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柏林布蘭登堡門
德國柏林布蘭登堡門(Florian Su 繪)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城門之歌/布蘭登堡門

樂曲介紹 《布蘭登堡協奏曲》 巴赫的顛峰之作

布蘭登堡侯爵之邀而寫出的六首《布蘭登堡協奏曲》是巴赫在科登時期創作出的顛峰之作。在科登大公支持與優秀宮廷樂隊的絕佳條件下,造就了巴赫成就非凡的器樂作品。而在《布蘭登堡協奏曲》中,巴赫更勇於挑戰與實驗,在每一首都安置了一個音樂上的特殊難題,並用一種無與倫比的說服力去解決它,雖是維持傳統巴洛克協奏曲形式,但他卻大膽地挑戰了各種樂器編制組合的可能性。

文字|林琬千、Florian Su
第280期 / 2016年04月號

布蘭登堡侯爵之邀而寫出的六首《布蘭登堡協奏曲》是巴赫在科登時期創作出的顛峰之作。在科登大公支持與優秀宮廷樂隊的絕佳條件下,造就了巴赫成就非凡的器樂作品。而在《布蘭登堡協奏曲》中,巴赫更勇於挑戰與實驗,在每一首都安置了一個音樂上的特殊難題,並用一種無與倫比的說服力去解決它,雖是維持傳統巴洛克協奏曲形式,但他卻大膽地挑戰了各種樂器編制組合的可能性。

巴赫的六首《布蘭登堡協奏曲》一開始簡稱為「六首給多種樂器的協奏曲」,目前的這個名字,是到十九世紀才確定下來的。

創作巔峰期誕生的樂曲

一七一八年夏天,巴赫陪伴科登大公利奧波德到卡爾斯巴德拜訪布蘭登堡大帝的小兒子克里斯提安.路德維希,當時小王子對巴赫這位科登宮廷樂師的新作品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於是希望巴赫為他創作作品。巴赫大概花了三年時間,來做這個委託創作,在一七二一年初,他寄出了這六首協奏曲,而顯然這些作品在科登已經與樂手們嘗試排練過了。

一七二一年三月廿四日,布蘭登堡侯爵在卡爾斯巴德以他熟悉的法語對科登大公利奧波寫道:「殿下賜給我這孱弱者的精緻的禮物,讓我享受到天堂般的音樂。」他也深深表示此曲是一種精緻品味的代表。但是巴赫卻慎重地看待這個評價,因為對他而言,這個作品並非只是一種「精緻品味」的呈現,而是他在科登時期一個深具代表性的非凡作品。作曲家希望呈現一部經過長期醞釀的特殊作品。

《布蘭登堡協奏曲》能夠在科登創作出來,主要的原因是當地的特殊條件,巴赫的雇主,年輕的利奧波德大公是一個藝術愛好者,他不僅僅懂得欣賞音樂,同時也能夠演奏樂器。在他的宮廷,有一個宮廷樂隊(Collegium Musicum),其中都是技術精巧純熟的樂手,能夠演奏巴赫任何艱難的曲子。更由於當地教會的合唱團,雖有技巧純熟的歌唱家,但較缺乏適當的舞台以培養演出經驗,讓巴赫幾乎是被迫創作較多的器樂作品。無庸置疑的,巴赫在科登時期的確是他創作器樂作品的顛峰時期,不僅創造了豐富體裁的作品,也嘗試了各種樂器及編制的獨特創作。

實驗與挑戰並進

在科登時期創作的二聲部與三聲部創意曲,英國與法國組曲,鋼琴平均律第一冊,這些作品成了鋼琴音樂的經典,不僅如此,各種奏鳴曲、二重奏、組曲、小提琴協奏曲,到目前為止都還是絃樂器與管樂器的重要演奏曲目。這些作品對樂器演奏者的要求幾乎到了苛求的程度,而科登的樂手也都成為技巧精湛的演奏者,在這種狀況下,這個宮廷樂隊的水準幾乎可以勝任巴赫任何一部作品的要求。

實驗的精神,也普遍存在於《布蘭登堡協奏曲》中,巴赫特別在每一首都安置了一個音樂上的特殊難題,然後用一種無與倫比的說服力去解決它。創作雖然是維持傳統的巴洛克協奏曲形式,但在此形式下巴赫卻大膽地挑戰了各種樂器編制組合的可能性,可以說將器樂的複音音樂創作帶到了一個顛峰。只是當時委託這部作品的侯爵,在收到作品之後是否有非常喜悅,我們無法考證,在布蘭登堡侯爵的官邸是否有演出過這部作品,也無法完全確定,只有手稿在當時據說看起來像是完全沒有使用過的跡象。況且布蘭登堡侯爵的樂手人數似乎也不足以演出此曲,巴赫的樂譜手稿束之高閣,在侯爵過世後,輾轉流傳最後落腳在皇家圖書館,也就是現在的柏林國家圖書館。在廿世紀初最後的定本是巴赫全集出版後的版本(Neuen Bachausgabe)。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