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 common)
焦點專題 Focus 閱讀社會的劇場——野田秀樹

駭人的真實 暗黑的真相 那些震驚日本的社會事件

情節驚世駭俗、超越日常人生的社會事件,除了在第一時間挑起世人的驚懼好奇,也讓人想探看事件背後的層層內幕與潛藏意涵,而藝術創作者也為之吸引,透過事件作為背景或直接改編,探討社會議題與複雜人性。本文整理了八項從廿世紀初迄今、曾讓日本人民為之震撼的社會事件,讓讀者在了解這些悲劇之後,再進入藝術家者以此為題的創作……

情節驚世駭俗、超越日常人生的社會事件,除了在第一時間挑起世人的驚懼好奇,也讓人想探看事件背後的層層內幕與潛藏意涵,而藝術創作者也為之吸引,透過事件作為背景或直接改編,探討社會議題與複雜人性。本文整理了八項從廿世紀初迄今、曾讓日本人民為之震撼的社會事件,讓讀者在了解這些悲劇之後,再進入藝術家者以此為題的創作……

1、關東大地震朝鮮人虐殺事件(1923

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日本發生了地震矩規模高達8.1的關東大地震,死亡及失蹤人數逾十四萬人。隨著重大災害而來的,是可怕的流言──「朝鮮人在井水下毒!」、「朝鮮人四處放火搶劫!」

日本人將災後恐慌轉嫁到朝鮮人身上,彼此素來的對立反感此刻激升,加上各家媒體大肆渲染,朝鮮人竟成了地震災後無辜的牽連者。當地日本居民組成了「自警隊」,沿街搜捕,只要不會說標準日語的人,即刻遭到屠殺,其中還包含了為數不少在日本工作的中國人,甚至琉球人,以及只會說方言的日本人。日本軍方和政府隨即介入調查,九月三日發布澄清,十月起訴自警隊,十一月自警隊強制解散。看似不到幾日的暴力事件,卻造成六千多人遭到殺害,人性在恐慌中的黑暗何其殘暴。

為此,日韓每年都有追悼活動,東京横網町公園等事件發生地,也都立有追悼死者的慰靈碑。然而,二○一六年九州熊本大地震,竟又有類似的流言再次誤傳,甚至前來救援的韓國團體,都被視作小偷。二○一七年,東京議員質疑横網町公園追悼碑文中,關於超過六千人的死亡數字沒有佐證,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自此取消過去例行的「關東大地震朝鮮人遇難者追悼儀式」追悼文,日韓的敵對關係始終難解。

2、昭和三大懸案之一──三億元搶劫事件(1968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日,日本東京發生了現金搶劫案,損失近三億(近值今日的廿、三十億),是日本至今最高金額的搶案,也因過了追訴期仍未捕獲犯人,故被視作「完美犯罪」。

起先,日本信託銀行(今三菱UFJ信託銀行)國分支行經理收到用雜誌上的字剪貼拼湊而成的恐嚇信,揚言要他派名女職員,到指定地點交付三百萬,否則就要炸掉他的家。到了那天,警方部署嚴密警力,歹徒卻始終沒有出現。即使大家為此戒慎恐懼,嚴加戒備,但終究會疲乏,使歹徒有機可趁。四天後,國分支行一輛運鈔車運送近三億元現鈔(這是東京芝浦電氣工人的年終獎金)。半路上,歹徒偽裝成警察,攔下運鈔車,向司機說銀行經理的家被放了炸彈,車子連帶要檢查。眾人不疑有他,下車後讓「警察」搜車,此時,歹徒引燃煙霧彈,並大喊炸彈要爆炸了,接著在一陣混亂中開車逃逸。煙霧散去後,留下一臉錯愕的運鈔人員們。如此戲劇化的轉折,讓警方措手不及,加上歹徒幾度換車,且警力部署分散至全東京,又現場搜到的物證、人證都相當薄弱,這事件就成了一樁懸案,也成了各種影視、動漫創作的題材。

然而,因為銀行有保險,所以損失得以理賠,年終獎金三億元得以發送。另方面,也許這些年來動漫、影視藉此的收益,早已遠遠超過三億;反倒是警察為了追查犯人,七年內已燒九億。

3、聯合赤軍淺間山莊事件(1972

一九七二年,兩個日本激進組織「革命左派」和「赤軍派」聯軍後,綁架了淺間山莊女主人!如此標題看似極為恐怖的攻擊事件,背後卻是一連串荒謬失誤,甚至讓商人獲益。

說是聯軍,其實只是一路被警察追捕的殘兵敗將,僅剩五人;他們衝破重圍,逃到長野縣輕井澤町河合樂器製造公司的保養所「淺間山莊」,綁架女主人,開始長達十天的對峙。其間聯合赤軍一度想駕山莊的車逃走,但沒人會開車。整個搜救行動也十分「搞笑」,首先是一位老人自認可以說服歹徒,逕自闖入山莊,豈料被赤軍一槍斃命!攻堅行動開始後,警察想用巨大鐵球擊毀樓梯和樓層,以為這樣可以救出二樓的人質,豈料評估錯誤,人質在一樓!而且操作鐵球的起重機,還因為警察踢掉電池而失靈。再次攻堅,鐵球、炸藥、催淚彈全數出動,但歹徒手上火力驚人,警察為救人質多有顧忌,兩名警員被擊中頭部死亡,廿六名受傷,還有位播報的記者也受到波及——究竟是豬隊友太多,還是對手太強?這一場混戰無從判斷。

但整起事件最大的受益者竟是電視台和速食麵廠商?由於綁架搜救過程日本各大電視台都在直播,收視率一度飆近九成;而時值嚴冬,新聞的內容經常可看到警察在吃熱騰騰的速食杯麵,竟引發搶購熱潮,使得原本作為防災救難糧食的速食麵,自此蔚為流行。

4、東京巢鴨兒童遺棄事件(1988

一九八八年,日本東京巢鴨地區警方接獲報案,隨即來到一間惡臭飄散的公寓追查,迎面而來的是散亂的垃圾、一具白骨和三個瘦削骯髒的小孩,最大的是十四歲的男孩,另兩位分別是七歲與三歲的小女孩。幾經盤查,才知道這些是同母異父的孩子,而且都沒有登記戶口,生父不詳,媽媽則已經消失快一年了,他們靠著便利商店的下架食品撐到現在。但媽媽去哪裡了?白骨又是誰?事情遠比眼前所見更加駭人。

當年,他們的媽媽還是個十八歲少女,離家出走後就不斷和不同的男人同居, 沒幾年生下了第一個男孩,即是如今十四歲的長男。但他的爸爸卻沒想盡父親的義務,反而一走了之,此後媽媽就帶著孩子繼續和不同男人在一起,以為可以找到真愛。其後,第二個男孩出生,但沒多久就夭折了,媽媽將其封存,與次子屍骨、長子同住,繼續尋覓下一個男人,之後又陸續生了三個女兒。如此,警方破門而入時,怎會只看到兩個女孩呢?就在事件爆發的前一年,媽媽又認識了另個男人,為愛遠赴他鄉,卻假說是要去大阪工作,實際是把孩子棄留家中,雖然不時會匯點錢回來,也曾約長子見面,但這些無人照顧的孩子終究會出事。長子在外認識了年齡相仿的不良少年,經常把他們帶回家玩。某日,這兩個不良少年認為最小的女孩偷吃了他們的泡麵,聯手長男毆打小妹,就這樣把她折磨致死,而後長男將妹妹的屍體拋棄荒野。事件爆發後,長男被送到福利機構,媽媽則被判刑三年,緩刑四年,並繼續扶養遺下的兩個女兒。

(wiki common)

5、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1995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日,東京地鐵霞關站(政治中樞)的主要幹道列車瀰漫著沙林(Sarin)毒氣,造成十三人死亡,六千多人輕重傷,事件背後的主謀是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和他九名核心信徒。

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他視力幾近全盲,懂些針灸、瑜珈,還曾賣假藥詐財。一九八三年,他看準新興宗教市場,取阿修羅與釋迦的日語諧音,化名麻原彰晃,成立「奧姆神仙會」(之後改名奧姆真理教),以一張他盤坐漂浮空中的照片,吸引大批信徒加入,組織日益龐大,成員近一萬五千人。他號稱靠著撫摸可以為信徒治病,並販售各種自體產出的「周邊商品」,其中包含:頭髮、體毛、指甲、血液、精液,甚至是洗澡水都可以賣,但他只是靠毒品控制信徒,一旦入教,就永無回頭之路。麻原彰晃還妄想當日本首相,一九九○年組黨參選,但全員落敗,之後他開始醞釀恐怖攻擊計畫,向信徒宣稱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到來,並著手製造沙林毒氣,此外,他還成立了自己的武裝部隊,購入軍事武器,試圖攻擊政府,奪取政權。但他的計畫卻顯然沒有邏輯可言,一九九四年發生了松本沙林毒氣事件,起因是真理教於松本的根據地被地主提出訴訟索回,麻原教唆信徒以沙林毒氣毒害法官及附近居民,誰知警察竟誤判抓錯人,使麻原得以避過追查,繼續進行下一波攻擊,卻也讓人注意到毒氣和麻原有所關聯。一九九五年,麻原彰晃原預備於日本國會開幕時,以直升機散播有毒氣體,但在此之前,他卻率先發動了東京地鐵毒氣事件,兩個月後就被警察逮捕,麻原的瘋狂行徑及真理教背後的各種醜陋手段於是被揭穿。

麻原於二○一八年七月六日處以絞刑伏法,其餘犯案人員死刑亦執行完畢,然而真理教卻已改名「阿雷夫Aleph」(アレフ)繼續吸收信徒。

6、酒鬼薔薇聖斗事件(1997

一九九七年日本神戶發生連續殺人事件,受害者都是小學生,其中有兩人死亡、三人重傷,犯案者竟是位年僅十四歲的少年。

他從一九九七年二月開始,便隨機以鐵鎚攻擊兩名小學女生,造成一死一重傷;三月,他假藉問路,再次以鐵鎚殺害無辜小女孩;五月,他誘拐勒死了十一歲的少年,並褻瀆死者的屍體,甚至喝遺體的血。數日後,遺棄死者頭顱,並留下紙條自稱「酒鬼薔薇聖斗」,描繪他殺人的愉悅,並留下英文署名SHOOLL KILL(School Killer拼字訛誤)。更甚者,在警方著手調查後,酒鬼薔薇聖斗又寄「犯行聲明文」給媒體,闡述他殺人的事實。少年被捕後,很快就坦承犯行,但因為年齡與精神狀況,被送至「關東少年醫療院」,其後轉入「東北中等少年院」。

二○○四年,少年假釋出院,更生踏入社會。二○一五發表著作《絕歌》,自白殺人的精神狀態,並向死者家屬致歉,希望從寫作中得到救贖。這起事件使日本國會於二○○○年通過,將犯罪刑責年齡由十六歲下修至十四歲,但在二○○四年,又發生了校園殺人事件,這次的主嫌則是個十一歲的少女……

7、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2008

二○○八年六月八日晚間,一名廿五歲男子加藤智大,由於被同事在網路霸凌,又誤以為被公司開除,於是駕駛貨車闖進秋葉原行人專用區,不顧一切輾壓五人,隨即下車,揮舞著藍波刀與匕首,刺向路上恐慌的行人。他隨即被捕,整起事件造成七死十二傷。

犯案當日的計畫與過程,加藤都在網路上公開留言。他起先自稱有精神疾病,但經檢方偵查鑑定,並無重大精神疾病。二○一五年東京最高裁判所宣判加藤死刑定讞,等候執行。秋葉原事件後,網路出現不少模仿加藤的犯罪預告,但都在實際行動前,即被警方查獲逮捕,為數不少其實只是惡作劇,甚至還有年僅九歲的女孩。日本政府對此加強管制刀械,並核定預算研發補獲網路犯罪預告的技術。二○一一年,秋葉原行人專用區重新開放。二○一四年,加藤的弟弟自殺,母親崩潰住院,金融業的父親消聲匿跡。

8、座間九屍體命案(2017

神奈川縣座間市廿七歲的白石隆浩在Twitter用了多重帳號,扮演不同角色,分別是:想自殺的人、建議自殺方法的人,以及協助自殺的人,他研究了許多自殺的相關資訊,以不同身分煽動那些有自殺傾向的網友,計畫將來「一起自殺」。

二○一七年八月,白石約了想尋死的女性網友,兩人共同看屋,租下公寓。在入住後,白石讓女子喝下安眠藥和酒,再將其吊死,之後分屍。這年的八月到十月間,白石靠著Twitter的不同帳號,陸續約了不少想自殺的網友,先以「一起自殺」為由,約對方出來,再將對方誘騙殺死,共計有八女,另有一男是第一位受害者的男友,因追查女友下落,而遭白石毒手。白石被捕後供稱,其實這些說要自殺的人,沒一個是真的想死,甚至他約出來的這些女子,亦遭性侵。

日本Twitter之後新增使用者條款,禁止助長或是煽動暗示自殺、自殘的發言。日本政府雖欲加強網路監控,防治類似情形再發生,但社群網站日益增多,警方力有未逮。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