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演出試圖拾起家庭生活的不經意片段,拼湊出一幅家族圖像。
《海》的演出試圖拾起家庭生活的不經意片段,拼湊出一幅家族圖像。(褶子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臺北文學獎劇本首獎作品

褶子劇團《海》 電玩冒險演繹空虛心靈

由新銳劇作家李憶銖創作的劇本《海》是第十七屆臺北文學獎劇本類首獎作品,將由褶子劇團搬上舞台,由陳信伶執導。《海》的劇情談的是家庭的疏離,一家四口全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自己的想像來界定和看待他人。通過多媒體、光影及聲響等劇場元素,《海》在真實場景中呈現電玩世界的奇幻冒險,電玩的虛構性,呼應現代人心靈世界的疏離。

由新銳劇作家李憶銖創作的劇本《海》是第十七屆臺北文學獎劇本類首獎作品,將由褶子劇團搬上舞台,由陳信伶執導。《海》的劇情談的是家庭的疏離,一家四口全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自己的想像來界定和看待他人。通過多媒體、光影及聲響等劇場元素,《海》在真實場景中呈現電玩世界的奇幻冒險,電玩的虛構性,呼應現代人心靈世界的疏離。

褶子劇團《海》

8/19~20  19:30

8/20~21  14:30

 臺北市客家音樂戲劇中心劇場

INFO  www.facebook.com/chezhi2013/

一個回不了的家,一方遙不可及的海。家是什麼?海又在哪裡?《海》是第十七屆臺北文學獎劇本類首獎作品,新銳劇作家李憶銖從自身居住的環境基隆得到靈感,以「家」為主題,寫家庭中的成員各自為政,漠不關心,顛覆了「甜蜜的家」的想像。劇裡的父母和小孩都有自己的問題,兒子沉迷電玩,女兒養流浪貓狗,父親外遇,母親每天跟丈夫吵鬧。最後一家人去看海,進入隧道,但是始終沒有看到海,「海」的意象是整個家庭再度美滿的可能性,但是隧道下起了紛紛白雪,並沒有海,也無法去看海了。

劇本讓遊戲世界與真實世界交互干涉

評審袁瓊瓊認為,《海》談的是家庭的疏離。一家四口全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自己的想像來界定和看待他人。兒子沉迷於網路遊戲,女兒則近乎病態地收養一堆動物,父母親則各自有自己的不快樂。劇本讓遊戲世界與真實世界交互干涉,不僅加添劇情中的現代元素,也隱喻了角色主觀想像。劇名「海」代表過往的美好記憶,然而「觀看」海,不表示能回到「海」中,失去的永遠已經失去了,徒留早已被毀壞的現實。

《海》由陳信伶執導,她說,演出試圖拾起家庭生活的不經意片段,拼湊出一幅家族圖像,如達利的經典畫作《記憶的永恆》,時間(人)在空間(關係)中流逝,扭曲,自成一格。進化的虛幻世界一再進逼這個家庭,這對兄妹的現實世界。因此真實與真我,生活與生命,沉默與冷漠,寂靜與寂寞,瘋狂與瘋,愛與束縛,都將在這日常與擬常的杯觥交錯中現出原形。

在真實場景中呈現電玩世界的奇幻冒險

金馬導演陳以文飾演父親一角,許雅雯、黃郁晴及徐浩忠等五位新生代演員分別飾演多達廿四個角色,時而扮演家中成員,時而演繹電玩、動物角色。通過多媒體、光影及聲響等劇場元素,《海》在真實場景中呈現電玩世界的奇幻冒險,電玩的虛構性,呼應現代人心靈世界的疏離,同時架空家人之間的情感。「家」是最美的溫暖,卻也是最難放下的沉重。當我們以為《海》將人帶往一個深沉的、解不開的故事惆悵,才發現最後是一場荒謬的惡笑,以為的幽默卻也帶往大家走向無路可出的隧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