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假(上)

「真」是自私的,因為它無時無刻不想要表現自己的真;真是懶的,因為真就是不用去為對方付出或改變的理由,還能占盡道德上的便宜,「妳們都好假,不是也對客戶生氣嗎?為何不表現出來?」真會轉移話題,不用思考事情怎麼辦,只要往真/假的籠子一丟,突然眼前的事情就消失了。

「真」是自私的,因為它無時無刻不想要表現自己的真;真是懶的,因為真就是不用去為對方付出或改變的理由,還能占盡道德上的便宜,「妳們都好假,不是也對客戶生氣嗎?為何不表現出來?」真會轉移話題,不用思考事情怎麼辦,只要往真/假的籠子一丟,突然眼前的事情就消失了。

假的原字是「叚」,是一個常出現在電影場景中高潮的瞬間:在懸崖邊,一隻手正岌岌可危地攀著石縫,另一隻手衝上來準備拉他上來。兩隻手可能是一對情侶,可能是好哥兒們,可能原本互為仇敵,這時伴隨緊張的配樂,結果會如何?是救上來了?放手了?或一起被拉下去了?

假,後來旁邊加了「人」,強調借助他人之力,如假借。借久了就以為是真的,四處宣稱是靠自己爬上來,但明明是偽的、虛的、空的、不真實的,就是現在常用的ㄐㄧㄚˇ假。作為名詞的ㄐㄧㄚˋ假,也是延伸虛的和空的意思,是工作或是學習的空檔,如假日、暑假。

「真」是自私的

生活中,遇到情人亂發脾氣,壓抑住心中一股氣,耍白痴逗他開心,是假嗎?不爽老闆到想殺了他,結果沒下手,是假嗎?那實際下手的人是真嗎?給對方生日surprise前的若無其事,是假嗎?眼看雜誌就要印刷,某作家專欄稿子還沒交,我要很不爽地去催稿嗎?萬一對方是大師呢?一個人在工作上能非常圓融地面對不同個性的客戶,是不是個性很假?或許有人說那是工作需要,跟私下生活不同,那劇場是不是一種工作?如果我很「真」,情人發脾氣,我是否就直接槓回去?準備Surprise就會變成「唉呀,我不會演這種若無其事的戲,好假。」或是老闆罵說:「這客戶就已經難搞,幹嘛還對他們發脾氣,現在怎麼辦?」「我只是個性很真。」

「真」是自私的,因為它無時無刻不想要表現自己的真;真是懶的,因為真就是不用去為對方付出或改變的理由,還能占盡道德上的便宜,「妳們都好假,不是也對客戶生氣嗎?為何不表現出來?」真會轉移話題,不用思考事情怎麼辦,只要往真/假的籠子一丟,突然眼前的事情就消失了。

談了一堆「真」,其實都是在談「假」,就是自以為「真」,所以看不到「假」。如果還要例子,臉書上70%的言談都是,如「這事情就是剝削」,大家連忙上去安慰按讚結黨,再補一句「我也遇過一樣的問題」「太可惡了」或「容不下這種事情再發生」,後面的留言都有種搭上正義列車的與有榮焉感,實際的事情不會有人想要討論不同的面向和角度的可能性,馬上又丟入道德情緒的籠子裡,臉書成了自我修補的語言芳香療法。在選舉時更火熱,實際上去看討厭的候選人的政見者少之又少,更何況去討論政見的問題與改善的可能性。當然這很難,因為看到那臉,誰想知道他在講什麼啊,跟他又不熟。但最可怕的是,我們會以同樣簡化的方式攻訐身邊的朋友或工作夥伴。

耶穌寫的字

幾乎所有心理實驗都不會告訴受測者實際研究的目標,如最有名的米爾格倫實驗,明明要研究的是權力服從,卻告訴測試者這是個關於體罰和學習效果的實驗。受測者被設定為「老師」,眼前有一位綁在像電椅上的「學生」,答錯單字就推高一格電擊伏特,想也知道「學生」一定常答錯,他也會因為電壓推高過程有不同程度的痛苦表現,若測試者表示想停止,實驗者會回覆:「請繼續。」除非表示想停止連續超過三次,否則實驗繼續。65%測試者不管學生的大叫、反抗,都會將電壓推到致命的四百五十伏特。這實驗開始於一九六一年,納粹黨軍官艾希曼被判死刑後的一年,為了測試這些參與猶太大屠殺的執行者,是否只是單純的服從;那他們有罪嗎?當然希特勒不會笨到直接下命令去殺猶太人,他會先給你從優生學和歷史等科學分析的真相。

承認假,很難嗎?聖經著名的故事:「一群人將一位行淫的婦人抓到耶穌面前說:『我們依摩西律法準備拿石頭丟她處死,你認為呢?』耶穌低著頭在地上畫字,叫囂聲不斷,他幽幽地直起腰說:『你們中間誰沒有罪,就可以先拿石頭丟她。』然後繼續低頭在地上畫字,不久現場只剩耶穌和那位婦人,耶穌再直起腰說:『人呢?沒人定你罪喔?那妳走吧,以後別再犯囉。』」他畫的字,或許就是「假」。(待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