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陳銳
小提琴家陳銳(Chris Dunlop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NSO帶你重返列寧格勒

繁花勝景與戰爭血淚交織 共譜時代之聲

柴科夫斯基以生命低谷崛起的逆轉力,創造出新境界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而蕭斯塔可維奇在創作第七號交響曲時,正是故鄉列寧格勒城慘遭納粹圍城之時,排練及首演狀況連連,音符裡藏著個人和家國的斑斑血淚。NSO這次邀請小提琴陳銳獻藝,帶領聽眾走出迷霧森林,指出旭日所在,繼而迎向曙光。

柴科夫斯基以生命低谷崛起的逆轉力,創造出新境界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而蕭斯塔可維奇在創作第七號交響曲時,正是故鄉列寧格勒城慘遭納粹圍城之時,排練及首演狀況連連,音符裡藏著個人和家國的斑斑血淚。NSO這次邀請小提琴陳銳獻藝,帶領聽眾走出迷霧森林,指出旭日所在,繼而迎向曙光。

NSO「列寧格勒」

6/13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6/14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INFO  02-33939888

生命勝景有時靜如鏡般湖泊,有時狂暴如天地末時。柴科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正是在令人引頸的等花期後,繁花盛開讓人心花怒放的美景。曾經高度豐沛的技巧能量,被誤以為世間無人能企及。原來,只要心的能量夠大,世間無有辦不到的癡想。柴科夫斯基以生命低谷崛起的逆轉力,創造出新的心靈境界。這場令人引頸期待的音樂會,上半場帶愛樂者們登峰造極,在樂團、指揮家與小提琴家三方鼎力合作下,開出繁花勝景。

腥風血雨下的《列寧格勒》首演

下半場,是生命中另一番境遇。與柴科夫斯基相差一甲子有餘的蕭斯塔可維奇,在一九四一年冬天,即將過聖誕節前四天,完成第七號交響曲的前幾個樂章,當時正是列寧格勒城在納粹攻占侵入下度過腥風血雨的一百一十一天。原本希望完成後由列寧格勒愛樂管絃樂團首演,卻因納粹暴行驅使樂團音樂家們四散逃亡。直至隔年八月九日,這首標題為《列寧格勒》的第七號交響曲,終於在俄國境內第六大城奎別謝夫完成慘烈但令人讚嘆的首演。波修瓦劇院管絃樂團擔任主辦並肩負起首演重任,其中還有數位倉皇出逃、來自列寧格勒廣播管絃樂團的樂手。戰爭虛耗使團員們精神衰頹、勞頓虛弱,奔逃出離的樂手加之飢寒交迫,彩排總是因團員體力不支,無法從頭到尾完整演奏。最令人唏噓的,三位團員最後不支倒地,用盡生命最後的氣力,在彩排過程中去世。

首演在蘇維埃軍隊保護下,以軍事代碼Squall受到全程保護,俄國人以廣播器將音樂放送到德國占領區,以不屈剛強的精神力,昂然挺立心靈的號角聲。樂評家有視於戰爭的時代性格與政治力糾結的陰霾,一致肯定作品中無上精神力的證言,是普世珍視的價值。

小提琴家有如登峰嚮導

這次擔綱《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小提琴家陳銳,在樂評家眼中是一位深思熟慮的音樂家,即使作品內含時代複雜難解的氛圍,情緒高張低迷糾纏縈繞,睿如智者的獨奏者有如登峰嚮導,能帶領聽眾走出迷霧森林,指出旭日所在,繼而迎向曙光。

上述兩首作品並置同一場音樂會,愛樂者可以經驗到音樂勝如金剛石的堅固力,正向心念意向可以創造破千年闇室的光明,猶如一場心靈之旅,值得參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