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一偉
耿一偉(法國炸影像工作室 攝)
焦點專題 Focus 近未來.表演藝術圖書館╱如果在2030,一間表藝圖書館

整座劇院就是一間圖書館,讓人意外遇見天使

近未來的表演藝術圖書館,將會以收藏這些無法被語言陳述,不能透過關鍵字被網路查到的各種身體經驗而著稱。表演藝術是一個需要操練身體技藝的藝術,各種表演藝術的身體經驗,某位演奏家演奏某曲目的感受,都能透過先進的VR設備,讓使用圖書館的大眾,以第一人稱的角度,學習及體驗這這些身體記憶。

近未來的表演藝術圖書館,將會以收藏這些無法被語言陳述,不能透過關鍵字被網路查到的各種身體經驗而著稱。表演藝術是一個需要操練身體技藝的藝術,各種表演藝術的身體經驗,某位演奏家演奏某曲目的感受,都能透過先進的VR設備,讓使用圖書館的大眾,以第一人稱的角度,學習及體驗這這些身體記憶。

在古希臘,天使(angel)一詞就是信差、使者的意思,擔負著交付重大訊息的任務。以雙重連結(bisociation)一詞定義創意而聞名的庫斯勒(Arthur Koestler),曾提出圖書館天使(Library’s Angel)的說法。這是指當我們在圖書館閒逛時,意外發現的一本書,往往會帶來關鍵訊息,此時就是圖書館天使在對我們說話的時刻。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這種經驗,去圖書館最大的收穫,不是找到原本我們想找的,而是發現那些我們原本還不知道的,但其實是我們最需要的書。

到了2030年,即使一切書籍都能藉由網路查到,也不過代表陳述性記憶,即那些能被語言所描述的知識,可以被搜尋到。但還有不能用語言表達的非陳述性記憶,這是指你曾在圖書館某個角落翻閱過某本書的身體經驗,即使你不記得書名,但只要你走回那個空間,依舊能憑直覺找到書的大概位置。

近未來的表演藝術圖書館,將會以收藏這些無法被語言陳述,不能透過關鍵字被網路查到的各種身體經驗而著稱。表演藝術是一個需要操練身體技藝的藝術,各種表演藝術的身體經驗,某位演奏家演奏某曲目的感受,都能透過先進的VR設備,讓使用圖書館的大眾,以第一人稱的角度,學習及體驗這這些身體記憶。於是,身傳在表演藝術圖書館有了另一種新生命。

近未來的表演藝術圖書館不應被定義成知識的寶庫,而應被視為提供藝術家創意的聖殿。人們會造訪此處,不是因為藏書,而是這裡是雙重連結得以誕生之處。2030年的表演藝術圖書館,是圖書館天使聚集之處,讓造訪圖書館有如看戲般刺激,偶然事件在這裡會產生必然的新連結。人們會發現架上的圖書,每天都會有新的排列組合。參觀圖書館就像電影《一級玩家》一樣,可以在家裡上網,於虛擬世界中的表演藝術圖書館閒逛。

2030年的表演藝術圖書館,同時存在於虛擬與實體兩個世界。當人們來到實體世界時,會發現這裡的主要任務之一,是持續進行各種身體記憶的收藏及展示。人們珍惜來到這個實體空間的機會。因為在這裡是真實的表演得以發生與體驗的地方。

最終,整個劇院就是一座表演藝術圖書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