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河》排練現場,舞者持續身體的探索實驗。
《長河》排練現場,舞者持續身體的探索實驗。(林文中舞團 提供)
舞蹈

林文中舞團轉型之作 《長河》溯行未來 期盼靜水流深

創團以來以「小」系列打造出舞團品牌特色的編舞家林文中,要用新作《長河》宣告舞團經營與創作方向的轉型——林文中舞團要變「大」了!把小劇場走過一遭的體悟沉澱帶回大劇場,是林文中目前所要做的,《長河》從去年《小.結》的身體思考出發,要「像河一樣流動起來,但河要流得長、流得遠。」

創團以來以「小」系列打造出舞團品牌特色的編舞家林文中,要用新作《長河》宣告舞團經營與創作方向的轉型——林文中舞團要變「大」了!把小劇場走過一遭的體悟沉澱帶回大劇場,是林文中目前所要做的,《長河》從去年《小.結》的身體思考出發,要「像河一樣流動起來,但河要流得長、流得遠。」

林文中舞團《長河—身體 是最長的一天》

10/17~18  19:30  

10/18~19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10/24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11/1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INFO  02-28913306

身體,如小溪,輕晃擺盪;如大江,湍急如流,動靜間,舞者揮汗如雨,把身體這最長的一天,透過河流的百轉千迴,波波映現。林文中舞團以新作《長河》作為舞團與創作轉型宣言,當藝術總監林文中被問及轉型宣言的用意時,他堅定地說:「我想要回到大劇場。雖然我本來從大劇場來的,但在小劇場走一遭後,如何把東西沉澱帶回大劇場,是我現在思考的。」

從小轉大  期待靜水流深

林文中似乎對「水」的意象有一定程度的迷戀。○九年台北民族舞團年度製作《舞語台灣》,他在幽微的南管曲風下,創作了〈湖映.葉落〉,水如鏡像的倒映、反射;二○一二年與芝加哥沙爾頓舞團舞者合作的《水淌河小》,實驗了水的攪動、拆解;二○一四年轉型宣言《長河》則盼靜水流深,期許舞團走深走遠。「我想讓《小.結》的身體像河一樣流動起來,但河要流得長、流得遠,故以《長河》期許。」林文中如是說。

於是《長河》沉澱去年《小.結》極致微動的實驗性思考,留下因呼吸而高度存在的細膩身體,融貫入林文中一直以來擅長的純舞蹈,期望自己重新以中大型劇場的視野思考創作,過濾小劇場實驗心得,鎔鑄舞團核心美學,朝中大型製作之路邁進。

值得一提的是,河的變幻莫測、千姿百態,除了在舞者們張弛得度的身體上映現,音樂設計李世揚及甫獲今年傳藝金曲獎的卡到音即興樂團,在音樂的鋪陳上則遊走於無調性與旋律性的光譜間,也讓視聽氛圍飄盪於難以定標的魔幻感知中,彷彿小舟行進於一條不知名的長河上,時而緩流且雲霧氤氳,時而奔流且波光粼粼。

探尋之路  盼如水流悠長

回過頭來說,不定期關於水的意象研究與創作,其實也是林文中對於母體(文化)與泛東方身體的探詢,這多少與自小所受的民族舞蹈薰陶有關,而後赴美加入比爾.提.瓊斯(Bill T. Jones)的西方舞團生涯,促使他在傳統與當代間不停定位與提問,醞釀了水中倒映、攪動自我在母體文化定位的系列創作。「東、西方之間的融合,還有雲門與台北民族舞團之間有什麼差別,是我首先會遇到的問題。」林文中坦言,這需要長時間的找尋,但只要每個階段找到有趣的地方鑽,就走得下去。

現實層面,林文中語重心長表示,朝中大型製作之路邁進是條艱辛的路,畢竟台灣環境的速成風氣,鼓勵短線,經營長期職業舞團實非易事。而今,他更把自己推向轉型大團的極致,「會不會就倒了啊?!」他笑稱。儘管如此,他還是相信舞蹈研究身體之必要,期許能夠朝職業大團邁進,給予舞者更好的待遇與未來,以專心於舞團身體的研究與拓展,方為創作永續之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