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第的《安魂曲》完成於創作生涯晚期,在寫作觀念和技巧上都已臻圓熟並具有前瞻性。
威爾第的《安魂曲》完成於創作生涯晚期,在寫作觀念和技巧上都已臻圓熟並具有前瞻性。(本刊資料室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歌劇大師的非歌劇經典

威爾第《安魂曲》 人性關懷更勝神性描繪

將於台灣國際藝術節中演出的威爾第《安魂曲》,可說是歌劇大師在歌劇之外的代表經典。一如威爾第那些史詩壯闊般的歌劇,這部與眾不同的宗教彌撒曲也展現了劇力萬鈞的磅礡氣勢。

 

 

將於台灣國際藝術節中演出的威爾第《安魂曲》,可說是歌劇大師在歌劇之外的代表經典。一如威爾第那些史詩壯闊般的歌劇,這部與眾不同的宗教彌撒曲也展現了劇力萬鈞的磅礡氣勢。

 

 

TIFA─威爾第《安魂曲》

3/30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為慶祝威爾第的兩百歲冥誕,今年在世界各地較以往有更多機會聽到威爾第的作品。繼歲末年終推出的新年音樂會「威爾第之夜」後,NSO推出的是威爾第重量級的作品《安魂曲》,這也是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中一部音樂類的節目。

展現劇力萬鈞的磅氣勢

《安魂曲》完於一八七四年,首演於米蘭的聖馬可大教堂。是威爾第在巨大的歌劇成就以外的另一部代表作,也是畢生唯一的一部安魂彌撒曲。創作的起源始於一八六八年,為追悼作曲家羅西尼的逝世,威爾第號召當時義大利多位重要的作曲家共同譜寫一部安魂曲,威爾第自己則想負責〈請救贖Libera me〉這部分的寫作。作品不久便完成,但卻因為種種因素的干擾導致最終未能發表問世。直到一八七三年,威爾第的好友、義大利詩人及小說家曼佐尼逝世,才促使威爾第再次動筆譜寫安魂曲,並且以創作一部歌劇般的慎重和投入,完成了這部作品。

一如威爾第那些史詩壯闊般的歌劇,這部與眾不同的宗教彌撒曲也展現了劇力萬鈞的磅礡氣勢。最震撼人心的莫過於描述最後審判的〈神怒之日Dies irae〉所營造的顫慄氣氛,繼之以宏偉的〈號角響起Tuba Mirum〉,石破天驚彷彿瞬間進入歌劇情節的最高潮,而後隨著各節經文的舖陳,獨唱、重唱與合唱的交錯,百轉千折地流洩著豐沛的情感,最後暫歇於如泣如訴的〈落淚經Lacrimosa〉。若說這部作品缺乏宗教曲的祥和靜謐,〈羔羊經Angus Dei〉如牧歌般的單純清新卻又透著潔淨無瑕的美感。而最終由女高音領唱的〈請救贖Libera me〉,則完全一如威爾第筆下那些哀婉動人的女角們刻骨銘心的詠歎調。一般說來,作為宗教曲在彌撒中演奏,這部作品或許被認為太龐大太過戲劇性,但這也可能是作為一代歌劇大師對於人性的關懷更勝於神性的描繪所必然的結果。在後浪漫派面對即將來臨的下個世紀,這也不啻為當代人們面對古老宗教最直接的心靈感受。

連愛評論的華格納也不能置言

《安魂曲》完成時,威爾第的創作生涯已近晚年,無論在寫作觀念和技巧上都已臻圓熟,同時具有前瞻性。連一向對同行作品有很多「意見」的華格納,在聽過此曲後也只能說:「我還是什麼都別說的好」。相較於其他在音樂史上重要的安魂彌撒曲,這部作品無論在演奏和詮釋上,對於樂團、合唱團及獨唱者,都有更多的要求,當然對於聽眾的耳朵則是聽得更過癮。簡單來說,要能完美地呈現這部作品,準備的工夫絕不下於一齣歌劇。由此看來,NSO選擇此一獨特又有代表性的作品來向大師致敬,堪稱深具意義。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