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夢騎士》
《白日夢騎士》(故事工廠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不再短打,「長銷劇」崛起! 實戰案例四:故事工廠

致力「雅俗共賞」 瞄準年輕世代

以原「屏風表演班」老將為班底的故事工廠,雖是新團卻一點也不生嫩,第一年的兩齣作品都開出紅盤,加演後勁甚強。藝術總監黃致凱強調,該團要以雅俗共賞的作品與觀眾交流,不自限於「屏風」原本的主力族群,故事工廠鎖定的觀眾群在廿歲到卅五歲,期待靠口碑擴散,開拓觀眾的藍海。

以原「屏風表演班」老將為班底的故事工廠,雖是新團卻一點也不生嫩,第一年的兩齣作品都開出紅盤,加演後勁甚強。藝術總監黃致凱強調,該團要以雅俗共賞的作品與觀眾交流,不自限於「屏風」原本的主力族群,故事工廠鎖定的觀眾群在廿歲到卅五歲,期待靠口碑擴散,開拓觀眾的藍海。

故事工廠「喜劇2勢力」

《三個諸葛亮》

4/30~5/3  5/7~10  19:30

5/2~5/3  5/9~10   14:30

《白日夢騎士》

5/14~17  5/21~24  19:30

5/16~17  5/23~24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9115600

二○一三年七月,屏風表演班創辦人李國修辭世,廿七歲就在恩師力捧下在國家劇院推出導演處女作的黃致凱,頓失堅強的後盾。帶著師父臨終前的諄諄教誨,黃致凱重回小劇場練功,同年底,與屏風老將共組「故事工廠」。

創團短短一年,故事工廠發表了兩齣戲《白日夢騎士》、《三個諸葛亮》。「劇場,是我的安非他命。」黃致凱重新出發,不只創作力旺盛,也交出漂亮成績單,《白日夢騎士》在國家劇院實驗劇場首演七場全滿,新北市藝文中心加演三場,票房八成八。《三個諸葛亮》全台及金門離島巡演十七場,十二場滿座,總票房超過九成五。

透過「通俗」  傳遞人性普世價值

創作、市場兩頭抓的黃致凱指出,劇團草創,票房賣得好,還是賠錢,但他不急,眼光放在未來,「一齣好的戲應該不斷演出,不斷被討論,才有真正的生命。」今年四月底,《白日夢騎士》、《三個諸葛亮》將以「喜劇2勢力」的套裝,在台北水源劇場連演廿四場。

故事工廠創團期許:用心做出雅俗共賞的作品,把劇場還給庶民。黃致凱認為,劇場作品和觀眾存在三種關係:一,取悅觀眾的「媚俗」,觀眾想看什麼,就餵養什麼;二,表述自我生命狀態的「脫俗」,觀眾怎麼想不重要;三,以普羅大眾聽得懂語彙說故事的「通俗」。三種關係沒有絕對的好壞,但他謹記恩師的話:一個好的經典要兼顧普及性與永恆性。

「花錢到麥當勞,買到溫飽;買一輛車,買到交通便利;觀眾花了錢進劇場,想要帶走什麼?」黃致凱說,與其孤獨地自說自話,現在的他,更想與觀眾對話。透過「通俗」作品傳遞人性普世的價值,觀眾喜怒哀樂的情緒也能被滿足,帶著感動,而非困惑走出劇場。

結合推理、夢想、親情與愛情的《白日夢騎士》、嘻皮笑臉喜劇《三個諸葛亮》,符合黃致凱「有思想,但觀戲門檻不高」的設定。他不諱言,《三個諸葛亮》是屏風《三人行不行》的變種,複製了這齣戲成功的元素。舞台上只有三個演員,回歸到單純的表演,讓觀眾從頭笑到尾。但黃致凱強調,喜劇好賣,卻也是最殘忍的,觀眾會以笑聲當場評分,如果現場聽不到一點笑聲,演員的背脊都會發涼。

二○一三年,屏風以藝企合作模式,在新光三越百貨開起「笑聲專賣店」,《三人行不行》文宣訴求:「讓你腹肌笑出人魚線」,果然笑出一百一十四場全滿紀錄。黃致凱從中學到:「假設一千人只有廿人是藝文消費人口,為什麼還為了廿人搶得頭破血流,不去開發不進劇場的九百八十人?」《三個諸葛亮》今年夏天將進駐百貨公司三度加演,目前也在洽談中國版授權,努力開拓故事工廠的藍海。

點子滿滿  「作品」隨時噴射出來

但黃致凱不想停留在「複製」屏風階段,故事工廠鎖定觀眾群主力在廿歲到卅五歲間,接收自屏風的觀眾只占一成左右,「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偶像。」卅四歲的黃致凱,希望靠口碑擴散抓到年輕世代觀眾。

黃致凱指出,行銷不是靠天分,而是後天練就的,每天起床,先上網把新聞大事、FB掃一遍,「我要知道柯文哲、趙藤雄在想什麼?雞排妹為什麼紅?」黃致凱說,以前創作時,不同角色說出來的話像同一個人,因為,他不懂得將心比心。「你不理市場,市場也不會理你。創作、行銷皆然。」

黃致凱自嘲,一歲的故事工廠是劇場界的「小鳥團」,站出去沒人會理,「建置網站,觀眾不點;發DM,觀眾不看。沒關係,我走到面前說給你聽。」過去一年,黃致凱像個布道者,進校園、企業辦了四十多場演講:「給我一支麥克風,只要一次機會就好。」光說不夠,劇團製作精美的說帖,邀演舞台劇、生活講座、工作坊、展演活動規畫,故事工廠都能辦,技術規格需求、演員、師資名單條列得清清楚楚,提供「懶人包」服務。

儘管台灣要發展定目劇的主客觀條件還不足,黃致凱認為,定目劇不是不可能,但出發點不能只是作給陸客看,「當在地觀眾都不認同,又怎麼能永續經營?」現在,黃致凱作戲已不是單純作一齣舞台劇,而有多元發展的思考:「《白日夢騎士》及今夏將發表的新戲《男言之隱》,都嘗試用電影劇本結構創作,預留發展為影視作品的機會;《三個諸葛亮》會『乖乖』待在劇場,但有空間發展續集。」小小鳥的故事工廠,有著大鵬展翅的志向,「我的腦袋像個靈感銀行,開了十個左右資料夾,作品隨時會噴射出來。」黃致凱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白日夢騎士》《三個諸葛亮》 

兩種笑法  一樣開心

故事工廠元年兩齣戲《白日夢騎士》、《三個諸葛亮》,雖然都有喜劇元素,風格卻大不同。前者是黃致凱向國修老師致敬的現代版《唐吉訶德》,後者則以《三人行不行》為標竿,笑談中國四大愛情故事,演員身體成了變形金剛,大玩一百分鐘的「超級變變變」。

《白日夢騎士》故事敘述:一個萬年龍套演員,深陷似真似假的綁架案……將愛情、親情包裝在懸疑的推理中。黃致凱說:「我想藉由這齣戲傳遞正面的能量:勇敢做夢!」去年首演時,觀眾反映,這齣戲說出了年輕世代的心聲,黃致凱很開心:這就是最好的劇評!

《三個諸葛亮》是黃致凱顛覆中國四大愛情故事的KUSO之作,嫦娥吞下靈藥,奔向月宮,但后羿可以射日,難道不能射月嗎?牛郎織女一年只能相會一次,

不是受到天帝懲罰,而是法院判決彼此需要喘息空間?如果沒有法海,白蛇和許仙可以白頭到老嗎?祝英台一腳把馬文才踢開,就能和梁山伯永結連理嗎?三個互看不順眼的說書人,以法庭審判、新聞播報、光影秀、啞劇、雙簧,重新解構華人世界耳熟能詳的愛情傳說。黃致凱信心十足:埋下的笑點,命中率九成五。

今年的《三個諸葛亮》除了朱德剛、杜詩梅、林東緒原班人馬,又加入黃嘉千、郭耀仁兩位新血,分為A、B兩組卡司輪流演出。四段故事四世輪迴,觀眾看完戲,笑著走出劇場,會如何談第五世(自己)的戀愛?這是黃致凱留給觀眾的問答題。(李玉玲)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