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舞蹈

驫舞劇場編舞新秀 劉冠詳《英雄》 以舞與父親「對決」

二○一二年在「下一個編舞計畫」中以《霧》一舞令人驚豔的劉冠詳,這次推出新作《英雄》,再次探挖記憶裡的父親身影,宛如內在的激烈碰撞,劉冠詳用左支右絀的虛疲身體,直面殘酷死亡,「那彷彿是我與死去父親的最後對決。」

二○一二年在「下一個編舞計畫」中以《霧》一舞令人驚豔的劉冠詳,這次推出新作《英雄》,再次探挖記憶裡的父親身影,宛如內在的激烈碰撞,劉冠詳用左支右絀的虛疲身體,直面殘酷死亡,「那彷彿是我與死去父親的最後對決。」

驫舞劇場《英雄》

2014/1/2~4  19:30  

2014/1/4~5  14:30

台北 牯嶺街小劇場

INFO  02-29674495

「以前回山上老家的時候,我爸都會來接我。看著他從霧裡走來,身影漸漸清晰,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在他過世後,我走在同一條路上,每每瞥見霧裡有隱約人影,我都會想,那是不是他?」

穿行於回憶,溫柔凝視一幅幅生命風景,年輕編舞家劉冠詳,於二○一二年周先生團隊策辦的「下一個編舞計畫」,推出令人驚豔的《霧》之後,再次探挖記憶裡的父親身影,醞釀孵生舞作《英雄》。少去前者的抒情遠望,略帶詩意的敘事氛圍,《英雄》宛如內在的激烈碰撞,用左支右絀的虛疲身體,直面殘酷死亡。

「那彷彿是我與死去父親的最後對決。」他說。

英雄復返繼而凋零

隨口聊起父親,劉冠詳珠串似地拋出了連番形容詞:臭屁、瀟灑、喜歡當英雄、從不輕易流露脆弱,甚至在他少年叛逆、使壞偷機車時,父親也未曾責罵,只是很男人地拍了拍他。這樣穩如山嶽的厚實倚靠,卻在心肌梗塞的病痛折磨下,一點一點萎縮變形,讓隻身前往中國搭救父親的劉冠詳,倉皇不知所措。

「醫生說他腦部缺氧,開始產生幻覺,老想有人要害他!」自對岸回返十天的旅程,宛如小說家駱以軍筆下的作品《遠方》,荒謬突梯、滿是鬧劇。劉冠詳暗自竄改醫囑,找來氧氣瓶、輪椅,一路劫難重重才把父親安全帶回。當父親安然步出台灣機場時,復又英雄地豪邁大笑,渾然不知數日內,自己即將永遠離開。

用舞蹈把時光喊停

編創舞作《英雄》,劉冠詳把對記憶的反覆辯證帶入,追溯、重建、拆毀、拉扯、質疑,在場上紛飛四散的紙張中,在光影散亂的身分轉換中,他時而化身為父親與自己對話,時而面朝幽幽暗影,丟出心中深埋的問題,繼而失速、踉蹌,無法緊跟回憶步伐,被遠遠拋在後頭。當場上隨風鼓動滿漲的白布,隱隱飄動著人影和腳踏車輪廓,望著奮力追趕的劉冠詳,令人遙遙想起,那則最初觸發他創作的新聞:遠在義大利半島的聖馬利諾監獄,僅僅囚禁著一名犯人,鎮日被高牆和孤單所圍繞,迷失在毫無人跡的心靈地圖上。

舞作尾段,像是帶有幾分幽默和呼應,劉冠詳唸出了電影《洛基:勇者無懼》Rocky Balboa裡,扮演過氣拳擊手的席維斯.史特龍,對自己兒子說出的經典台詞:“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 i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

與英雄對決,與自己對決,讓作品去到更遠的地方——這是旅程的起點。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