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尼亞歌手艾密拉.梅頓賈寧
波士尼亞歌手艾密拉.梅頓賈寧(國家兩廳院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迴音繚繞 無以言喻的深情

艾密拉.梅頓賈寧三重奏「波士尼亞超凡女聲」

來自波士尼亞的女歌手艾密拉.梅頓賈寧,是該國傳統音樂“Sevdah”最知名的詮釋者,這種非常女性的民謠,多強調失落的愛情與孤寂,而艾密拉則是在母親親自口傳的教導下,學會以獨特嗓音詮釋女性的深厚情感。此次訪台,她將以三重奏的形式,用最單純的旋律線條與低迴的吟唱,讓台灣樂迷體驗「波士尼亞的比莉.哈樂黛」的絕美之聲。

來自波士尼亞的女歌手艾密拉.梅頓賈寧,是該國傳統音樂“Sevdah”最知名的詮釋者,這種非常女性的民謠,多強調失落的愛情與孤寂,而艾密拉則是在母親親自口傳的教導下,學會以獨特嗓音詮釋女性的深厚情感。此次訪台,她將以三重奏的形式,用最單純的旋律線條與低迴的吟唱,讓台灣樂迷體驗「波士尼亞的比莉.哈樂黛」的絕美之聲。

2016TIFA艾密拉.梅頓賈寧三重奏「波士尼亞超凡女聲」

4/1~2  19:30 台北 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939888

被英國《觀察報》The Observer讚譽為「東歐最出色的女歌手」,波士尼亞(Bosnia)歌手艾密拉.梅頓賈寧(Amira Medunjanin)出生於一九七二年的波國首都塞拉耶佛(Sarajevo),為當今該國傳統音樂形式——“Sevdah”最知名的詮釋者。二○一二年,時年四十歲的她在全球矚目的倫敦奧運會文化奧林匹克演出後,隨即受到廣大矚目。

母親教我唱的歌

Sevdah的演唱概念不容易解釋。由於源自於土耳其文,若以該文字的意義而言,有「愛戀、嗔痴、慾望」的多重意義。事實上,很多國家都有類似的歌唱模式,就像葡萄牙傳統歌謠的「法朵」(Fado)、西班牙的Duende那樣,表達一種歌頌愛情的嚮往,又像是歌唱生命的敘事詩,然而卻是充滿悲傷、縈繞心頭又不易忘懷的痛苦。即使在於最愉悅的時刻聽到這種歌曲,都似乎是在心頭罩上一層闃暗的黑紗一般,想掙脫卻是無計可施。

艾密拉成長的年代,正是南斯拉夫傳統音樂豐沛的時代,特別是Sevdah的流行和普及,成為後天滋養她的養分。為了成為更好的歌手,她花了相當大的功夫研究這類歌曲,然而最後卻發現,她自己的詮釋,竟是最為人喜愛的方式。也因為她的風格手法,使得音樂記者暨作家Garth Cartwright將她比喻為「波士尼亞的比莉.哈樂黛(Billie Holiday)」,由此可知艾密拉如何透徹地將Sevdah的味道表現得淋漓盡致。比莉.哈樂黛醉人的歌喉,宛如飽受滄桑的悲涼,當她唱得柔腸寸斷時,觀眾的心也就像玻璃一樣輕扣即碎。然而不像比莉.哈樂黛那般出身悲慘,艾密拉的拿手曲目,卻是母親手把手、親自以口傳的方式教導她的,讓她能夠在獨特的嗓音中,發掘女性豐富的情感。

一出「輯」 便聲名大噪

二○○五年,艾密拉錄製的首張專輯Rosa在美國贏得了大規模的回響,不僅聲名遠播至歐洲、更榮列成為各大排行榜的「年度專輯」。四年後,她更發行了二○○八年由Jazz Fest Sarajevo舉辦的音樂會實況錄音。同年的二○○九年,她以Zumra為名,錄製出開創性的樂曲,讓風格接近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塞爾維亞及馬其頓傳統,用現代的手風琴與編曲將傳統的旋律、歌詞及歌聲風格融合為一體。隔年更被慕尼黑大廠Harmonia Mundi/World village相中並發行。除此之外,她更運用民族樂器及口琴、古典吉他、大提琴等,融合新舊,為這發展百年的古老樂種塑造新的語法。當然,她的音樂不僅擁有東南歐的音樂特色,亦有美國藍調的影子,聲線宛如絲般圓滑,也似石頭渾厚。雍容的嗓音,詮釋出肆無忌憚的情感強度。不過無論如何創新,她終究不會悖離傳統,總能讓觀眾「找到路回家」。

此次來台,艾密拉將以三重奏的形式,帶來吉他手Ante Gelo及貝斯手Zvonimir Šestak前來伴奏,用最單純的旋律線條與低迴的吟唱,將巴爾幹之聲的印記,打在觀眾心坎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Sevdah  唱出女人心

Sevdah音樂是波士尼亞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也同樣傳遞到其他如克羅埃西亞、馬其頓、蒙特內哥羅及塞爾維亞等地方。就像其他口傳民謠一樣,歌曲的作者皆無從考證。

在音樂本身上,此類歌謠有著中等至緩慢的速度,情緒需帶著熱烈激情。而結合如東方、歐洲、西班牙等元素,更讓音樂超乎巴爾幹半島之外,擁有兼容並蓄的樣貌。由於Sevdah也屬於民間樂種,因此它同樣有著吐露心聲一樣帶有昏暗色彩,然而卻有強烈的個性。歌者演唱時,時常會加強節奏或節拍,使樂曲更突顯特色。習慣上,這種歌曲大多是非常女性的,大多強調失落的愛情與孤寂,有些甚至觸及對愛人身體的渴望,但有些時候也加了許多喜劇的因素。當然,Sevdah歌曲的演唱和創作也可以是由男性來擔任。

傳統的歌唱是沒有樂器伴奏的,但是受到外界音樂的影響,現在無論在詮釋與創作上,都已經更多樣化。有些甚至還與交響樂團裡的提琴或長笛、單簧管、低音大提琴及打擊樂等樂器搭配演唱。(李秋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