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男孩》由演員黃士偉獨挑大梁,以單人表演的形式演出。
《黑膠男孩》由演員黃士偉獨挑大梁,以單人表演的形式演出。(天作之合劇場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不再短打,「長銷劇」崛起! 實戰案例三:天作之合劇場

中型音樂劇溫暖人心 從「長」計議勢在必行

以製作「溫暖都會人心」音樂劇為主的「天作之合劇場」,前年成立後推出《天堂邊緣》、《MRT》兩作,都以長銷劇模式演出。執行長廖又臻表示,為了分攤成本,衝多場次勢在必行。而實際操作經驗也告訴他們,「若要打開更多市場,表演藝術必須平易近人」。從品牌建立、操作的概念切入,天作之合很清楚,主動培養觀眾、拉長經營時間,是必須的投入。

以製作「溫暖都會人心」音樂劇為主的「天作之合劇場」,前年成立後推出《天堂邊緣》、《MRT》兩作,都以長銷劇模式演出。執行長廖又臻表示,為了分攤成本,衝多場次勢在必行。而實際操作經驗也告訴他們,「若要打開更多市場,表演藝術必須平易近人」。從品牌建立、操作的概念切入,天作之合很清楚,主動培養觀眾、拉長經營時間,是必須的投入。

天作之合劇場《黑膠男孩》

4/17~19  19:30

4/18~19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89787488 轉888

二○一三年,「天作之合劇場」正式成立,以製作「溫暖都會人心」的音樂劇為號召。從題材到製作規模,他們都想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希望以中型劇場的規模,製作讓普羅大眾都能輕鬆欣賞的,有質感的音樂劇。

「我們每齣戲都是長銷劇啊!」天作之合劇場執行長廖又臻這麼說。這是他們對於推出作品必定「禁得起考驗」的自信,也是期待劇團要能長久、穩健、自給自足的考量。

音樂劇的成本確實比一般舞台劇高。從大劇場做到中型劇場,廖又臻也說:「雖然做小,但硬體設施的成本沒差多少。我們原本就設定要衝多場次,分攤成本。」於是,創團作《天堂邊緣》每場座位四百席,就在水源劇場連演了十六場。

要打開市場  表演藝術必須平易近人

儘管廖又臻、冉天豪(天作之合劇場藝術總監),都在音樂劇圈打滾多年,面對新劇團、第一個演出、十六場,他們坦承:「還是會焦慮」。於是他們從先前累積的人脈著手,想辦法談企業包場、包票。結果正式對外售票前,賣完六場包場。其中大部分觀眾,是第一次走進劇場。廖又臻說:「來的都是企業員工、客戶、貴賓。我們原先以為這齣戲的觀賞族群在廿至五十歲間,沒想到,來看的小朋友會和台上互動,六、七十歲的退休族群也看得很投入。我們發現,若要打開更多市場,表演藝術必須平易近人,可以帶全家人來看。」

「這是增加接觸點的方法之一。」冉天豪補充:「從創團到現在,我們也做了大量巡迴的講座型音樂會,學校、企業、扶輪社……透過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講座,慢慢建立起一些基本盤。這一塊比較耗費時間、人力資源,但也是開拓新觀眾的實際方法。主動找接觸點,讓別人有機會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從品牌建立、操作的概念切入,天作之合很清楚,主動培養觀眾、拉長經營時間,是必須的投入。

堅持票券無折扣的他們,唯一例外,是推出學生專案:「黃金種子」。為了培育五年、十年後的「核心觀眾」,他們邀集企業支持專案,讓沒錢看戲的學生,用一百元買六百元的票,三百元買八百元的票,「由企業買單,劇團不會虧損,學生也知道是有人幫他出錢,讓他做藝術教育的黃金種子。」

目前最大困難  還是欠缺場地

然而,廖又臻直言:「目前最大困難,還是場地。」想做長銷劇,除了水源劇場提供場租優惠,其他場館,演出團隊若要連演超過兩週,多連檔期都申請不到。

場館的適用性,也是另一大考驗。二○一四年,《MRT》在松菸文創園區演了兩次、各兩週。「多功能展演廳」除了椅子,沒有任何規格化設備,甚至因為是古蹟,地板、牆壁都不能掛、不能釘;一號倉庫連椅子都不提供,在隔音差、場地限制下,必須加設更多組喇叭,才能接近理想的音場效果。而這些,都是成本。

要談「長銷劇」的成功範例,多數人可能馬上思及百老匯的音樂劇,或者,觀察經過多年深耕、現下成果耀眼的南韓。以音樂劇來說,在國外,長銷,是常態。在台灣,廖又臻、冉天豪繼續聊著:「我們幾乎要將劇團以公司經營來看待,才能達到長久經營的目標。」「不知道創團第幾年,可以募資自己蓋劇場?」「或許,當台灣開始出現民間劇院的時候,劇場才開始成為一種『產業』。」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黑膠男孩》  在虛擬世界尋找當年的自己

去年連推《MRT》與《天堂邊緣》兩齣長銷劇,今年,天作之合推出小型的獨角音樂劇《黑膠男孩》,由演員黃士偉獨挑大梁,以單人表演的形式,先在實驗劇場試水溫。

故事始於一首網路爆紅的歌曲《男孩不哭》,引發了各界網友、發燒友的熱烈討論、肉搜:當年錄製這張傳奇黑膠唱片的歌手「沙格利」究竟是誰?為什麼這首「神曲」與舊倉庫裡等待丟棄、從未發行的黑膠唱片有關?就在各界樂迷紛紛討論、肉搜之際,老唱片行間的流言蜚語再次流傳,電視媒體見話題心喜窮追猛打,號稱原唱者的同學開始投書爆料……

冉天豪形容:「當大家都在虛擬網路上,尋找這位黑膠時代的歌手,從另一個角度看,其實也在找回當年最真實的自己。」劇中,他將以一九八○年代的復古舞曲,打造華麗的音樂風格。

二月初,本劇連同加演場次全數完售。廖又臻說:「這齣戲顛覆以往的製作方法,從演員自身故事背景出發。期待未來能以不同規模,再到不同場地演出:校園、咖啡館、Live House、小劇場,甚至電影廳、戶外廣場、企業團體會議室、演講廳,都是可能選項。」看來,國家戲劇院的實驗劇場,可能只是傳奇歌手「沙格利」的第一站。(朱安如)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