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左二)與劇組攝於《水滸傳 What is Man?》2008年在劇院重演時。
林奕華(左二)與劇組攝於《水滸傳 What is Man?》2008年在劇院重演時。(林奕華 提供)
企畫特輯 Special Our Time 30 我們的時光

我和台灣觀眾相會的鵲橋

在這十五年裡,國家戲劇院就是撮合我和台灣觀眾(幾乎)一年一度相會的鵲橋,沒有這個舞台,有些作品不能由孕育到出生,有另一些,則不能繼續成長。對於這個我把它視為另一個家的「福地」,言之不盡都是情感與感激。

在這十五年裡,國家戲劇院就是撮合我和台灣觀眾(幾乎)一年一度相會的鵲橋,沒有這個舞台,有些作品不能由孕育到出生,有另一些,則不能繼續成長。對於這個我把它視為另一個家的「福地」,言之不盡都是情感與感激。

一九八四年,雲門舞集邀請進念二十面體到台北演出《百年孤寂》和《列女傳》兩個劇目。演出地點是當年名叫國立藝術館,今天易名南海劇場的場地。身在中型劇場的我,聽聞再過三兩年,台北的戲劇風景就會有另一番氣象,因為國家級的劇院舞台要落成了。轉眼十八年過去,在二○○二年五月,當我首次踏足國家劇院,呈現給台灣觀眾的劇目是《張愛玲,請留言》。那是表演工作坊主辦,在國家戲劇院上演的兩齣非常林奕華作品之一,另一齣是翌年十二月的《快樂王子》。

第一次接觸兩廳院節目部的李惠美和董騫,是她們在二○○三年初來香港文化中心劇場看《快樂王子》首演。同年年底,她們再來香港葵青劇院看了《半生緣》。於是有了二○○四年首次由兩廳院主辦,把《半生緣》移師國家戲劇院舞台的機緣,有了愉快的第一次合作。二○○五年,我呈交了以四年製作「四大名著」系列的計畫。首部曲《水滸傳 What is Man?》 在二○○六年跨年演出六場。二○○七年夏末《西遊記 What is Fantasy?》緊接推出,共演九場。二○○九年,我和張艾嘉合作了由她編劇和主演的《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這次是由超級圓頂主辦,在國家戲劇院演出四場。二○一○年,也是張艾嘉編劇的《命運建築師之遠大前程》再次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這次是由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辦,也是上演四場。

二○一二年底跨年期間,在距離上次《西遊記》演出的五年後,「四大名著」系列的第三部《三國 What is Success?》誕生,五場演出的最後一場也是除夕夜,當演出結束,倒數之聲響起,恍若又回到二○○六《水滸傳》最後一場的美好時光。二○一三年也在年底期間,《賈寶玉》在東亞娛樂與超級圓頂合辦下演出四場。二零一四年。「四大名著」系列的收官之作《紅樓夢 What is Sex?》面世,五場演出給原先計畫四年完成,但終以八年時間走完的一段創作旅程劃上句號。

二○一五年,開始了非常林奕華以租場形式在台灣上演新作品的新階段。十二月跨年一月演出六場《恨嫁家族》。二○一六年五月,《梁祝的繼承者們》演出六場。二○一七年六月,《心之偵探》也將演出四場。

在國家戲劇院的卅年歲月裡,數一數,非常林奕華竟在十五年裡有幸參與其盛,上演的劇目先後有十四齣,場次超過六十場——今年十二月《聊齋》將和大家見面,這齣戲亦將承接劇團在國家戲劇院演出的一個「傳統」,與眾同樂,共渡跨年。在這十五年裡,國家戲劇院就是撮合我和台灣觀眾(幾乎)一年一度相會的鵲橋,沒有這個舞台,有些作品不能由孕育到出生,有另一些,則不能繼續成長。對於這個我把它視為另一個家的「福地」,言之不盡都是情感與感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