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蒂.丹契在《彼得與愛麗絲》中飾演主角愛麗絲。
茱蒂.丹契在《彼得與愛麗絲》中飾演主角愛麗絲。(Johan Persson 攝 Donmar Warehouse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影后的情人 劇場星光燦爛

茱蒂.丹契 八十歲女神 英國劇場的傳奇

你當然認識「007」電影系列裡的M夫人——白色俐落短髮、雙眸犀利穿透——就是在電影中如此逼人的茱蒂.丹契。縱橫影壇拿獎無數,她的一身表演功夫,可是紮紮實實來自劇場——從莎劇、音樂劇,到各式各樣的當代劇本,年逾八十的她,迄今仍活躍於舞台,十月還要在倫敦西區劇院區演出《冬天的故事》裡的寶琳娜,有了她,就是演出的票房保證!

文字|梁文菁、Johan Persson
第271期 / 2015年07月號

你當然認識「007」電影系列裡的M夫人——白色俐落短髮、雙眸犀利穿透——就是在電影中如此逼人的茱蒂.丹契。縱橫影壇拿獎無數,她的一身表演功夫,可是紮紮實實來自劇場——從莎劇、音樂劇,到各式各樣的當代劇本,年逾八十的她,迄今仍活躍於舞台,十月還要在倫敦西區劇院區演出《冬天的故事》裡的寶琳娜,有了她,就是演出的票房保證!

生於一九三四年的茱蒂.丹契(Judi Dench),今年已逾八十歲,堪稱仍活躍中的一班英國銀髮族演員裡,歲數最高的一位。十月,丹契將在倫敦西區劇院區,演出《冬天的故事》裡的寶琳娜,公開售票不久後,便幾乎售罄,是丹契作為票房保證的最新例子。

丹契以莎劇演出開展舞台生活,其後跨足電視、電影,並成為如今人人喜愛的重要演員;其中,劇場是她最喜愛的表演方式,近年電影演出雖然頻繁,她仍持續在倫敦舞台上現身,令人相當佩服。

演莎劇練功  成就一身好武藝

一九五七年,自戲劇學院畢業之後,丹契加入倫敦楊維克劇團(現已解散),第一個專業演出是《哈姆雷特》裡的奧菲莉雅,並在加入該劇團期間(1957-1961),在當時輪演的莎士比亞劇目裡擔任各種角色:包括《第十二夜》裡的瑪麗亞、《仲夏夜夢》裡的第一位仙子、《溫莎的風流娘兒們》和《李爾王》裡的群眾角色。其中,最為人傳誦的演出,是在《羅密歐與茱麗葉》(1960)裡演出茱麗葉,由義大利導演法蘭高・齊費里尼(Franco Zeffirelli)執導。

丹契在該製作巡迴威尼斯期間,接受了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工作(齊費里尼因此拒絕與她說話,後來的電影版本裡的茱麗葉,也不是找丹契演出),回倫敦排演《櫻桃園》裡的安亞(1961);翌年,她於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史特拉福本部,演出《一報還一報》裡的伊莎貝拉。其他知名的莎劇演出,還包括《馬克白》裡的馬克白夫人(1976)、《無事生非》裡的碧雅翠絲(1977)、《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中的克莉奧佩特拉(1987)、數次的《仲夏夜夢》(最近的一次為二○一○年,演出仙后)。期間,丹契亦在倫敦出任導演,與演員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合作《無事生非》(1988)。

莎劇演出一直是她熱情所在,然而出道早期,倫敦劇評人並不見得看好她,對她的茱麗葉批評甚多。丹契認為,也許這與她年輕時,對於莎士比亞的韻律尚未把握之故。但隨著演出經驗的增加,對莎劇的演出也愈來愈能掌握,像是順著莎士比亞的換行而呼吸換氣,對於莎劇演出的節奏會有相當的幫助。

她也不諱言,莎劇演出的可能性太多,有時候唯有透過長期演出同一個角色,才能把台詞的豐富性挖掘出來。例如,與安東尼・霍普金斯演《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時,她一直明白,某一句台詞應該要讓觀眾笑,但只有到第一百場演出——亦是最後一場,她才破解說這句台詞的關鍵,讓觀眾笑出來。

音樂劇大挑戰  超越自我縱橫舞台天下

出道之初,丹契因為聲音、外型等因素常被批評,因此當她知道,音樂劇《酒店》Cabaret一九六八年的倫敦製作,找上她演女主角莎莉・包樂絲(Sally Bowles),她感到些許抗拒,尤其擔心唱歌唱得不夠好,無法勝任該角色。後來,團隊說服她,女主角的設定,原本就是歌唱技巧不完美者,才讓丹契願意嘗試此角色。該製作不但受到觀眾歡迎,也受到劇評稱讚,一共演出了三百卅六場。

丹契日後亦成功參與其他音樂劇,像是莎劇《錯誤喜劇》(1977)和《溫莎的風流娘兒們》(2006)的音樂劇版,以及讓她贏得一九九六年英國奧立佛獎最佳音樂劇女主角的《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1995)。另一方面,丹契執導的音樂喜劇《雪城來的男孩》The Boys from Syracuse(1991),幫她獲得了奧立佛獎最佳音樂劇導演的提名。

角色不設限  她的名字就是票房保證

莎劇與音樂劇之外,丹契出演過的舞台角色多元,除了《櫻桃園》之外,還有各種類型的悲喜劇:不論是詹姆士時期的悲劇(《馬爾他伯爵夫人》,1971)、維多利亞時期喜劇(《不可兒戲》,多次),或是大衛.哈爾(Amy’s view,1997)和哈洛.品特(A Kind of Alaska,1982)等當代劇作家作品,都可見於丹契長長的舞台劇演出清單中。二○一四年,因為《彼得與愛麗絲》Peter and Alice的愛麗絲一角,丹契再次獲得奧立佛獎最佳女演員提名。

丹契的劇場演出儘管精采,總也參與過不那麼令人滿意的舞台製作。二○○九年的《薩德侯爵夫人》,就讓倫敦劇評直搖頭:該製作是多瑪倉庫劇院(Donmar Warehouse)當年西進商業劇場區的嘗試之一,由藝術總監格蘭迪奇(Michael Grandage)親自執導,劇評雖稱讚導演手法及演出水準,卻摸不透這部三島由紀夫的劇本。儘管有劇評寫下惡毒評論(丹契本人亦不遑多讓地回嗆),粉絲仍以行動支持該劇:就算戲不怎麼樣,只要能看丹契演出,一切都值得。

丹契因為演出「美好的羅曼史」(A Fine Romance)、「時光飛逝」(As Time Goes By)等電視系列,而成為英國家喻戶曉的明星臉。丹契受到國際觀眾的歡迎,則在一九九五年為○○七系列電影飾演M夫人之後,並因為兩個英國女皇的角色(《布朗太太》裡的維多利亞女皇,以及《莎翁情史》裡的伊麗莎白一世),以六十多歲高齡,獲金球獎、奧斯卡提名/得獎而受到世界性關注;也因此,M夫人在《○○七空降危機》裡之死,讓全球影迷嘆息。然而在丹契為全球影迷所知之前,她早已深受英國劇場觀眾喜愛。

當然,因為銀幕角色的走紅,不少人關注起丹契的舞台演出;但若非丹契在劇場裡一場場地接受演出的挑戰,全球影迷也無法看到丹契散發的明星魅力。近來傳聞,因為丹契視力衰退,演出機會將減少;《冬天的故事》尚未排演票已接近完售,戲迷們希望丹契繼續演出的心情不言而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