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選擇「無形象」的迷彩圖案,與軍隊匿蹤目的不同,是要社區產生幾個「亮點」。
藝術家選擇「無形象」的迷彩圖案,與軍隊匿蹤目的不同,是要社區產生幾個「亮點」。(李俊賢 提供 )
企畫特輯 Special

當代藝術家的暑期訓練

當代藝術之「抗日系」/華氏一百度前進大林埔

這個行動令人感受到「對症下藥」的功效,五萬塊和幾十桶水泥漆,如果用在一般都會區,可能像風中的蠟燭一樣,一下子就煙消雲散,用在「大林埔」,立刻有很好效果,令人覺得五萬塊真的很有用。

這個行動令人感受到「對症下藥」的功效,五萬塊和幾十桶水泥漆,如果用在一般都會區,可能像風中的蠟燭一樣,一下子就煙消雲散,用在「大林埔」,立刻有很好效果,令人覺得五萬塊真的很有用。

兩千年前,孔夫子說:「吾不如三代久矣!」即使在那個遙遠的純真年代(據說),也會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感嘆,這種「一代不如一代」的感受,已經是一種人類宿命,即使在當代台灣,幾十年來,國民所得提高很多,但,每當看待下一個世代,立刻就有「草莓族」、「果凍族」、「飼料雞族」等等標題,標題文字或有不同,在意義上都指向一種被過度保護的族群,因為被過度保護,以至於缺乏生存能力,甚至於無法自我負責。

為邊緣社區「上彩」

但,即使是「一代不如一代」?當代台灣藝術新世代,還是有跳脫世代制約的「白目者」,在「宅」文化潮流中另啟空間,從斗室走向陽光,而且是接近華氏一百度的南台灣。

由藝術家倪祥促成的「大林蒲妝(庄)」計畫,申請「得利」塗料五萬台幣入圍獎金,透過里長協商當地住民,並且召集一些「南藝大」朋友,在日頭很大的七月,進入高雄邊緣地帶「大林埔」為社區「上彩」。

「得利」塗料贊助社區「上彩」,採取「無形象」(non-object)策略,那是經過考慮後的做法,「無形象」避免圖像不同解讀的誤會,使美化社區的美意完全集中,因而達到多方互利的結果。

因為是「無形象」,藝術家就以「迷彩」回應,不過藝術家畫的迷彩和野戰部隊不同,野戰部隊的「迷彩」是要達到匿蹤效果,藝術家的「迷彩」卻要突顯目標。

由於藝術家在烈日下努力工作,後來這個高雄很邊緣的「大林埔」社區就產生幾個「亮點」,為這個以廢棄物填海造陸和火力發電廠聞名的社區,加上一點光明面。

點燃未來的希望亮點

「大林埔」,一個被高雄臨海工業區隔離在海邊的村落,本來還有一個「紅毛港」難兄難弟相依為命,現在「紅毛港」已經完成遷村,變成另一個貨櫃碼頭,「大林埔」變得更孤苦無依,除了方便廢棄物卡車行走的馬路,幾乎沒有建設,平平是高雄,卻是差很多,居民很無奈,也感覺不太到希望。而少少的五萬塊(用來搭鷹架),幾十桶水泥漆,加上藝術家的全力以赴,使這個高雄邊緣社區有一點「亮起來」的感覺,甚至還有要開「民宿」的錯覺。

這個行動令人感受到「對症下藥」的功效,五萬塊和幾十桶水泥漆,如果用在一般都會區,可能像風中的蠟燭一樣,一下子就煙消雲散,用在「大林埔」,立刻有很好效果,令人覺得五萬塊真的很有用。

此外,當代年輕藝術家,在炎熱的七月,沒有在房間裡面上網打電動玩fb,跑到海邊住在鐵皮屋,每天爬鷹架替社區的房子「上彩」,看到這種情形,本來「一代不如一代」的感受,就開始有些改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舉辦的台新藝術獎,邀請七位不同領域的提名觀察人,蒐集、發掘,深入研究各種不同面向的當代藝術展演,並於網站發表評論,並精選單篇於本刊刊登。如欲讀更多評論,請至ARTalks專網talks.taishinart.org.tw。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