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汗》以劇中三位女性好友的故事,來探討工人階級的衰落。
《冒汗》以劇中三位女性好友的故事,來探討工人階級的衰落。(Johan Persson 攝 Donmar Warehouse 提供)
倫敦

普立茲獎劇作《冒汗》 確定轉戰倫敦西區

描述美國中部、以勞工階級為主的城鎮,三位在同一工廠工作的好友,如何因工業困境與美國夢消逝而使友誼破碎的普立茲獎劇作《冒汗》,去年底由丹瑪倉庫劇院搬上舞台,由莉奈特.琳頓執導,因一票難求、好評連連,確定將在今年六月轉戰西區上演。

描述美國中部、以勞工階級為主的城鎮,三位在同一工廠工作的好友,如何因工業困境與美國夢消逝而使友誼破碎的普立茲獎劇作《冒汗》,去年底由丹瑪倉庫劇院搬上舞台,由莉奈特.琳頓執導,因一票難求、好評連連,確定將在今年六月轉戰西區上演。

去年年底在倫敦丹瑪倉庫劇院(Donmar Warehouse)上演的《冒汗》Sweat一劇,好評連連、一票難求,不僅於今年二月延長演出一週,更確定轉戰倫敦西區(West End),將從六月開始,於格爾古德劇院(Gielgud Theatre)再次上演。

《冒汗》是美國劇作家琳.娜塔吉(Lynn Nottage)於二○一五年寫成並首演的作品,細膩地捕捉了當時社會促成川普(Trump)於隔年當選總統的挫折、憤怒、與恐懼氛圍。此劇作為二○一七年普立茲戲劇類作品獎得主,去年由丹瑪倉庫劇院獲得英國首演的製作版權,導演為倫敦布許劇院(Bush Theatre)的新任總監莉奈特.琳頓(Lynette Linton)。

刻劃勞工階級的沒落  美國夢何去何從?

二○一一年,劇作家娜塔吉開始了這個作品的源頭:她到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雷丁(Reading)與該區的居民共處,這個區域是美國最貧窮的城鎮之一,而在接下來的兩年裡,娜塔吉深入挖掘這個在北美中部被遺忘的心臟,徹底地了解鎮上因種族歧異而產生的衝突,以及產業外移、蕭條與瓦解所造成的社會分裂。根據這些經歷,娜塔吉寫下了朋友間因工業困境與美國夢消逝而使友誼破碎的故事《冒汗》。

在這個以勞工階級為主的城鎮,辛西婭(Cynthia)、特蕾西(Tracy)和潔西(Jessie)三個好朋友,從十幾歲開始就在同一家工廠工作;她們的父母與祖父母也在此工廠度過一生,因此這間工廠與勞力付出不僅僅是她們的工作,也是她們對自己身分的認同。然而,這美好的友誼及對穩定生活的期許,都因員工升遷與工廠計畫從中南美洲引進更廉價的勞力而產生變化。非裔美國人辛西婭獲得職位的晉升,從廠裡的苦力活轉移到辦公室裡成為管理階層;於此同時,特蕾西發現了工廠招募移民的廣告,認為在辦公室裡和高層相處的辛西婭沒有好好保障她們這些幾十年老友的權益,而這嫌隙則於辛西婭的慶生宴會裡,被劇作家娜塔吉與導演琳頓巧妙地展現給觀眾。在探討種族與階級所造成的衝突同時,娜塔吉亦透過筆下人物的勞動,突顯勞工階級身體上的損傷,以及她們用酒精與喧嘩來減輕對未來的恐懼:在這個鎮上居民世世代代賣力、效勞的工廠裡,若他們終將被解雇了,此後又該如何生存?

工廠與酒吧  就是她們的人生

在倫敦版演出中飾演辛西婭的柏金絲(Clare Perkins)和飾演特蕾西的普琳普頓(Martha Plimpton)將兩個女人的生命與情感表現地絲絲入扣:她們一生都在工作,不得不承擔因社會工業結構轉變而造成的損失,還得因婚姻問題獨自撫養兒子。導演琳頓在本戲的細節處理上非常出色,她梳理人物的關係使角色的互動極具說服力,更強化了這個社會結構變動底下,小人物的悲劇。舞台設計布拉德肖(Frankie Bradshaw)則透過霓虹燈和波紋金屬的視覺組合,象徵工廠與酒吧:工廠占據這些女性生活中極大部分,而酒吧則是她們每夜遁逃與談心的重要場所。

《冒汗》以其探討的議題來說,可謂一篇「廿一世紀已開發社會工人階級衰落」的論文,但真正了不起的是,在這樣嚴肅艱澀的輪廓下,它講了一個貼近人心,讓人與之顫動的故事。雖然轉往倫敦西區的卡司未定,不過,美國女星普琳普頓已確定繼續扮演特蕾西,而這個動人的故事在琳頓的帶領下,依舊令人期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