試。你沒辦法要求他們做他們真的做不到的事情。有時看到年輕舞者相當努力,卻被其他人搶去機會,落後的人卻常有更高的才能。我們常從皇家芭蕾舞學校挑選舞者,從他們十歲、十一歲的時候就看著他們長大,演出像是《胡桃鉗》中孩童的角色,往往能在看著他們時立即看出他們的天賦。等到他們十六歲,有的人直接就進了皇家芭蕾舞團,一路平順,有些則沒那麼順利。每個人都是獨特的,而各自人生也有所不同。

 

Q:可否請您為我們介紹將去台灣演出的《狂想曲》Rhapsody、《色飽和度》ChromaDGVDGV:Dance à grande vitesse)?

A○六年我們一口氣在一檔節目中推出兩部新作,分別是《色飽和度》和DGV,演出相當成功。這兩齣舞作在首演得到的回響,是我擔任藝術總監期間少見的。而我認為,台北的觀眾對舞蹈節目並不陌生,尤其當地也有優秀的現代舞舞團,由舞團呈獻這兩支作品會是好選擇。

《色飽和度》偏向現代舞的風格,是編舞家韋恩.麥奎格(Wayne McGregor)首次有委託編作(commission score)的大型作品,又搭配相當棒的舞台設計,為他自己及舞團都樹立了新的標準。他本人也在那之後受邀成為駐團編舞家。這是最具現代舞風格的作品,也是我們首先呈現的作品。接下來的《狂想曲》則帶我們回到佛德瑞克.阿胥頓的年代,這是他為了慶祝伊莉莎白王太后八十歲誕辰所作,與優秀的俄國舞者巴瑞辛尼可夫(Mikhail Baryshnikov)與蕾絲莉.克莉兒(Lesley Collier)合作,並且混合了英式與俄式兩派的風格。我想拉赫瑪尼諾夫的音樂是大家熟悉的,對也容易欣賞。最後,DGV的風格較介於《狂想曲》與《色飽和度》之間,克里斯多福.惠爾敦(Christopher Wheeldon)是個道地的皇家芭蕾人,他在皇家芭蕾舞學校接受舞蹈教育,很年輕的時候就進入了紐約市立芭蕾舞團,後來成為該團駐團編舞家。他的作品融合了英式與美式,創造了他自己的風格。以DGV為例,可以看到他作品中的力道與速度。這套節目可以讓台北的觀眾看到舞團不同的編舞風格。

 

Q:對於比較熟悉古典芭蕾的觀眾而言,您會建議他們如何欣賞現代芭蕾呢?

A我們這次也有準備《吉賽兒》作為古典芭蕾的舞碼,如果觀眾比較喜歡《吉賽兒》,當然也很棒!不過我認為我們需要更具冒險性。過去舞團在各地演出《色飽和度》的經驗,例如麥奎格曾經在加拿大演出這部作品,觀眾的反應都相當熱烈,而音樂也相當令人興奮。我想如果觀眾想要看看皇家芭蕾舞團不同的風格,那他們會很喜歡《狂想曲》;而第一支作品《色飽和度》或許會有些震撼,因為它已經跨越了古典芭蕾,這也正是我們在努力的方向。我相信,也企圖盡最大可能地來挑戰舞者的潛能。當然麥奎格相當尊敬我們的古典舞碼,與舞團一同工作時,他也盡力地去發掘更多。像硬鞋舞者的舞蹈動作就與他先前合作過穿軟鞋的舞者不同,這對麥奎格來說也是絕佳的經驗,他現在也發展了相當多運用硬鞋技巧的舞碼。

 

Q:舞團經常推出新作,請問合作的編舞家是如何被挑選的?

A這其實都是我的選擇。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去嘗試,具冒險心,同時必須仔細地去審視及評估。我會觀察編舞家能帶給舞團的收穫。這有點像你吃到美食,同樣的食物,在這個國家吃與你的家鄉吃,味道不見得都相同。編舞家也是一樣,有時候某些作品在德國看會很受當地觀眾歡迎,卻因為某些重點、風格,讓它不見得適合倫敦。此外,我也不認為每個人什麼都得會,我喜歡每個團體有各自的特性。有些作品更適合其他地方。就像我們會到世界各地欣賞繪畫、雕塑,其他團體的總監也會到倫敦來看作品,他們會說:「這作品太棒了!我喜歡!但它不適合我的舞團。」我認為,有些事情走到哪裡都行得通,有的就只適合某些地方。

舞團有時也會與一些年輕人合作,例如Liam Scarlet和Johnson Watkins。他們還在芭蕾學校時的編舞作品,就讓我很欣賞他們的天賦。而這兩位現在也有作品搬上(歌劇院的)主要舞台演出,作品都非常優秀。我希望多鼓勵皇家芭蕾的成員,我們有阿胥頓、麥可米倫留下的優秀傳統,雖然大可不必從外面找編舞家,但我們選擇如此。當這兩位總監逝世之後,我們面臨的問題是:要去哪裡找新作品呢?一些具實驗的作品會在歌劇院的兩個studio theatre演出,這兩個黑盒子劇場可以在沒有佈景的情況下,以較低的成本實驗新作品,讓年輕人增加經驗,同時也評估他們是否準備好登上主要舞台,或是應該再等幾年,讓他們在小舞台累積多些經驗。

當我選擇編舞家的時候,並不能保證一定會成功,但你必須大膽地去挑戰限制,且不能超過太多。有時候(編舞家與舞團)的結合並不好。這是從事藝術創作時常發生的,如果你想冒險,當然也可能失敗,這沒有公式可循。我享受這些風險,同時也承擔它。

 

Q:當舞團挑選新進舞者的時候,是如何決定的?您看重的特質是什麼?

A這也是沒有公式可循的,我會把每個人當成獨特的個體來看待。我喜歡舞團裡每個成員都是獨特個體,有著訓練良好的技巧與智慧、音樂性,同時可以一起跳舞。經過排練之後,舞者可以成功地一起跳舞,卻不必都長得一樣,也不必都有同樣的天賦。把各個不同的人集合在一起,反而比較容易。有時候,學著跟另一個人跳舞比跟其他廿四個人一起跳舞容易多了,經常是需要更多的技巧和訓練,才能融入團體之中。

 

Q:聽起來,像您選擇編舞家時一樣,挑選舞者有時也是種冒險?

A是的,有時候我沒有適合的位子給舞者,或是我覺得她們的技巧還不夠好,我做出決定而他們去了別的舞團跳舞,幾年後,當他們再回來甄選時,發現他們有了巨大的改變,我對這個人也會十分感興趣。當然我也會犯錯,有時我看舞者,覺得這個人的才能不太適合,他們去了別處,反而成了大明星!但我喜歡這樣被證明「我錯了」。

 

Q:面對立志成為芭蕾舞者的年輕人,您會給什麼樣的忠告呢?

A這得視情況而定,我會看看他們的身體,看他們跳舞的樣子,才能給意見。若想成為古典芭蕾舞者,必須要有適合的身體,不僅健康強壯,而且有恰當的身體比例,如果女孩子的比例不那麼剛好,這樣要開啟事業會比較辛苦,也比較容易受傷。我想,如果你很有熱情,這是個好行業,也會有豐富的生活,但那需要很多因素剛好加在一起,才能夠實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即將訪台獻藝

三位首席舞者  才華耀眼綻放

能夠近距離與舞者互動,可說是此行最令人期待的行程。這天,我們看笑容甜美的Marianela Núñez,與拉丁帥哥Thiago Soares一同排練《灰姑娘》中的雙人舞,Marianela不時與Thiago及舞蹈教師討論動作,隨著節拍修正舞步,不管是跳躍、旋轉,所有動作一 氣呵成,讓人忘記這只是排練,忍不住想要大聲鼓掌。另外,遠自澳洲雪梨負笈倫敦的Steven McRae,不僅擅長古典芭蕾,同時也是踢踏舞好手,在不同的舞風中悠遊自得,令人佩服。

 

文字  魏君穎

 

南美來的甜美吉賽兒Marianela Núñez

Marianela Núñez將演出《吉賽兒》中的女主角吉賽兒,這是她最喜愛的,並且從小夢想演出的角色。二○一一年初,她所扮演的吉賽兒也在英國的媒體中獲得好評,尤其是她成功詮釋由甜美可人的農家女孩,因發現愛人的欺瞞而發瘋,最後變成幽靈的情緒轉折。

她生長於阿根廷的大家庭中,是家中么女也是唯一女孩,開朗樂觀的個性在訪問中表露無遺。好奇地詢問她如何能記得舞碼中所有的動作與舞步,她瞪大眼睛回答:「我每天也問自己這個問題!」在忙碌的舞團裡,她同時排練《天鵝湖》、《灰姑娘》及《瑪儂》,三齣舞作,她謙虛地說,有些作品有舞譜,幫助舞者記憶,而不同舞碼中舞蹈動作因為長期的練習、頻繁地演出,就像騎腳踏車或刷牙一樣,身體彷彿自然而然就會記得。

Marianela 四歲開始習舞,幾乎看遍了所有皇家芭蕾舞團的演出錄影帶,在十五歲時得到機會進入皇家芭蕾舞學校,獲家人的支持隻身抵達英國,開啟日後的舞蹈事業。○二年 即成為首席舞者的Marianela,與來自巴西的Thiago Soares不僅在舞台上是默契十足的搭檔,亦是現實生活中的伴侶。能夠彼此分享生活及舞台上經驗,Thiago認為是相當美妙的一件事。

 

從馬戲到芭蕾的Thiago Soares

Thiago Soares同時也將扮演《吉賽兒》中的男主角阿爾博特,他表示,阿爾博特是很多男舞者夢想中的角色,不僅能夠展現紮實的舞蹈技巧,也能讓舞者有更多詮釋 的空間——阿爾博特的內心轉折如隱藏身分、愛上吉賽兒,以及在她死後的悔恨及罪惡感,如何演繹這些情緒,考驗著男舞者的演技。

與其他早早進 入舞蹈學校的舞者不太一樣,Thiago一開始就讀馬戲團學校,後來在旁人慧眼之下,建議他改讀芭蕾舞學校,因為「那邊比較需要男生」。一九八八 年,Thiago Soares贏得巴黎國際舞蹈大賽(The Paris International Dance Competition)銀牌獎,兩年後,又在莫斯科國際舞蹈大賽(The Moscow International Ballet Competition)中奪金,在○二年加入夢想許久的皇家芭蕾舞團。在舞團的生活不僅僅只是演出而已,對Thiago而言,可以在工作中持續學習,是 皇家芭蕾舞團與眾不同的地方。

 

踢踏舞也很行的Steven McRae

與Thiago Soares一樣曾在國際大獎中備受矚目的Steven McRae,則是○三年在洛桑國際芭蕾舞比賽(The Prix de Lausanne)中獲獎,從此開啟了他與皇家芭蕾舞團的緣分。此次巡演Steven McRae將演出《狂想曲》裡的主要男角,也將在《色飽和度》及DGV中 挑大樑。除了有高超的芭蕾技巧之外,Steven同時也有相當紮實的踢踏舞訓練。在皇家芭蕾舞團最新的全本芭蕾舞劇《愛麗絲夢遊仙境》裡,他便獲編舞家克 里斯多福.惠爾敦青睞,演出「瘋狂製帽師」一角。儘管年紀輕輕便離鄉背井,然而表演已漸獲矚目,又能在團內遊走於古典與現代芭蕾作品,Steven McRae顯得十分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