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維妮害怕男友因身材分手,堅決不讓男友碰她,不能摸不能看不能上床甚至不能結婚。(廣藝基金會 提供)
企畫特輯 Special

大不大,攸關幸福未來?

「隆胸」議題搬上舞台 《維妮》探討消費物化現象

廣藝劇場將於十二月推出的年度大戲《維妮》,編劇吳瑾蓉把「隆胸」的議題搬上檯面,對現代男女對「尺寸大小」的焦慮迷思,進行反諷和探討。為了可以更精準指涉社會現象,導演陳曉潔添加了許多與當代拜物的連結,鑽戒對應於婚姻、平胸對應平板電腦的等等,轉喻譬喻處處都是,讀來聽來都趣味十足。

廣藝劇場將於十二月推出的年度大戲《維妮》,編劇吳瑾蓉把「隆胸」的議題搬上檯面,對現代男女對「尺寸大小」的焦慮迷思,進行反諷和探討。為了可以更精準指涉社會現象,導演陳曉潔添加了許多與當代拜物的連結,鑽戒對應於婚姻、平胸對應平板電腦的等等,轉喻譬喻處處都是,讀來聽來都趣味十足。

廣藝劇場No.2《維妮》

2012/12/2122  1930   2012/12/23  1430

台北 新舞臺

INFO  03-3272345

過往,我們搬演經典舊作,那些關心存在哲學議題或權力鬥爭語言遊戲,如今語言方法不變,我們將目光聚焦在消費時代物與物化,談文化談歷史談消費談兩性,不論目光冷熱,劇場始終沒有自離於社會大眾,新銳劇作家輩出,尤其把議題說得辛辣有趣,讓當代台灣劇場更顯百花齊放。曾獲姚一葦劇本首獎的廣藝劇場年度大戲《維妮》,編劇吳瑾蓉把「隆胸」的議題搬上檯面,摻雜個人成長經驗與道聽耳聞,把男女對尺寸大小的堅持,做了徹頭徹尾的反諷和探討。

真愛來自好身材?

故事的主角,是從小因胸部尺寸困擾的的小「胸」維妮,和「奶奶」被大野狼吃掉的的平胸好友小紅。維妮害怕男友因身材分手,堅決不讓男友碰她,不能摸不能看不能上床甚至不能結婚。劇情從維妮和小紅關於隆胸的爭論開展,描繪大消費時代的畸樣。「我們有腦袋就夠了,不需要胸部」「所以我用我的腦袋賺錢去做大我的胸部」,姊妹掏心嬉鬧鬥嘴之下,尖銳探討性、愛情和婚姻之間的渾沌不明,以及三方角力之下,當代女性因尺寸大小而生的自卑不安。當週刊封面的影視明星、線上遊戲的亞馬遜女戰士都是前禿後翹的G罩杯小蠻腰,女生到底該如何看待自己的身材?

導演陳曉潔外表嬌小玲瓏,但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戲中提及的尺寸問題對她來說絕不陌生,「之前懷孕的時候,親戚還笑我的小孩很可憐,沒有母奶可以吃」。自北藝大戲劇系畢業後,她曾經轉換跑道進入娛樂圈工作,「娛樂圈放大了所有的物化和刻板印象,像是『女明星嫁入豪門』這種新聞,不斷告訴我們女生如果長得美身材好,就會有多金少爺來娶她,就有真愛。」因此,回到劇場導的第一齣戲是《維妮》,一切有跡可循,「當我們說某人嫁得超好,通常就是說男方的經濟能力超好。那女生呢?是不是只有很瘦很高,大眼睛大胸部的女生可以得到真愛?」如果男女應對之道已經有標準的SOP程序了,那我們是否可以用身體去換真愛?

「現代醫美技術很高超,隆胸完只要勤快按摩,看起來跟真胸沒有差別。所以只要妳能忍痛持續按摩,就可以讓自己變美然後變快樂,有什麼錯?」我們可以指著鼻子罵那些走進忠孝東路醫美診所的女生很膚淺,但如果整型讓她們的人生過得更好更快樂,「更愛自己」,對錯似乎就不那麼容易判斷。「這個社會只要求美,因為美可以用錢買到,商人就可以賺錢。我們可以花錢買到美,但買不到真,也買不到善。你要美,常常就很難真,你要真,往往就真的是不美。」劇作家用耳熟能詳的美人魚童話貫穿劇情,「美人魚願意為了真愛用腿換聲音,這會不會是一種霸權,從小就在偷偷教化我們?」 這是劇本對觀眾提出的大哉問。

拜物現象搬上舞台

劇本不只談及女性困境,消費文化造成的普遍迷思,劇作家也將男性拜物的僵化症狀過濾進劇本。「男生告訴自己必須要買昂貴的鑽戒,沒錢就不敢求婚,但結婚不就是兩個人之間的事嗎?」為了可以更精準指涉社會現象,導演添加了許多與當代拜物的連結,鑽戒對應於婚姻、平胸對應平板電腦的等等,轉喻譬喻處處都是,讀來聽來都趣味十足。舞台設計則搭建一座宛如樣品屋的精美家居空間,隨著場景變化,廚房變成公司茶水間,客廳變成大廳,窺探侵入無處不在,公私空間混雜如同我們以為自主權甚高的自由意識自由審美觀,其實深受媒體大眾影響而不自知。

為了充分表現演員心理狀態,部分段落採取了類音樂劇的形式呈現,讓樂手與樂器代表角色光明或陰暗面共謀共舞,讓議題更具象,導演陳曉潔說:「我不喜歡演一演突然唱起來,所以盡量把歌舞藏在戲裡,可能為了公司尾牙需要,準備了一段韓風舞曲在家排練,我盡量讓歌舞跟著情節走。」因為歌舞需求,導演找來了姚淳耀和旺福樂團主唱瑪靡演出男女主角。姚淳耀的歌舞演出經驗不多,謙稱自己排來戰戰兢兢十分緊張,剛接到劇本就私下找了能歌善舞的朋友幫他開課先行訓練。開玩笑說自己是因「演藝圈最平胸女藝人」身分得到角色的瑪靡,則因主播、主持和歌唱經驗豐富,歌舞或口條對她來說不是問題,「她對劇本的領悟力很高,加上獨特的個人特質和教育背景,經過訓練之後應該會是很好的劇場演員。」導演稱讚道。

「這個戲第一次跟廣藝談的時候我還沒懷孕,等於我懷孕的過程跟籌備這齣戲的過程疊合在一起。」對陳曉潔來說,孕育這齣戲如同孕育一個小孩,籌備製作時邊看劇本邊跟肚裡的小孩說話。小孩出生了戲也開排了,她不時抽離其外觀看一切,看到自己胸前背著女兒哄睡,嘴巴卻跟演員談及當代女性焦慮困擾,甚至排戲之間五分鐘空檔還要跑回休息室擠乳,「真的超荒謬,不知道我女兒長大之後會不會變成女性主義者……」或許,劇場本該如此生息相關,對待一齣戲如同對待一個新生命。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