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簧管演奏家莎賓.梅耶。
單簧管演奏家莎賓.梅耶。(©Thomas Rabsch & EMI Classics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首度與台灣樂團合作

莎賓.梅耶 演繹莫札特的純淨美聲

有「單簧管第一夫人」美稱的莎賓.梅耶,以獨特的純淨音色、對樂曲的精準解讀和高貴的品味,享譽國際樂壇。這次將與NSO一起演出莫札特的《A大調單簧管協奏曲》,也是她第一次與台灣的樂團合作,令眾多樂迷充滿期待!

有「單簧管第一夫人」美稱的莎賓.梅耶,以獨特的純淨音色、對樂曲的精準解讀和高貴的品味,享譽國際樂壇。這次將與NSO一起演出莫札特的《A大調單簧管協奏曲》,也是她第一次與台灣的樂團合作,令眾多樂迷充滿期待!

TIFA─ NSO名家系列「純淨美聲— 莎賓.梅耶與NSO」

3/24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優雅的身形,如貓般銳利的雙眼,莎賓.梅耶(Sabine Meyer)的外型與她所演奏的樂音完全融合,更不用說她高超嚴謹的技巧和音樂性,也難怪在當今樂壇上她被譽為「單簧管第一夫人」,但即使是如此崇高的稱號,也還是把她看小了,她的才能和藝術性遠遠超越性別的鴻溝,要說莎賓.梅耶是當今國際樂壇上最優秀的演奏家之一,絕對沒有任何人有異議。

走上獨奏家之路是天命

要說到超越性別這件事,自然是因為一件往事,只要提到梅耶,就不可免俗地要提起,一九八二年保守的柏林愛樂,表面上以「音色與其他人不合」為由抗議讓梅耶入團,實際上拒絕的理由卻非關音樂,純粹是因為梅耶的「性別問題」,傳統以來只有男性團員的柏林愛樂,無法接受女性入團,當時的總監卡拉揚,不惜與樂團決裂,堅持聘用梅耶,但她在裡面只待了九個月的時間便離開,從此開展她輝煌的獨奏事業。

她選擇走上獨奏家的路,可以說是天命,父親是單簧管演奏家,也是她的第一個老師,之後又跟隨著名的老師赫曼(Otto Hermann)和戴澤 (Hans Deinzer)學習,她的兄弟也吹單簧管,她的夫婿威勒 (Reiner Wehler)亦是單簧管演奏家,因此她十六歲就已經以獨奏家的身分演出了。她有獨特的純淨音色,對樂曲的精準解讀和高貴的品味,從不過度使用抖音來表現浮誇的情感,一直以最崇敬的態度來詮釋作品,這番努力,使得單簧管在國際樂壇上從配角提升成為舞台上的主角,莎賓.梅耶的確功不可沒。

莫札特的天堂樂章

三月廿日是梅耶二度來台演出(上次是跟BBC交響樂團),這次她與國家交響樂團將演出莫札特的《A大調單簧管協奏曲》。這首曲子,是莫札特為他的好友史塔德勒所作,史塔德勒當初吹奏的是巴塞單簧管,音域比現今使用的單簧管還要更寬廣,音色更深沉;而現代大多數的演奏家演奏此曲時,多以A調單簧管代替,但莎賓.梅耶演奏此曲,不論是錄音或現場演出,一律選擇以仿古製造的巴塞單簧管演奏,更為貼近樂曲原本的風味。莫札特認為,巴塞單簧管音色溫柔,是最接近人聲的樂器,此曲是莫札特離世前最後的幾部作品之一,也是他所作最後的一首純器樂曲 (莫札特在寫完此曲後的兩個月即辭世),他寫作此曲時正是貧病交加,然而我們在樂曲中感受到的,仍是莫札特那純粹到幾乎透明的單純心性,孩童的喜樂、成人的哀愁、不矯飾、不流俗,沒有多餘的華彩,只有單簧管和管絃樂之間的對話,第二樂章的旋律十分悅耳動聽,因此被選用為電影《遠離非洲》的配樂,如果說莫札特的音樂曲曲都是來自天堂,那這首單簧管協奏曲一定是最美麗的天使所唱的歌曲。

莎賓.梅耶豐富的音樂語言及高雅的音樂品味,巴塞單簧管的獨特風味,莫札特的天籟之音,大師呂紹嘉和精緻精采的國家交響樂團,種種元素必定激盪出不同凡響的化學變化,令人拭目以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