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風田飾,右)將對東京妻子櫻子的思念,轉移到台灣的櫻子身上(陳以恩飾)。猶在。
宮城(風田飾,右)將對東京妻子櫻子的思念,轉移到台灣的櫻子身上(陳以恩飾)。猶在。(柯曉東 攝 故事工廠 提供)
ARTalks

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

評故事工廠《一夜新娘》

整齣戲主要是藉由祖孫兩人親暱、逗鬧的對話,逐步開展老年櫻子的青春回憶,而小梅也正值青春,對於愛情有許多浪漫的憧憬,她甚至正在試著寫一本羅曼史小說,所以她總是以天真又帶點白目、八卦又點好奇的口氣,去想像甚至是誇張亂掰曾祖母的青春戀愛。只是沒想到曾祖母的戀愛夢,與整個時代的家國認同尷尬連結在一起,自由戀愛與生命尊嚴之艱難,絕非小梅能夠體會與想像。

文字|于善祿
攝影|柯曉東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整齣戲主要是藉由祖孫兩人親暱、逗鬧的對話,逐步開展老年櫻子的青春回憶,而小梅也正值青春,對於愛情有許多浪漫的憧憬,她甚至正在試著寫一本羅曼史小說,所以她總是以天真又帶點白目、八卦又點好奇的口氣,去想像甚至是誇張亂掰曾祖母的青春戀愛。只是沒想到曾祖母的戀愛夢,與整個時代的家國認同尷尬連結在一起,自由戀愛與生命尊嚴之艱難,絕非小梅能夠體會與想像。

故事工廠《一夜新娘》

3/5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看這齣戲,主要的感受還是「大時代裡小人物的情感歸向與生存處境」。在日治/日殖時期,即使在嘉義梅仔坑(今嘉義縣梅山鄉)這樣的小地方,仍然無法脫離帝國主義、東亞戰爭、皇民同化的環境結構;同時,劇中不論是日人巡學宮城(風田飾),或是梅山村民,受制於時勢,生命雖然沒有太多的選擇,命運早已被環境、局勢所定,有時連情感都被壓抑著,卻都很艱難而又努力地活著,表現出強大的生命力,甚或是奉獻犧牲,這點從原著小說到劇本改編到舞台搬演,都是從一而終,令人感動的。尤其謝幕時,編導黃致凱也表示了,當代的我們面對時局與身分認同的危機,這個故事或可作為照鏡,映射我們的當下處境;我們或可從中思索,尋謀應變的智慧。

吸睛的演員表現

舞台上的演員表現,較為吸睛的是資深藝人高玉珊所飾演的媒人婆來旺嬸,該角色急切地想要撮合任何有可能的男女婚事,快人快語,經常隨口而出許多台語俗諺、順口溜,裡頭不乏顯露其沒耐心、貧嘴、刀子口豆腐心的個性,是個形象鮮明、引人注目的陪襯角色;高玉珊長年豐富的表演經驗,讓她得以游刃有餘地駕馭這個角色,並且帶些演歌仔戲活戲的技巧,生動活潑。

另外像飾演劇中女主角櫻子(陳以恩飾)父親的邱逸峰,以及飾演憨直醜男阿招的郭耀仁,在台語的表現上,都有道地的口條及氣口,說起來有勁道,聽起來挺入耳,演起來更是讓人印象深刻。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邱逸峰有一場戲,在面對日語老師邱信(吳定謙飾)帶魚來探望淋雨感冒的櫻子時,最後要一方面請走邱信、一方面又想要留下那條魚的表演中,那種欲迎還拒(因為櫻子既病弱又羞怯,暫時不想見邱信)的內在衝突,來往反覆,帶點喜劇的節奏,讓人霎時間,似乎看到李國修式的喜劇表演,邱逸峰不愧是李國修的劇場嫡傳弟子,也令人感念起李國修。

 

文字|于善祿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助理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舉辦的台新藝術獎,邀請九位不同領域的提名觀察人,蒐集、發掘,深入研究各種面向的當代藝術展演,並於網站發表評論,本刊精選單篇刊登。如欲讀更多評論,請至ARTalks專網talks.taishinart.org.tw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