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室內劇院以《中等富裕》入選2016年的戲劇盛會。
慕尼黑室內劇院以《中等富裕》入選2016年的戲劇盛會。(Judith Buss 攝 慕尼黑室內劇院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戲劇盛會」登場 高爾基劇院雙人總監獲頒最大獎

德國劇場年度盛事「戲劇盛會」在五月於柏林揭幕,十齣被精選出來的年度德語製作在兩週內接力演出,所有演出都有英文字幕,很多工作坊、演講都以英文、德文進行,整個活動非常國際化。今年的最大獎「柏林戲劇獎」得主是高爾基劇院雙人總監組合雪敏.朗霍夫與彥斯.希列,高達兩萬歐元的獎金,肯定他們不斷衝撞移民禁忌的反骨勇氣。

德國劇場年度盛事「戲劇盛會」在五月於柏林揭幕,十齣被精選出來的年度德語製作在兩週內接力演出,所有演出都有英文字幕,很多工作坊、演講都以英文、德文進行,整個活動非常國際化。今年的最大獎「柏林戲劇獎」得主是高爾基劇院雙人總監組合雪敏.朗霍夫與彥斯.希列,高達兩萬歐元的獎金,肯定他們不斷衝撞移民禁忌的反骨勇氣。

德語劇場年度盛事「戲劇盛會」(Theatertreffen),五月準時在柏林登場。十齣由獨立評審團選出的德語製作,無論是奧地利維也納的城堡劇院(Burgtheater),或是瑞士蘇黎士劇院(Schauspielhaus Zürich),全都不計成本邀來。評審團要從上一季的德國、奧地利、瑞士眾多新製作裡挑出十強,被選上的製作團隊須配合檔期,把整個舞台、工作人員都移師柏林演出。能進入十強名單是榮耀,團隊的劇場人可以把此經歷大方寫進履歷。今年地主柏林就占了三席,人民劇院(Volksbühne)、高爾基劇院(Maxim Gorki Theater)、德意志劇院(Deutsches Theater)都有製作入選,顯示柏林劇場仍保有煽動的熾盛創作力。

「戲劇盛會」所有製作都是以德文進行,但整個藝術節非常國際化,所有演出都有英文字幕,很多工作坊、演講都以英文、德文進行,挖掘新劇作家的「劇作市集」(Stückemarkt)並不局限德文劇本,入選的英文劇本就以英文進行讀劇。藝術節裡可見到各國劇場人穿梭,也有幾位台灣劇場人前來觀摩。

兩週瀏覽當代德語劇場特色

習慣美國百老匯、或者經典英式劇場美學的觀眾,初臨「戲劇盛會」可能會馬上被「欣賞」門檻絆倒。當代德語劇場已經完全鄙棄「娛樂」元素,舞台充滿大量的政治辯證,演員嘶吼,很多時候根本沒所謂的「劇情」可言。演員時常高唱歌曲,但發聲方式絕對不是百老匯音樂劇美聲,音不準,聲不美,不追求高亢清亮,但求聲音真實且充滿戲劇韻律。舞台上的演員肢體外放,鮮少出現所謂的「內心內斂戲」,暴力拉扯,連珠炮獨白,導演並不想導出一齣「好看」的戲。

「戲劇盛會」所有劇本都翻譯成英文,演出期間有字幕投影,協助不懂德文的觀眾。但英文字幕快速切換,就算觀眾把英文字幕都讀懂了,若是對德國當代劇場、歷史、政治、文學、語言沒有涉獵,在這兩週的藝術節裡看戲,很可能就成了誤讀。慕尼黑室內劇院(Münchner Kammerspeile)把二○一三年出版的小說《中等富裕》Mittelreich搬上舞台,擠進今年前十強。《中等富裕》作者是曾演過《白色緞帶》的德國知名演員約瑟夫.畢爾畢希勒(Joseph Bierbichler),透過一個中等富裕的德國巴伐利亞家庭三世代,書寫廿世紀德國的尋常家庭輓歌。《中等富裕》由年輕的女導演安娜.索芬.馬勒(Anna-Sophie Mahler)搬上舞台,舞台上有合唱團,演員不斷切換角色,節奏緩慢。若是觀眾對廿世紀德國歷史、社會衝突不了解,猛看英文字幕也是徒然。

人民劇院入選的作品Der die mann,更是抵抗翻譯,演員穿著披頭四時代的繽紛戲服,在舞台上以狂放的肢體,連珠炮發出各種無法辨識的聲響。這齣連劇名都很難翻譯的製作,荒誕怪異,毫無任何所謂的「劇情」,導演賀柏特.弗瑞奇(Herbert Fritsch)建構出了一個歡愉亮彩的肢體吵鬧舞台,柏林觀眾愛死,但對於看慣美國百老匯主流劇場的觀眾而言,這齣戲根本就是一個大問號。藝術節期間,導演以這齣戲獲得「3sat大獎」(3sat Preis),獲得一萬歐元獎金。

高爾基劇院雙人總監獲得大獎

雪敏.朗霍夫(Shermin Langhoff)與彥斯.希列(Jens Hillje),在二○一三年成為高爾基劇院雙人總監之後,不斷推出激進的製作,呈現多元膚色的舞台,劇院今年再度以戳到以巴衝突痛處的《情況》The Situation入選「戲劇盛會」。今年「戲劇盛會」的最大獎「柏林戲劇獎」(Theaterpreise Berlin)得主就是此雙人總監組合,高達兩萬歐元的獎金,肯定他們不斷衝撞移民禁忌的反骨勇氣。

二○一六年的「戲劇盛會」依然吵吵鬧鬧,連續兩週十齣戲接力演出,考驗主辦單位的調度與經驗。演員與導演謝幕時,觀眾不吝給掌聲,但噓聲也時常出現。當代德語劇場毫無商業氣息,觀眾離開劇場滿頭問號,很可能就是質疑的開始。劇場激發質疑與思考,如果只想要娛樂、逃避,走錯棚了,請轉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