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精采舞碼《睡美人》,因舞者罷工而與觀眾無緣。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精采舞碼《睡美人》,因舞者罷工而與觀眾無緣。(Yan Revazov 攝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 提供)
柏林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耶穌受難日罷工 《睡美人》停演

復活節前的週五耶穌受難日是演出黃金檔期的開始,但為了讓訴求受到更多注目,原訂在柏林德意志歌劇院演出舞劇《睡美人》的柏林邦立芭蕾舞團,舞者們就選在這一天進行罷工,歌劇院來不及發出取消演出通知,以至於發生觀眾全部到場之後才得知罷工的事件。當晚芭蕾舞者高掛舞鞋舞衣,在歌劇院外發放罷工文宣,要求更好的工作保障。

文字|陳思宏、Yan Revazov
第269期 / 2015年05月號

復活節前的週五耶穌受難日是演出黃金檔期的開始,但為了讓訴求受到更多注目,原訂在柏林德意志歌劇院演出舞劇《睡美人》的柏林邦立芭蕾舞團,舞者們就選在這一天進行罷工,歌劇院來不及發出取消演出通知,以至於發生觀眾全部到場之後才得知罷工的事件。當晚芭蕾舞者高掛舞鞋舞衣,在歌劇院外發放罷工文宣,要求更好的工作保障。

復活節是德國重要的節日,從週五耶穌受難日(Karfreitag)開始放假,連續四天假期一直放到週一,大量遊客湧進柏林,對城市裡的大小劇場而言,一直都是個衝票房的黃金檔期,柏林幾乎每個知名表演團體都一票難求。今年的耶穌受難日在四月三日,柏林德意志歌劇院(Deutsche Oper Berlin)推出柏林邦立芭蕾舞團(Staatsballet  Berlin)的柴科夫斯基舞劇《睡美人》Dornröschen,票券全部售罄,約一千八百位觀眾準時抵達歌劇院,臨時才得知舞者罷工,演出被迫取消。當晚芭蕾舞者高掛舞鞋舞衣,在歌劇院外發放罷工文宣,要求更好的工作保障。

工會選大日子罷工

德國工會體系強大,民眾早就習慣罷工,也大都站在勞工這邊,就算因為大規模罷工而必須面臨不便,許多人也是領人薪水的勞工,都能理解且支持罷工。這次芭蕾舞者罷工,的確是比較少發生,歌劇院來不及發出取消演出通知,以至於發生觀眾全部到場之後才得知罷工的事件。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有將近九成的舞者,是德國服務行業工會(Vereinte Dienstleistungsgewerkschaft,通常都簡稱為Ver.di)的會員,在決定耶穌受難日罷工之前,舞者已經透過德國服務行業工會組織表達立場,且已經罷工過,希望爭取更合理的薪資與工作時數待遇。這次選擇這個特定的節日再度罷工,當然是因為這是一定會完售的大日子,在這天進行罷工,絕對會得到更多關注,讓資方正視舞者的權益。

這次耶穌受難日的罷工活動,劇院必須辦理全額退票,粗估損失金額為八萬歐元左右。為了這次演出,演出《睡美人》王子重要角色的芭蕾巨星薩拉方諾夫(Leonid Sarafanov)專程從俄羅斯聖彼得堡飛抵柏林,卻無法上台。巨星合約是特聘,拿到的酬勞不能與舞團全職舞者相比,不是罷工的一員,但王子不可能獨舞撐完全場,只能一起停演。《睡美人》的舞者罷工,讓歌劇院、芭蕾舞團大震盪,忙著與觀眾解釋、對媒體發新聞稿、與舞者繼續協調。

舞者的罷工訴求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是公立團體,舞者這次透過德國服務行業工會出面,要求資方柏林歌劇基金會(Stiftung Oper in Berlin)給予舞者更好的勞資協定(Haustarifvertrag),針對工作時數、健康保險、薪水,給舞者更進一步的保障。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演出,一年超過百場,舞者身體負荷很大,提出罷工訴求,只希望資方能正視舞者的權益。

但柏林歌劇基金會的執行長菲爾哈爾特(Georg Vierthaler)面對這次的罷工,態度非常強硬,他拒絕透過德國服務行業工會,討論舞者工作合約協定。勞資雙方目前僵持不下,德國服務行業工會警告,若一直得不到正面的回應與協調,不排除進一步擴大罷工範圍。

罷工風波在截稿之前仍未停息,舞者在工會、歌劇基金會、觀眾之間,處境尷尬艱難。其實芭蕾舞者從小忍受各種身體疼痛,好不容易擠進了窄門,在柏林芭蕾舞團跳舞,最大的快樂,當然是在舞台上獻藝,把最好的舞姿留給觀眾,在喝采聲中忘卻身體的傷。罷工與登台跳舞,舞者一定是選後者。但在取得更好的工作條件之前,這群身體絕美的芭蕾舞者並不柔弱,脫下舞鞋,也能跟所有的勞工一樣,堅定面對強硬的資方。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