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筆記本》中呈現夜神月與L的謀策對決,圖為音樂劇版演員小池徹平(前,飾L)與柿澤勇人(後,飾夜神月)。
《死亡筆記本》中呈現夜神月與L的謀策對決,圖為音樂劇版演員小池徹平(前,飾L)與柿澤勇人(後,飾夜神月)。(©大場鶇、小畑健/集英社,堀製作株式會社)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歌舞線上.正義對決 日本音樂劇《死亡筆記本》

一條規則、兩種正義 關於《死亡筆記本》

一本空白筆記本,只要寫上名字,那個人就會死!這樣驚悚黑暗的設定,開啟了漫畫《死亡筆記本》的故事情節,死神路克旁觀著夜神月(奇樂)與L兩為少年的對決,對正義的不同詮釋,兩人施展謀略企圖戰勝彼此……從漫畫、電影、動畫、輕小說、電視連續劇、遊戲及音樂劇,奇樂與L的對決無限延伸……

文字|蔡旻珊、大場鶇、小畑健、集英社、堀製作株式會社
第294期 / 2017年06月號

一本空白筆記本,只要寫上名字,那個人就會死!這樣驚悚黑暗的設定,開啟了漫畫《死亡筆記本》的故事情節,死神路克旁觀著夜神月(奇樂)與L兩為少年的對決,對正義的不同詮釋,兩人施展謀略企圖戰勝彼此……從漫畫、電影、動畫、輕小說、電視連續劇、遊戲及音樂劇,奇樂與L的對決無限延伸……

《死亡筆記本》,這部由大場鶇原作、小畑健作畫的日本懸疑推理漫畫,共十二集單行本,世界總銷量已超越三千萬冊。故事以寫實社會事件與死神奇幻架空兩個向界為背景,敘述了對正義有不同詮釋的兩名少年為了完成自己認同的理想世界,在規則中用謀略戰勝彼此的過程。

無聊:所有故事的緣起

封面寫著“DEATH NOTE”歪扭字體的黑色筆記本,第一則使用說明就寫著:「名字被寫在筆記本上的人會死亡。」大場鶇在《死亡筆記本》的世界觀創造了一個死神世界,死神會跟著撿到筆記本的主人,作為與讀者相同視角的旁觀者,既不協助也不陷害,只是好奇於當某一個人突然得到了不屬於人類理解範疇的能力:動筆就可以殺人,人會產生什麼樣的質變?是被內部的恐懼與罪惡侵蝕而自我毀滅,或為了自身的利益犯罪;還是成為這個世界的神?

第一位登場的死神路克,如果你問他為什麼要弄丟筆記本,他會說:「因為我,無聊。」

合流:月的正義與筆記本的超能力

撿到筆記本的主角高中生夜神月,在親眼見證筆記本的力量——輕而易舉殺害兩人之後,起初也像正常人一般,他做惡夢、五天之內瘦了四公斤、不停質問自己:我撐得住嗎?是不是該停止了?我才殺了兩個人就變成這個樣子!之後卻逐漸蛻變為:「不,應該是只有我能做到,做吧!用死亡筆記本改變世界。」這種態度。

「你似乎很喜歡這本筆記本呢。」這是五天之後死神路克見到他的第一句話,路克接著說:「在短短五天之內殺了這麼多人的,你還是第一個。」身為社會菁英分子,想以筆記本的力量回報社會的夜神月,克服殺人恐懼之後,開始肅清世界上的罪犯,刻意讓世人意識到有一個力量正在清除犯罪,進而讓作惡的罪犯恐懼。夜神月的正義就是:為了更好的社會,制裁所有惡人。「儘管如此,你也寫了太多人的名字了,」路克說。「因為,我也覺得無聊。」夜神月面不改色地回答死神。

狂奔:誰先找出彼此,就是勝利

在名為《救世主奇樂傳說》的網站首頁上這麼寫著:現在,世界上的犯罪者相繼消失的原因是奇樂復活了。奇樂絕對不會姑息世界上的罪惡,他是來自地獄的使者。只歡迎相信奇樂已經復活的人進入這個網站:「ENTER」

奇樂,語出自Killer,是網路世界給一連串惡人死亡現象的一個代稱。「奇樂,我大概想像得到你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去做這些事。但是,你的所作所為就是——犯罪。」署名只有一個黑色的英文字「L」的人,隔著電腦螢幕否定了「奇樂」,當然也同時否定著正使用《死亡筆記本》殺害罪犯的夜神月所定義的正義。日本警察委託了一頭亂髮、掛著黑色眼袋、蜷著腿在電腦螢幕前的年輕男子L解決這一連串難以理解的事件。這個帶著邋遢與高智商兩種截然不同特質的角色,與「奇樂」有一致的目標:找出彼此並摧毀對方。這是一齣沒有惡人的對決,而是兩個相反的角色秉持著相同的信念:正義。

「互相要找出不知道樣貌、名字的對方,然後,被找出來的一方要死……人類果然很有趣……」死神路克如是說。

愛慕:非自然死亡的不確定因素

隨著奇樂與L兩人的比賽白熱化,出現了一個意外角色,就是透過電視台發表殺人預告的第二個奇樂。同時,這位第二個奇樂也是《死亡筆記本》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彌海砂。她的出現暫時打破了故事愈趨理性的鬥智氛圍,以跟前兩位主角完全不同的感性觀點切入:「今後就由我幫你看L的名字,我會變成你的眼睛,請你讓我成為你的女朋友。」從感謝匿名的「奇樂」到愛上夜神月本人,彌海砂的目標非常單純赤裸,比起只是旁觀、不時解說的死神,彌海砂可能更接近某些讀者的心聲(覺得月好聰明、好帥),思維邏輯也偏向一般大眾,不只為《死亡筆記本》調節了情節進展上的人性層次,也讓過於縝密龐大的二人對決加入一項不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

白紙:死亡筆記本的原點

原作大場鶇曾表示了《死亡筆記本》的靈感並非來自特定的事件,而是在浮現了一個關於「死亡筆記本運作規則」的想法之後,由此發展出來的故事。「夜神月在故事中的善、惡對我而並不是這麼重要。去談論善、惡的話,就會演變成需要思想型態的作品,所以從故事初期就決定《死亡筆記本》不要觸碰到那些議題,因為會很危險,而且對漫畫來說一點都不有趣。因為在少年漫畫連載,所以希望這部漫畫純粹只為娛樂。」

擔任的編輯吉田也曾表示:「在連載的時候,大家都帶著很高的覺悟。大場老師和小畑老師在通過連載會議時就意識到,這部作品動畫化會很艱難,甚至會有連載終止的可能。不過自己覺得十分有趣,就決定盡全力去做了。」《死亡筆記本》就此打破少年漫畫的鬥勇風格,以獨樹一幟的死亡題材及大量推理元素,成為了日本漫畫界令人印象深刻的經典之作。

交換:根基紮實、持續延伸

電影版導演金子修介曾提過,《死亡筆記本》對他來說很接近日本人的傳統世界觀:「『言靈』本身就是一個歷史非常悠久的日本觀念,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很日式的故事。」《死亡筆記本》擁有大量的跨領域改編作品,從電影、動畫、輕小說、電視連續劇、遊戲及音樂劇等。以往許多漫畫改編的作品,大部分會在連載期間同時進行,不過著作所屬公司「集英社」卻將《死亡筆記本》相關的改編版權,在連載結束後才開始發展。就故事的特性來說,能夠等作品連載到最後才進行不同媒體的改編,很大程度地保留了原作漫畫的主體性,不用顧慮到其他先行發行的結局反映,也讓後續改編作品得到更一致的啟發。

零:奇樂與L的世紀對決再次開始

一直等到二○一五年四月,已經連載完畢九年的《死亡筆記本》,推出了全新音樂劇版本,可以說是《死亡筆記本》系列漫長改編版圖的又一塊拼圖。時至今日,在兩年後再度開演的《死亡筆記本》音樂劇,主演的選角保留了首演時的原班人馬,更難得地選擇了台灣作為比日本國內更早展開演出的國家。讓我們再複習一次漫畫,帶著死神路克最愛的蘋果(劇場內禁止飲食,請在外面吃完再入場),一起到臺中國家歌劇院觀賞這場漫畫史上最經典的謀策對決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