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擔綱《狗魅Sylvia》,演出人狗爭寵下一連串的「家庭危機」。
金星擔綱《狗魅Sylvia》,演出人狗爭寵下一連串的「家庭危機」。(錦輝傳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金星女王扮母狗 話劇《狗魅Sylvia》中探人性

近期因犀利口舌評論,從電視真人秀節目評委,到獨當一面演出《金星脫口秀》的舞蹈家金星,最近與京劇大咖關棟天演繹《狗魅Sylvia》。《狗魅Sylvia》是百老匯劇作家埃.拉.格尼的作品,講述一位中年大叔撿了一隻流浪狗回家養之後,引爆了人狗爭寵的家庭危機。脫口秀女王金星化身劇中母狗,有的人覺得演狗很丟人,金姐覺得如果劇本好,就是讓演泡屎也心甘情願。

近期因犀利口舌評論,從電視真人秀節目評委,到獨當一面演出《金星脫口秀》的舞蹈家金星,最近與京劇大咖關棟天演繹《狗魅Sylvia》。《狗魅Sylvia》是百老匯劇作家埃.拉.格尼的作品,講述一位中年大叔撿了一隻流浪狗回家養之後,引爆了人狗爭寵的家庭危機。脫口秀女王金星化身劇中母狗,有的人覺得演狗很丟人,金姐覺得如果劇本好,就是讓演泡屎也心甘情願。

這幾年因電視真人秀節目的評委,引發了毒舌話題後,迅速走紅了一系列的導師藝人,至今還能在大小銀幕出鏡的真是不多見了,有時並非才藝不精而邀約停擺,往往是唇槍舌劍後,尺度掌控不適,以致遭到官媒和網議所封殺,能衝鋒頂陣收視長紅的前三榜單必有《金星脫口秀》,這位兼具三性觀點的金星女士,慣以舞蹈、女性、自黑等多重視角,點評了演、 歌、舞種種生存指南與暗箱炒作,她說:「我一直是女人,只是在男人世界臥底廿八年。」一身豔麗旗袍,站穩脫手秀版圖的后座,此番臥底話劇,改走寵物狗路線,戲中化身汪星人扮演母狗,春風三度攜手京劇大咖關棟天演繹《狗魅Sylvia》2.0升級版。

狗眼看人性

提出狗眼看人性的編劇自有不同凡響的藝見,原著出自百老匯著名的劇作家埃.拉.格尼(A. R. Gurney),產量豐沛的他,著有六十多部劇作(如在台灣演出多次的《收信快樂》),二○○六年被選為美國藝術文學院院士。《狗魅》的故事,改編移植於同名的話劇版《狗魅.西爾維亞》(編按),主角是位生活平順安逸的都會男中年,卻突發了工作危機,下班的路途中,撿到並收養了一隻母狗——Sylvia,引起了一系列家庭衝突,甚至改變了夫妻彼此的正常關係……觀眾看盡中年人的生活情狀,激盪出不同面相的反思,簡而言之就是:一個已婚大叔「愛」上了一隻母狗,人狗爭寵下一連串的「家庭危機」。

早在二○○五年上海國際藝術節中,金星就挑戰這個敏感、聰明,又靦腆、狂野的角色,趴下是一隻狗,站起來又是一個女人,人狗心機逼鬥的劇情極具挑戰性,不斷展延了演員的身體語彙。關於脫口秀女王為啥要接下這部「狗劇」,曾經流傳了一個段子:說導演胡雪樺要找個舞者來演,金女士反為問為啥不找黃豆豆(上海著名男舞蹈家),偏偏要我演啊?劉導回答演的是「母」狗啊,正因為她身歷其間,深諳兩性心理的不同,從而能夠較為豐滿地詮釋Sylvia和男主人獨特微細的情愫交流,於是一拍即合!背景從紐約搬到相同快節奏的大上海,房價攀升的速度和幸福指數的沉降,令人應接不暇,工作、生活的諸多壓力,和資本主義的世界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啊!

戲聚加舞台的雙贏

從小熱愛舞蹈,為了舞團的營運,也曾經鬧出過新聞,說金星撐不下去,賣掉花園洋房……她的角色一直變動,肢體的展現到評語的無情,有犀利的有溫美的,長年習舞帶來精準肢體的節奏感與渲染力,評委和主持身分的歷練,則增加對舞台的整體運作更為善巧,也更知道如何牽動舞台上那根敏感的情弦,自小劇場育養出的演員,無論在電視的框架中有多紅,即時瞬變的舞台才有她的最佳空間,江湖上愛罵人的金姐,最終還是回到舞台,以不可複製的人性來回饋觀眾。

自兼製作人後綑綁式營銷的「一城雙演」,讓觀眾愛金星的戲也必須愛她的舞,舞蹈家帶著話劇《狗魅》一起巡演。對於足尖上和舌尖上的人生,都是純粹而容不得浮躁的藝術,有的人覺得演狗很丟人,金姐覺得如果劇本好,就是讓演泡屎也心甘情願。你說她是毒舌,卻向來不怕別人來嗆聲,獨樹一格,挾舞自重,軋一腳話劇也不願狗且偷生。如果想找碴,巡迴排到廿場以外,本地首演票價可只便宜外地兩百元。

編按:台北故事劇場曾改編為《露露聽我說》,首演於2006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